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陈文胜: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何处突破

2017-05-12 00:32:27 来源:红网 作者:陈文胜 编辑:易木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何处突破,要回归到两个关键问题,就是农业发展不仅要遵循自然规律,还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既然农业生产能力没有问题,农产品不是生产不出来,而是卖不出去,有这么多的高库存,可以像工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那样,去库存减产能吗?不能。作为全球人口大国的粮食安全,显然农业就不能够减产能,除了去库存还要保证生产能力。

  所以,怎么去库存,是当前农业的现实难题。农业供给侧改革从哪个点来突破?这就是要找准这个突破点,这个突破点怎么找?我注意到国务院去年发了一个文件,就是国家的品牌建设。我觉得是很好的一个文件,因为品牌是综合竞争力的体现。产品是不是品牌,决定着有不有市场竞争力,有不有效益。而中国农业发展的核心问题就是品牌缺陷,像湖南的农业,自古以来就是是鱼米之乡,但是传统大宗产品粮油就没有什么品牌。一直向国家供应粮食和油,却没有品牌,岂不是农业大省的悲哀?所以我就认为,农业最迫切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就是破解同质竞争。农业生产的通病就是跟风,由于没有品牌意识,生产技术简单,最容易复制。你种什么,我马上就来种,你种桔子我也种桔子,你种茶叶我种茶叶,你种萝卜我也种萝卜,一下子就推广了。如何破解同质竞争,解决高库存难题?突破点在品牌。但农业品牌又不像工业品牌,具有天然的地标性。

  像湖南的宁乡花猪,就是一个区域地标品牌。因为是地标品牌,也就是一定地域的区域公用。按照农业部的说法,叫做区域公用品牌。而农业是一个特殊产业,不同产品、不同品质对气候、水质、土壤等生态环境有着不同的要求。那些品质优良、独具地域特色的农产品品牌,无一不是独具特定地标符号的产品,包括特定的地域品种、特定的地域环境、特定的地域种养方式、特定的地域文化历史传承、特有的营养价值。如湖南有一个县柑橘,就曾经是一个地标品牌,由于供不应求,生产就扩大到超出这个县的范围,生态环境变了味道就自然变了;甚至收购别的地方柑橘作为这个县的柑橘卖,一吃就不是这个味道了,最后都不买这个县的柑橘了,牌子就砸了。所以,农产品区域地标品牌具有独特的地标区域性、资源稀缺性、产品唯一性、品质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但地标品牌不是商标,商标也是品牌,那是商标品牌,具有独占性和商业性,一般是由企业法人是在工商部门注册。地标品牌在特定的区域内具有具有非独占性和公益性,一般是由地方政府在农业部注册。

  区域地标品牌,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尤其是可以破解同质竞争问题。地标品牌到底是一个省,还是一个县,还是一个地市?我的观点是主张一个县,一个县的区域作为公益品牌的地标范围。一个县的区域也很广了,如果注册公益性品牌,其他的品质和区域环境相同的也可以共同使用。像宁乡花猪是宁乡县的,但是周边区域,只要是按照宁乡花猪地标品牌的饲料构成、饲养方式等方面严格要求,接受质量监控,就可以使用宁乡花猪的地标品牌。宁乡花猪卖得好的时候,是80多块钱一斤,一般是70多块钱一斤,你说它的效益有多好?也不是每一个县所有的品种都是品牌,但总有一两个品种是品牌吧?这个县可能是茶叶,那个县可能是生猪,那个县可能是蔬菜,那个县可能是土鸡,那个县可能是茶油,那个县可能是水果。就是说每一个县都有独特的资源优势,要根据资源优势决定去适合生产什么。

