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玉宝之悼,诠释“凯旋门”前的牺牲之美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蔡海棠 编辑:王小杨 2019-10-02 09:34:13
时刻新闻
—分享—

有的事一晃而过,过后却要“纠结”一辈子。

高玉宝就是这样。他最近推出两文:一是9月25日写给湖南双峰县花门镇党委、政府以及宝台山村乡亲们的信,感谢他们70年来,精心守护李文斌等七烈士墓,并个人捐款5万,支持此墓重建。二是此前写给李文斌等七烈士的祭文。高玉宝委托儿子高燕飞、儿媳陈燕来,19日从北京赶往双峰宝台山烈士墓,代诵祭文,悼念衡宝战役牺牲的战友李文斌等。

如此,高玉宝总算了却70年的夙愿。对此,红网报道后,引人深思。

高玉宝是谁?《半夜鸡叫》的作者。该文被选入上世纪小学课本,一时洛阳纸贵,影响了几代人。高玉宝从文盲,到创作200多万字作品,多次受到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接见,被周恩来称之“战士作家”。1947年入伍的高玉宝,历经辽沈、平津、衡宝战役而立大功6次。

1.jpg

衡宝战役一号烈士、团参谋长李文斌,是高玉宝崇敬的首长。高燕飞摄

1949年10月4日,衡宝战役紧张进行中。双峰宝台山,高玉宝任战士的四野第368团,与国民党军队激战,团参谋长李文斌不幸牺牲。噩耗传来,高玉宝犹如天崩地塌。下葬李文斌,高玉宝站在全团官兵鸣枪致哀的队列中。军旅匆匆,他发誓再来吊唁首长,使之魂归故里。

然而,此去经年,记忆模糊,加之资料有误,高玉宝多次寻墓而不得,一直未能遂愿。他只好将李文斌从合影中抠出、放大,每逢10月4日,对着遗像祭奠首长,70年如一。

2.png

李文斌烈士遗像是高玉宝从合影中抠出。高玉宝对着遗像祭奠烈士,70年如一 。 刘振华提供

直到不久前,高燕飞几经周折,终于查找到李文斌墓地及其籍贯。92岁的高玉宝闻讯嚎啕大哭,病重的他只好委托儿子儿媳,与四野49军一些后代,赶往双峰祭奠。烈士墓前,高燕飞诵读了祭文,殷殷之情,令宝台山动色。

同时,高玉宝令儿子捧送李文斌遗像,到烈士故乡河北平山县王子村。高玉宝父子委托文史研究者刘振华,查找七烈士中4位无名者的姓名籍贯,近日有了着落。

高玉宝为何放不下李文斌?

李文斌曾经手起刀落、连杀两敌,将高玉宝从一对三的绝境救出。高做过李的警卫员,首长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他的人生。除此,作为衡宝战役一号烈士,李文斌牺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三天, “凯旋门”前的牺牲令人尤感悲惜,恐怕是主因。

正如高玉宝在祭文中所言,“全国解放就在眼前了,您,您却牺牲在了宝台山……您却没能看到好日子。”

是的。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以双峰、长沙杂糅的口音宣告新中国成立时,我故乡宝庆(今邵阳、娄底地区),正经历衡宝战役的血火洗礼。

11.png

当毛泽东宣布新中国成立时,湖南正在经历衡宝战役洗礼。网络图片

林彪率四野大军南下,追歼国民党军队至湖南衡宝公路,听到新中国成立的喜讯。官兵群情激奋,纷纷在背包、枪托上贴出“新中国万岁”小标语,誓以衡宝战役捷报向共和国献礼。但是,面对装备精良、困兽犹斗的白崇禧集团,捷报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得来的。

青树坪之战。为追击陈明仁起义叛逃部队,我146师孤军深入双峰县青树坪,遭受白崇禧两个王牌师居高临下伏击。“东北虎”们在南下水土不服,连日急行军困乏,地势不利、通讯不畅、苦无援兵的情况下,拼死苦战,顶住了敌整营整团冲击37次。师部下达死令,师对团、团对营、营对连、连对排、排对班,干部上火线,誓与阵地共存亡。

