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犯了错误就检讨,就立即改正”

——学习老一辈革命家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
2014/4/21 15:57:42 [稿源:红网] [作者:] [编辑:刘艳秋]
  毛泽东“向大家赔个礼”
  
  1942年至1943年,我党展开了整风学习运动,这是一次全党范围内的普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运动,这次整风运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但是,在整风后期,当运动转入审干阶段以后,曾经一度出现过偏差,主要表现在错误地估计形势,夸大敌情,将来自白区的同志列为“特嫌”进行审查。特别是当时具体负责审干工作的社会部负责人康生在延安搞的“抢救失足者”运动中,大搞逼、供、信,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毛主席及时发现了这种“左”的倾向,亲自起草了《关于审查干部的决定》,对受迫害的同志进行了彻底平反。不仅如此,毛主席还亲自出面,向被整错的同志赔礼道歉。
  
  1945年8月的一天,在延安党校礼堂开会,毛主席说:“这个党校犯了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校长嘛!整个延安犯了这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负责人嘛!”“我们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但不是神仙。我们也吃五谷杂粮,也会犯错误。我们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犯了错误就检讨,就立即改正。今天,我就是特意来向大家检讨错误的,向大家赔个不是,向大家赔个礼。”
  
  说到这里,毛泽东主席恭恭敬敬地把手举在帽沿下,向被整错了的同志赔礼道歉,毛主席还诙谐地说:“我向你们赔礼,你们也该还我一个礼吧?你们不还礼,我这手就放不下来了。”大家以长时间的热烈鼓掌向毛主席答礼,许多同志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董必武为六角钱作检查
  
  1941年,由于国民党发动的反共高潮影响,重庆红岩村的生活条件极其艰难。红岩机关财务开支的重担由中共南方局常委、南方局统战工作委员会书记董必武掌管。
  
  为了改善红岩村的生活状况,董必武对红岩机关的伙食开支实行严格管理和监督,要求办伙食的同志既要想办法改善领导和同志们的伙食,又决不能乱花一分钱。
  
  有一个月,在月底伙食费结算时,账面上有六角钱的开支平不了。为此,董必武十分自责。他对身边的同志说,我们党的经费来得不容易,每分每厘都是同志们用血汗甚至生命换来的,我们只有精打细算的责任,没有浪费铺张的权利。之后,他执意在机关大会上作了检查,并向中央写了检讨信。
  
  刘伯承为几棵树作检查
  
  1949年4月,南京解放,刘伯承任南京市军管会主任、南京市市长。不久,刘伯承接到中共中央命令,率第二野战军进军大西南。正当他准备挥师西进时,收到了一封群众来信,反映南京西善桥一带树木乱砍滥伐严重,要求人民政府予以制止。此时,刘伯承已没有时间亲自调查处理,只好将此信批示给了有关部门。
  
  在进军大西南的千里征途上,刘伯承始终没忘记此事,并决定给党中央写一份检查。当时有人劝他说:“司令员,算了吧,砍几棵树算不得什么大事,更何况你已离开南京。”他一听,严肃地说:“南京的一草一木都是人民的财产,我没有保护好人民的财产,是工作上的失职,应该作检查。”说完,他动笔给党中央写了一份检查报告,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
  
  陈毅“道歉亲上门”
  
  1940年10月,江苏省东台县开明地主、苏北参政会参政员施文舫向陈毅提意见,指出东台县的一个叫谭启民的区干部贪污腐化,欺下瞒上,言语间有批评陈毅偏听偏信的意思。陈毅听后有些不高兴。施文舫见此情景,只得悻悻离去。事后,陈毅认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妥,心里很不安,夜里也没睡好。
  
  第二天清晨,陈毅一起床,早饭也不吃,就带着警卫员步行来到施文舫家登门道歉,作了自我批评。施文舫非常感动,留陈毅吃午饭。后来,陈毅嘱咐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主任对谭启民进行查处。谭启民被降职后劣性不改,后以私印抗币代价券及贪污腐化等罪被枪决。24年后,陈毅还记着这件事。他在诗中写道:“难得是诤友,当面敢批评。有时难忍耐,猝然发雷霆。继思不大妥,道歉亲上门。……”
  
  (《新湘评论》2013年第23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