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品读】汨罗端午水,沉浮湖湘魂丨5月29日

2017-05-29 00:03:30 来源:红网 作者:陈乘 编辑:易木

今日关键词:端午

  节日未必都快乐。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中,清明的场景,通常“雨纷纷”“欲断魂”;端午呢,一发端,即贴上“恶日”标签。传说五月初五这天,五毒特别拉风,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也组团出动。插菖蒲、薰苍术、喝雄黄酒……端午日必须的“标配”。为啥?以驱鬼避疫。端午“恶日”习俗,至少到北宋不衰。宋徽宗赵佶,只因生逢端午,不被视作皇家“吉祥物”。像扔烫手山芋,尊贵王子,扔出皇宫寄养。这位书、画双绝的“文艺帝”,偏偏又做过端王,真没挣脱“端”字宿命,祸及祖宗如画江山,连国带家,让一群来自北方的狼一锅端。

  对于一位楚地大材来说,端午实实在在是个“恶日”,是他舍身滔滔江水的日子。这位“楚材”,谁呀?屈原!不知斯人,除非你来自火星。

  屈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至死不忘爱国。可谓举世混浊他独清,众人皆醉他独醒。这等特立独行,“木秀于林,风必摧;行高于人,众必非”。谄佞乌雀挤满朝堂,肱股鸾鸟日渐不受当权大佬待见。相继遭楚怀王、楚顷襄王爷儿俩打压,屈原两次由“庙堂高处”,放逐至“江湖远处”。第二次流放,行吟湖南沅水、湘水流域,边缘化长达18年。前路漫漫,召回遥遥无期,上下求索的屈原长歌当哭,字字含泪,融贯《九章》《天问》等诗作。“掩太息以长涕,哀民生之多艰”,上忧国下忧民。

(雨中漫步屈原庙。 图/红图汇摄友心旺)

  该还的,迟早要还。弃守屈原联齐抗秦的“统战”布局,两代楚王自咽苦酒。楚怀王让秦国软禁三年,客死他乡。君王委身异国阶下囚,怆惶度日不得善终者,宋徽宗父子是“后来人”。楚王芈姓、熊氏。接过父王撂下的挑子,楚顷襄王这个“熊孩子”,“熊”得没个底线,“熊”到国都沦丧。公元前278年,秦军哒哒马蹄,踏破楚国郢都。就在这一年五月初五,回望楚国,已是风烛残年,平生抱负,如流水落花春去匆匆,屈原蘸最后一滴泪水,写完《九章》最后一章绝韵,在汨罗江入洞庭附近的河伯潭,怀沙去会水神,自沉殉国,期盼以死唤醒楚王,震撼国民。

  一位楚地大材魂归碧水,一个凭吊他的节日代代传承。

  端午起源,还有一个伍子胥版。伍子胥也是“楚材”,父兄给楚平王冤杀,自身上了楚国追逃名单。一夜白头混过昭关,伍子胥操练吴军伐楚。楚国国都,特扛不住事!这次,城头变幻吴军旌旗。“斩首行动”大功告成时,“债务人”楚平王早一病呜呼。血债清算到九泉下,伍子胥掘墓鞭尸。复仇大业办结,伍子胥聚精会神打理吴国。孰料,吴王听信谗言,翻脸快过翻书,赐伍子胥自尽,并在五月初五,将其抛尸钱塘江。端午水里,沉睡着比屈原先行200多年的魂灵。

  屈原流放沅、湘流域期间,作《九章·涉江》,“同病相怜”伍子胥,慨叹不遇贤主,“伍子逢殃”。屈原与伍子胥,虽许多人生际遇相似,值得跨越时空惺惺相惜,但两者的精神境界,不住同一楼层。伍子胥心头家仇充斥,借敌国刀兵剿杀母国,洗不清“楚奸”嫌疑。掘墓鞭尸惊世骇俗,不地道不厚道不人道。由此产生一个出自伍子胥的成语——倒行逆施。屈原胸中,怀藏天下,一颗颠沛流离的报国心,死而后已!舍命弹唱的楚地爱国乐章,慷慨悲壮。掂量汨罗、钱塘两江江底,浮上来的情感穿透力、情感共鸣力,屈原后来居上。每年端午,人们更愿意百舸争流,打捞一种叫“忧国忧民”的情怀。