宁乡花猪

  所以,一个县一个品牌比较适合。一个地市太大了,一个乡太小了。原来一乡一品,一村一品,都规模太小,不成气候。在这个层面上去理解地标品牌的范畴和内涵,各有各的优势,避免同质竞争。现在手机都不断的翻新,不断有新的品牌推出,令人眼花缭乱。品牌手机越贵越有人买,而农产品价格这么便宜却高库存,主要是品质单一,品牌缺乏。要怎么适应这个消费结构呢?温饱时代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要讲究口味、讲究营养、讲究健康,今天要尝这个品牌大米,明天要尝一下那个品牌大米,总是吃一个味道的米,口味吃久了,就吃腻了。适应市场消费需求,其中之一就是品种结构就要适应市场需求的多样化。

  另一个方面,地标品牌使食品安全的追溯也变得简易起来。这个县的水稻有质量问题,按照地标品牌就能找到源头找到这个县,使食品质量安全追溯的体系更完善。但是,按照现在国家储备政策,湖南的水稻,不管是这个县的,还是那个县的,不分区域都集中放在几个储备仓库里面,食品质量追溯也没办法进行,特别是加工企业怎么搞地标品牌呢?

  地标品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避免农业的市场风险。因为农业是不仅有天灾,还有市场变数。像湖南大米,整个湖南就是一个品牌,个别地方的大米金属含量超标,造成整个湖南的大米都有问题,因为没有产地细分,消费者没有办法去识别,弄得现在湖南的大米都卖不出,造成高库存国家麻烦地方麻烦农民麻烦。如果是一个县一个品牌,这个县的地标品牌大米质量出了问题,就难以影响到其他县的地标品牌大米,地标品牌的区域范围越小,市场的风险越小,产业调整也越快。在这个层面上来探讨,我觉得以农产品的区域地标品牌为战略,来破解农业现在的高库存、同质竞争这两大难题。

  那么如何来破?我有几个方面的建议。

  一是大宗农产品要品牌化。我在去年9月参加中央农办“农业供给侧改革”座谈会上提出,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关键就是要实现农业发展的战略转型,由农产品规模化生产向农产品区域地标品牌化经营转变,以扶持区域地标的农产品品牌作为农业结构调整的主攻方向。主持会议的中央农办主任唐仁健当时就与我进行探讨,认为品牌化比较赞同,但特色农产品可以品牌化,粮食可不可以品牌化?我说肯定可以。习近平同志到吉林考察调研时就提出,粮食也要打出品牌,这样价格好、效益好。唐仁健主任在解读一号文件时提出,如果农产品不安全,改革就不算成功。而农产品的核心问题是大宗农产品的结构性问题,我在此进一步认为,如果大宗农产品都没有品牌化,就说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失败了。

  二是特色农产品要高端化。特色农产品是独特的资源,具有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茅台酒就是贵州茅台镇独特的资源吧?日本曾经把配方复制过去了,可就是造不出茅台酒啊!为什么?因为茅台镇的水、茅台镇的气候、茅台镇的生态环境独一无二,就如同每一个人生下来一样是独一无二的,没办法复制的。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大宗农产品是量,就搞品牌化提升效益。

  特色农产品是稀缺资源,按照市场经济物以稀为贵的规则,就要高端化占领品牌的制高点,不要粗放经营便宜卖了。与其卖十斤赚10块钱,不如卖一斤赚10块钱。高端化路线是以品牌化为基础,而高端化产品本身就是品牌化了。如茅台酒,不就是一个品牌吗?还是一个高端品牌。高端化的茅台酒,会卖百多两百块钱的价格吗?就是这个高价,爱买不买,反正有的是人来买。比如水果,独具特色的高品质水果,20块钱一斤也没问题吧?何必卖5块钱一斤呢?是皇帝的女儿就决不低就。

  高端化就是利用市场机制来充分发挥区域的资源优势,提高效益和市场市场竞争力。但特色农产品的高端化,要注意避免品牌被企业垄断。如湖南的临武鸭,是临武县的区域公益品牌,也是湖南农产品的高端品牌,由县政府授权给舜华鸭业的经营。所以,临武鸭是属于县政府的地标品牌,舜华鸭业是属于企业的商标品牌,双方合作就实现了农民与企业的双赢。

