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李兵:我的老师“花主席”

来源:红网 作者:李兵 编辑:丹凤 2019-02-15 16:53:49
时刻新闻
—分享—

  “花主席”,哈哈,第一次调侃柯桐枝先生,是在湖南省美协的一次新春团拜会上。那时我并不了解柯先生,只觉大家这么叫他,他从不生气,那浓淡相宜又更直更快的福建方言脱口而出时,总是带着爽朗的笑声,随和、亲切,一下子把你想象中的大画家、湖南花鸟画协会主席的距离拉近。

  “花主席”一点不花,衣着总是朴素大方,夫人也总是随影随行。一次在湖南省展览馆做个展,开展的时候,夫人不幸被绊了一跤,把门牙磕断了。“花主席”那个心疼啊,恨不得画展不办了。望着这对70多岁的老人相互搀扶着的背影,你会很感动、很感动!

  “花主席”一点也不像70多岁,身体健康,这跟他简朴的生活和每天晨跑有关,也跟他的纯粹有关,纯粹得也常常像一个孩子。几年前,他和夫人背着几十年来创作的百多幅大画进京,面见当代中国最权威的艺术评论家,忐忑得就像小孩子进京赶考一样。

  2014年中国美术馆的那次“九天花雨——柯桐枝花鸟画作品展”,我被震撼了,数十幅巨作使人身临其境,如入花的海洋,又入热带雨林,时而枝繁叶茂,时又繁花似锦,这似飘自九天的花雨啊,让你耳畔响起那首动听的民歌——《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心中顿感无比温馨。那么多人观看展览,有普通百姓,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好看!”

  有著名的画家、评论家,他们说:“柯桐枝先生开启了中国花鸟画创新发展的新路径,具有里程碑意义。”邵大箴、林凡、薛永年、范迪安、李魁正、王鲁湘等的采访、评价都在《世界看湖南》栏目的影像中。柯先生却说:这只是他几十年来不停的画,不为潮流所动、不为市场所扰,潜心在艺术之中的一次一丝不苟的汇报。

  赏柯先生的画,感觉传统的中国笔墨精神中透着时代的创造,这种创造来自于满满的爱与美。你看,他的墨是浓重的,色彩是鲜艳的。画面中,有优美的藤舞,有遒劲的枝干;有含羞待放的,有激情盛开的;有芳野雨林万千花卉,有湿地家园姿容万千;醉山花、笑迎春,墨喇叭、林深中,秋光初冬南洞庭。大幅画纸满满的、笔墨颜色满满的,真满满的、情满满的。那种爱呀,那种美呀扑面而来、直入人心!画在人中,人在画中,人与画情景交融在一起,自然之道、家国之情油然而生!

  在青年铜刻家何康泰的精心策划下,2018年12月30日,一个大雪初晴的夜晚,在敬业堂,怀着敬仰的心情,我们拜柯桐枝先生为师。尽管柯先生反复强调不行跪拜礼,当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欢膝跪地,有对传统文化的崇敬,有基础太差的忐忑,更有对一种精神的执着。老师送一幅扇面“成器图”予我,并赐《周易·乾》中四字予弟子们“朝乾夕惕”,告诫我们,每日至晚勤奋谨慎,不能有半点疏忽懈怠。

  老师留给我们的第一次作业是不临摹、画一幅梅花和临摹老师赠送的作品。平日我看过多少梅花呀,真的、画的,齐白石的、关山月的……怎么一凭脑子就想不起来,不知如何下笔了。一大早就起了床,笔在清水里不停地蘸,又不停地在报纸上舔,小心倒上一点点墨,又怎么也把握不好浓淡,还有干墨、湿墨和枯墨,笔墨在手,全不听使唤。再说那线,要直直不了,要弯也弯得不自然。一张白纸上第一笔从哪下,怎么布局,怎么结构,茫然一片。最后整的是枝干像柳树,梅花像桃瓣。

  晚上,临老师的“成器图”就更让我心疼了,那真的是一个叫心想事成啊:千万不要把墨弄到那三个葫芦上,千万别!全神贯注于干浓的叶子怎么过渡到湿淡的叶片时,三滴淡墨一滴滴在扇面边,一滴滴在枝干上,一滴滴在叶子中,“心想事成”。我那难过呀,知道“成器图”对我有多重要吗?!连把自己的画撕了的心都有!

  老师的家在烈士公园东,三室一厅的房间不大,简朴,家具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式样,最大的一室为画室,画案却是大大的,占满了大半个房间,画毡也早已是灰黑花色,上面摆满了笔墨纸砚。

  老师曾说过,不敢说如吴冠中那些大家,提笔没有一张不好的画,但定能把别人没画好的画改好。这回我是亲眼见了,调皮的何康泰有点损,在柯老师画室的旧纸堆里,他翻出了一张老师写字作废的旧宣纸请老师改成画。只见老师把这纸往墙毡上一铺,提笔蘸墨、稳健从容,站在废字前,这里一笔,那里一笔,疾徐有致,上下翻飞,工写相间、浓淡相宜,节奏疏密相映成趣,布局结构相得益彰。不一会儿,字不见了,一幅四尺花卉成了,真是美哉妙哉!

  再看改我的梅,噌噌几笔,挺拔苍劲的枝干立于眼前,曙红、胭脂点彩花瓣,一幅咏梅图跃然纸上,我那柳树不像柳树、桃花不像桃花的没了。老师说,画梅要挺直,做人要正直。老师很在乎“努力”二字,相信持之以恒地努力下去,就一定会取得丰硕成果。这是老师的性格喜好。

  惭愧中,轮到批改我临摹作品“成器图”了。老师浓眉紧锁,目光犀利,嘴角微微向下。糟糕,这下又得挨批了,我的心怦怦地直往上提。“我看这幅画得不错。”此情此景,好心的师母出来解围了。老师仍面色严肃,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只见老师把画沿一处一折,两手一扯,撕了,撕了一小半儿,拿起笔……没改,却在画的左侧写下一行字:“弟子李兵首临‘成器图’,不错”,并盖章“荔人”一枚,以资鼓励。

  哇!谢谢!谢谢“花主席”柯桐枝,我的老师!

  (作者系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