(汨罗江上的角逐。 图/红图汇摄友手动咔嚓)

  台湾诗人余光中,曾到汨罗江畔祭拜屈原,放言“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蓝墨水的上游”,如何解读?一层意思,点赞屈原的《离骚》,跟《诗经》中的《国风》,并领“风骚”。“风骚人物”屈原,在楚地策源中华诗歌。另一层意思,推崇屈原墨水里,忧国忧民情愫汩汩流淌,流淌出一股源头活水。开源即成流,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由汨罗江奔涌而来,滚滚不息注入洞庭,进而在洞庭湖边的岳阳楼,借范仲淹大手笔,提炼出一句千古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湖湘魂精髓:“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琢玉成型。

  湖南有天下楼、天下水、天下书院,湖南先民多系移民,来自五湖四海,滋养出天下基因、天下胸襟。古往今来,求索征途,湖湘仁人志士,总能洞察天下忧患,总能捕捉天下先机,总能制造天下快乐……围绕湖湘魂“以天下为己任”的主干,不断开枝散叶,去解天下忧、谋天下福。王船山主张“经世致用”“实事求是”,吐槽不揣时势,空谈民生国命。这一显学,库存下近代中国救亡的思想资源。“师夷长技以制夷”,魏源编纂百卷巨著《海国图志》,引导国人目光,远渡重洋,睡狮睁眼打量世界。恰同学少年,常来常往岳麓书院,立身湘水中流指点江山,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毛泽东掌舵一条红船,缔造红色中国!

  天行健,湘人自强不息。如今殷实富足时代,构筑幸福中国,提升中国的快乐指数,湖南依旧做着急先锋。曾几何时,这个内陆省份,拿得出手的家当,不过一条芙蓉王、一瓶酒鬼酒,不通江达海,必坐吃山空。但一粒杂交稻种,湖南填饱世界肚腹,令世界侧目。袁隆平给“湖广熟,天下足”,赋予新内涵。电视湘军遣快男、快女,唱响四面“楚歌”围城,一枚芒果尽显锋芒,岁月峥嵘。果中王者芒果,既像鱼米,寓意洞庭鱼米乡,又像眼睛,寓意湖南睁着第三只眼看世界。湖南不光会制造快乐,还会经营快乐,向大众推销笑脸,向快乐要生产力。中南传媒旗下《快乐老人报》,在纸媒整体走势有点“霉”时,成功逆袭,期发行量攀220万份高峰,坐上全国第四把交椅,凭“快乐老人生活”理念翘楚业界。

(一位老人认真阅读《快乐老人报》。图/邵骁歆)

  湖南人忧天下时,敢叫日月换新天;湖南人乐天下时,站着笑着把钱挣了!湖南人心忧天下的终极诉求,是共建天下、共荣天下、共享天下。当前,“一带一路”上,中国航母劈波斩浪,湖南舰队顺风扬帆:伟人气质相通,湖南“公众号”,已忝列列宁故里、胡志明家乡;安化黑茶、铜官瓷器,担当湖湘文化使者大任,重沐丝路花雨。湖南“朋友圈”,刷遍地球村。一片“惟楚有材”的大地,无时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无时不血性沸腾、灵性洋溢。

  清明,我们缅怀先人;端午,我们缅怀先贤。又到龙舟竞渡时,汨罗端午水里,沉淀的湖湘魂,我们年年亲近,年年激扬。社会责任集体自觉,湖湘儿女年年磨砺。

  文/陈乘

  【“品读”专栏2017年第33期(总第87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