资兴东江湖

  资兴市的东江鱼,也不仅是区域公益品牌,还是湖南农产品的高端品牌,曾经被一个企业把这个品牌买走了,最近资兴市政府是花了重金买回来了。因为东江鱼作为资兴市最具特色的资源优势,缺乏这个地标品牌来引领特色产业的发展,市政府就失去了宏观调控和资源整合能力,产业发展就都被企业垄断了,企业赚了钱而农民不能相应受益,整个产业也难以良好发展,结果东江鱼的市场影响力大打折扣,价格就一直上不来。所以,区域公益地标品牌一定要避免由企业垄断,要由地方政府来监管,由农民和企业合作。

  三是科技服务要绿色化。科技创新是农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但原来的农业科技服务都是为了提高产量的,到今天必须转变思路了,尤其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当其冲的是要明确科技创新的目标和方向。为什么要绿色化呢?绿色化就是品质化,包括营养结构与人的健康需求,口味与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是质量的要求,而不是数量的要求。如袁隆平的杂交稻为中国的粮食安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突出的主要是提高产量。而现在中国农业最大的问题是农产品的品质问题,因为产量早已经不是问题,连续十多年增产,反而成为积压在仓库的高库存难题。所以,袁隆平杂交稻技术的思路要由产量向质量转型,不转型在国内就没有市场了。我倒是不反对把这些杂交稻技术向非洲推广,非洲适合种三季稻,而且产量也很高,可以使更多的非洲人免于饥饿的威胁。

  科技服务的方向是什么?湖南不少地方正在推进的农业科技服务,实施化肥农药减量行动,把稻草通过技术处理变成绿色肥料,把养猪场的猪粪通过技术处理变成有机肥料,停止使用剧毒农药推广使用生态农药,农业技术上门服务,每亩田多少钱,确保产品是绿色产品。因此,不仅是科技服务要向提高品质转型,而且科技创新也要向提高品质转型;要转到提高品质上来,但并不是说不要产量了,产量是具有品质的产量,品质越高产量高就效益越高,没有品质的高产量只能成为高库存了。

  而且一些科技在农业上的滥用,产量是大幅度提高了,但生产出来的食物形状是这个形状,味道却不是这个味道,有不少农产品不敢吃了,为什么不吃呢?比如我原来喜欢吃香蕉,看了一个电视台节目以后才知道,成熟的香蕉摘下来,营养成分和味道肯定好,但储存期比较短,商家就把半生不熟的香蕉从产地运到销地的仓库,再催熟剂,又黄又好看,才放到市场上去卖,我从此不敢吃香蕉了。我参观过一个现代化的葡萄园,品尝后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葡萄,同行和我都买了一大箱,后来别人告诉我,这葡萄是转基因的,我觉得好恶心。这些科技给我们的生命健康带来很大的危害,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有些获得国家大奖而且被大力推广的品种,产量确实很高,但对农药化肥的依赖程度也很高,结果呢,耕地就板结化了,金属含量超标了,生产出来的东西也卖不出了。耕地一旦受到污染,治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需要很高的成本。有些地方治理金属含量超标,用石灰来酸碱中和,虽然效果明显,但引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耕地板结化,以后地就种不了,至今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

  所以,农业科技创新要绿色化,在这点上要大作文章,如果没有绿色化,农业的品牌化就寸步难行。比如说贵州省,就对全省的农业结构进行优化,安顺生产什么,遵义生产什么,黔东南生产什么,哪一个区域生产什么,要全面进行布局,适合种桔子的生产桔子,适合种茶叶的生产茶叶,适合养猪的养猪,适合养鸡的养鸡,不适合种什么的品种就要坚决停下来,整个区域的布局就形成了。而这个决策要以科学为依据,比如哪个地方适合种什么,包括温度、湿度,土壤成分结构等生态环境,都需要全面进行分析,以确定品种结构和水肥配方。没有科技支撑,无疑就是盲目拍脑袋决策。

  (作者于2017年3月在某省举办的新一轮农村改革试点工作会上,作“如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专题讲座,该文根据录音进行整理,本文节选自专题讲座的整理文本)

  作者系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员、《中国乡村发现》主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