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书店里的合影

2016-01-25 14:34:49 来源:红网 作者:刘克邦 编辑:程赛

  上午,阳光灿烂,天气贼冷,趁着周日的空闲,来到芙蓉路新华书店,埋头翻起书来。
  
  正聚精会神之际,一声清纯、蹦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是刘老师吧?”抬头一看,三位姑娘,素不相识,仙女般地立在面前。一个稍高,脸色清秀,皮肤白晢,一袭黑发瀑布似的从头顶直泻高耸的胸前;一个稍胖,脸庞圆润,身材丰满,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炯炯有光,全身透出一股诱人的神韵和活力;还有一个略显腼腆而拘谨,脸上挂满了微笑,一眼看去尽是清纯和善良。“是啊!”我既惊又喜,满脸狐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认识我的。“我们听过你的课呀!”黑发姑娘抢先应答。“在哪里?”我禁不住一阵窃喜,好奇地追问。“中南大学文学院。”我恍然大悟,应院方邀请,我确实去那里做过一次讲座。“刘老师,我们合个影好吗?”要求简单,十分期待,我不能拒绝,更何况是三朵鲜花般的文学女青年。
  
  这时,口袋里电话铃响了,又要摆pose照相,又要掏手机接电话,慌乱之中,把“接电”按成了“拒接”。一看屏幕,是《长沙晚报》奉编辑打来的,“你们等一下,我回个电话!”似乎看到了我慌乱手脚中的慌乱心绪,她们不约而同地抿着嘴,把一肚子的笑尽掩其中。
  
  “邦哥,我想搞个公众号专辑,宣传一下昨天的首发式。”湖南省散文学会成立以后,我与大家共同努力,汇编了一本散文集《乡土呢喃》,创办了一个刊物《湖南散文》,请省内文学界出版界名家大师出席,刚举行了一次隆重而又热烈的首发式。“太好了!”信息网络时代,通过公众号宣传扩大影响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你能把《乡土呢喃》、《湖南散文》的电子版和首发式的图片发给我吗?”她在电话那头急切地要求。“好啊!我在书店,马上回去!”奉编辑的热情令我感动,不敢有丝毫耽搁,我收起电话,拔腿就走。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几个来回的沟通,火绕眉毛,火急火燎,勿忙之中,竟把等候一旁的三位姑娘给忘了。现在的女孩也够大胆的,那黑发姑娘一个箭步,撗挡着我的去路,一把拽住我的衣角,娇嗔嗔地冲着我:“刘老师,相还没照呢!”“真不好意思!”六十岁的老头子竟然在二十岁的小姑娘面前红起了脸。“来来来,赶快照!”我忘乎所以,声音特高,引起了书店里其他顾客的好奇和关注,前前后后三三两两像看西洋镜似地看着我们。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一把将她们拉过来,靠在书架边,亲密地站到一起……
  
  正高高兴兴准备照相时,问题出来了,三个姑娘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地一个劲地直往我身边挤,弄得我还真有点不知所措,不由自主地往一边躲。看官请注意,其实,我这时躲的并不是这三位青春靓丽的女学生,虽然与她们素昧平生,偶然相遇,心生一种受捧戴的荣耀感,加之人之本性,天生爱美之心,心存异性相吸的微妙感觉还是有的,但我做她们的父辈已足足有余,对待她们肯定是像对待女儿一般欣赏至极怜爱有加,更何况是在如此人头攒动、书香四溢的圣洁之地,决不可能有什么不恰当的非份之想了。那怎么会瓜田李下要躲开她们呢?因为,我敏感地察觉,在这个书店里,在此时此刻,所有到这里买书、看书、翻书乃至于闲逛的人都被我们旁若无人、欢欣雀跃、相拥相依的场景吸引住了。从关注到好奇再到深知就里,羡慕起来,嫉妒起来,乃至愤愤不平起来。这不正常,令人看着不顺眼,一双双眼晴像一把把涂抹了传统、守旧乃至邪恶毒汁的利箭从身前、身后、左侧、右旁四周射过来。我得保护自己,更得保护这三位玉洁冰心、天真无瑕的姑娘,保护我们之间因文学情结构建的真诚友谊和执著热情。我有意无意悄悄移动着脚步,引领着她们躲到一边少有人看见的地方,这里安全了,清静了,我们不干扰别人,别人也干预不了我们,我们爱怎么的就怎么的了,不就是合影吗?
  
  接着,问题又来了,三位姑娘都打开了手机,都兴奋地挤到我身边,谁也不愿意主动离开,到前面去当摄影师,谁都生怕我突然离去而失去与我合影的机会。“这样吧,一人照一张!”我不想让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人扫兴,我也实在不愿意厚着脸皮去叫店堂里那些比喝了千年老醋还酸,比烧了万担干柴还妒,虎视眈眈盯着我们的帅哥们靓妹们来帮这个忙,照一张完美的“全家福”了。
  
  咔嚓!咔嚓!在这温暖如春、诗文如海的殿堂里,我们兴高彩烈,心花怒放,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左一张,右一张,分一张,合一张,照个不停!此时此刻,那个腼腆而又拘谨的女孩,一点都不腼腆和拘谨了,竟然大胆地挽起我的手臂,亲密地紧靠着我,急迫地大声地催促和指挥着她的同伴,她要照一张最得意的合影。我好不自在,强装着镇定,我不能让她们失望,更不能让这些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惺惺相惜赤诚相待的姑娘们认为我保守、封建、俗不可耐、腐朽不堪,使我的形象在她们心目中黯然失色大打折扣……
  
  时间耽误得够多的了,奉编辑还在等着我给她发文稿和图片呢!我一再向她们表示道歉,急急忙忙快步走出书店。
  
  出得门来,寒风吹过,烘热的一身凉爽了这么多,这时才发现,我犯了一个重大失误:忙乎了半天,照了上十张合影,自己的手机却放在口袋里,忘了拿出来,也没有留下一张两张做个纪念;在与姑娘们拍照中,冠冕堂皇,一本正经,怕丢面子,怕失身份,硬充汉子,假装君子,没有向她们要个电话号什么的,以便以后有个联系。
  
  捶胸顿足一番,真是后悔啊!
  
  (作者系湖南省财政厅巡视员、高级会计师。先后荣获全国第六届冰心散文奖、湖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优秀奖、湖南省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中国散文年会“十佳散文奖”等奖项。)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