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品读湖南】码头边,号角与歌声萦绕千年丨11月6日

2016-11-06 20:03:26 来源:红网 作者:雁丘 编辑:易木

品读湖南丨带你打捞新闻背后的湖湘密码

  今日关键词:益阳码头文化

  一座码头,凝聚着一座城市和一条河的历史荣光。

  86岁的崔南芳老人,是益阳老帮子——划子帮最后的船工。在2015年益阳开始大规模建设一江两岸的时候,崔嗲每天都会在渡口码头边一个石台子上坐一坐,长久地看着河面,吸着他的烟杆子,不时应答着在渡口码头来往的熟人。

(崔南芳老人 图片来源:益阳在线)

  他的脸上密布着皱纹,眼光里映照出的,是码头边,河水上,曾经的岁月——

  在资江河上水运繁盛的年代,益阳大码头曾是船排云集、物资集散的重地,这里人哄如潮,纤夫艄公的号子响彻天际,修船扎排的、打渔晒网的、扛货卸担的……忙碌的人群写就的是一部码头边不朽的商贾传奇。

  据说,二十多年前参与益阳商业志编写的一位老人感叹过一句话:“益阳自秦置县这两千多年里,最为辉煌的历史,是商贾的历史。只因为益阳人轻商重文的观念过于严重,对商贾演绎的故事不屑一提,在民间和文字里就没有了商贾传奇。”

  这句话,我是相信的。毕竟,在黄河、长江沿岸大口岸城市的环伺之下,天下客商还是把“大码头”的江湖声名给了益阳,可见益阳曾经辉煌的商业水运文明。

  益阳的大码头商业水运文明,可追溯至十九世纪中下叶,鸦片战争后国门渐开,受西方经济与文化影响,中国开始大规模的商品经济及物流,其时交通运输尚以水运为主,益阳资江和国内其他河流一样,迎来了航运业的黄金时期。尽管当时资江在湖南湘、资、沅、澧四大水系中并非最具优势者,但是益阳人探查到一条通往长江的航道,资江中上游的煤炭、矿石、木材、兽皮、药材等自然资源藉此可从益阳运往全国各地,由此开启了益阳成为“大码头”的商机。

  年岁大的老人还见过三、四十年代,益阳竹排和木排如潮水般涌进益阳港口的壮阔场面。资江流域六个县的排工们,将竹排、木排扎成两三百米长的长龙,两千里水路,过险滩,趟激流,一见益阳城墙,便欢呼雀跃;还有沅江、湘江、澧水的排工们,都会把他们的“长龙”驾向益阳。高峰期,从东门口到洞庭湖入口,水面上黑压压的一片尽是木排、竹排。

(码头旧照 图片来源:《天下湘商》)

  一业兴,百业兴。毛板船源源而下,带来的是贸易的繁盛。上千年里,在洞庭湖长江水系的通达之处,船工水手、坐贾游商,都知道,“天下纸伞出益阳”“天下铁锅出益阳”“天下茶叶出益阳”。史料记载,明清时,天下黑茶的大半从益阳运出。益阳和资江上游的黄沙坪镇,仅专做茶叶贸易的商号就有九十多家,并且一半为江西、江苏、安徽、福建的商人所开。

  大码头商业水运加快了资江流域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解体,资江沿岸码头经济跨越式发展,并带动资江流域经济进入长沙、汉口等地的经济大循环,还较大规模输入了外界文化和思想,某种程度上奠定了这个地级市的物质人文基础,益阳得以成为从湖湘文明中率先走出小农经济圈的工商业城市。

  在中西文化相撞的夹缝里,益阳人闯出一条商业水运之路。除了凭借其自然资源和地理优势之外,更与益阳人的冒险、开创与拼搏精神息息相关。

  一艘毛板船,凝聚了资江两岸人们的生存智慧,也承载了益阳人的艰辛奋斗。资水穿越重山迭岭,一路滩河峻激,以薄薄的毛板船运行其中并非易事,要与险滩急流斗,也要与风浪搏斗。故当时水运有多繁盛,也就有多少艰辛与风险。这从当时的民谣《资水过滩谣》可以一窥:

  纤夫过滩哪——嗬嘿!

  不惜命哪——嗬嘿!

  前面有人坠下滩哪——嗬嘿!

  后面纤道脚板响哪——嗬嘿!

  粗犷激越的号子声中,仿佛能够看到一支担负人生艰苦,又征服激流险滩的队伍,触摸到恶劣环境中湘人探索航道通向外界的灵泛与霸蛮性格,一种开创精神与拼搏精神,而这种精神,湘人传承有自,人类文明溯流而上,概是如此。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然环境是人类生存的约束,而人的能动性在于总能从有限与约束的生存境遇里找到发展出巨大空间的种子。

(益阳大码头)

  码头边的号角是这样一颗种子,灵泛勇敢、质朴耐劳的益阳人用资水上的号角声拼搏出一个名冠天下的大码头。更通过这拼搏的歌声创造出崭新的城市。

  如今高速公路如网,铁道沉沉如线,运输方式的改变,使得资水河中的白帆和竹排木筏成了难见的稀物,大码头也逐渐消失,只有保留着的两个客运码头的遗址遗屋,还在诉说着不容忘却的码头文化。

  那些废旧破败的门窗墙瓦,那些无数益阳人坐过躺过的候轮室条凳,那些充满益阳人离去和归来的人生故事的检票闸口,是这座城市最珍贵的历史记忆。

  不舍得离开码头的崔嗲说,益阳是这条河养大的孩子。

  有人说,时间的重锤把一切有价值的事物击碎,尔后扬长而去。看着码头的没落,不由不生一种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感叹。

  但码头依然在吞吐着,尽管有些寂寞。

  这座城市的居民已然意识到,水,除了作为生存物资,也是一种重要的景观资源。“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八百里洞庭美如画,不仅美在地理,还在人文。益阳也正试图挖掘这厚重的历史积淀和丰富的文化生态旅游资源,走向世界。

  我们期待,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这样的理念深入人心。当河湖水生态绿色化,人与水构成一种最为和谐的关系时,也许,“大码头”边的号角与歌声,会穿过时光重现。

  文/雁丘 黄守愚

  特约专家解读专栏  黄守愚:资水之上,有一群追求内圣外王的儒家

  【三湘要闻,全新呈现。论道湖南频道每日下午推出《品读湖南》,每期以湖南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教育等各领域新闻或现象为选题,进行人文解读,一起打捞新闻背后的湖湘密码。本文为2016年第33期】

[延伸阅读]

 【品读湖南】做一个悦读的姿势分子丨11月2日

 【品读湖南】雁城之上,有一簇火光丨11月1日

 【品读湖南】如今车马不远,一生也只爱一城丨10月31日

 【品读湖南】要跑多久,才能到向往之所在丨10月30日

 【品读湖南】跑步的孤独和心灵的禅定丨10月28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