恰逢塔子山失守,438团伤亡惨重,团长带头冲锋,连炊事员都挥戈上阵。师长王奎先蹲守炮营,组织全炮掩护,一个迅猛的白刃冲锋,再次夺回阵地。146师两天伤亡2877人,终于冲出包围圈,避免全军覆没。

4.png

衡宝战役征战图。 刘振华提供

所以,高玉宝写的祭文,不仅针对李文斌,而且针对衡宝战役所有烈士。十几年前,高玉宝寻找李文斌墓地来到邵阳县,对着下花桥烈士墓深深鞠躬。高玉宝亲历下花桥追击战,记得“小老虎班”11名战士,全是17岁以下。他们反复拼杀数倍之敌,在杀死17个精壮敌人后,11条少年之躯永远躺在我的故乡。

拿破仑说得好:“战役中只有一个时机是最适合的,能抓住的就是天才。”10月6日,我135师不知不觉,奔入家乡水东江、灵官殿一带。这是敌军纵深区域,犹如插入白崇禧心脏一把尖刀。“白狐狸”马上纠集4个王牌师妄图“包饺子”。我军扣住战机,火速出击、猛打猛冲,消灭了凶悍又刁滑的名牌“钢七军”,桂军因此元气大伤。主力405团在黄土铺阻击战中,五个小时牺牲324人,歼敌1257人。

时任405团团长韦统泰回忆:我有两个连150多人,只剩下二三十人,战士当了排长。哪有那么多棺材,尸体就地掩埋,埋了就走,满山遍野都是坟呀!

衡宝战役终以4400子弟兵伤亡,换来歼敌47000多人的胜利,也换来我家乡解放的锣鼓声。“凯旋门”前的牺牲,更是给开国典礼送上一份厚礼。

与林彪指挥衡宝战役一样,彭德怀、林彪、徐向前、粟裕也缺席开国大典,驰骋在“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征途。

三大战役消灭了国民党军队主力,国共成败基本定局。但是,国民党残余势力明暗进攻,国际国内形势复杂多变,搞得不好,“凯旋门”前可能“翻盘”。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同日,刘邓二野、陈粟三野百万雄师,横渡长江,23日攻占国民党首都南京。彭德怀、贺龙指挥一野,5月起解放西安、兰州、西宁,全歼马家军,9月新疆和平解放。二野会同贺龙一部,11月初进军大西南,克贵州、四川,消灭胡宗南,并争取云南、西康、西藏和平解放;四野南下,5月攻克武汉,势如破竹,全胜衡宝战役、广西战役、海南岛战役。

新中国成立,并不标志反动派全部被剿灭。礼炮声、枪炮声并行中国上空。人民解放军从黑土地,打到黄土地、红土地,打到东南沿海、琼州海峡,跋涉戈壁沙滩,登上青藏高原,红旗插遍除台湾外的全中国。

“凯旋门”前,和平和安宁,幸福和团聚就在眼前,但是,为了最后胜利,我军官兵不贪图安逸、松懈轻敌,人不离鞍、马不停蹄,继续冲锋陷阵,千里追击残敌。追剿战场,剿匪反霸,疾病瘟疫,水土不服,高原戈壁,死神时时降临,吞噬着宝贵的生命。

1949年到1951年底,我军以上十万的牺牲,肃清了上百万国民党反动残余和其他反动势力,在红色政权上打下钢铁桩基。

我不禁想起375年前,李自成大顺政权为何只存在40天?“闯”字大旗插上北京城楼时,李自成轻敌乱政,放纵手下。牛金星、刘宗敏及其以下几十万大军,骄奢淫逸,抢掠民财,封官许愿,导致吴三桂降清,清兵入关,“大顺”不顺,顷刻瓦解。“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之教训还不深刻吗?

越是胜利,越要“赶考”。毛泽东尖锐指出:“我们决不做李自成。”五次反围剿、抗日战争、三大战役,共产党人不惧牺牲,“凯旋门”之前,同样不惧牺牲。

比如发生在我家乡的衡宝战役,解放军英勇事迹一直被传颂。李文斌,28岁的副团职干部,南下路过才回家一趟,无从孝敬双亲,更不考虑婚姻,只管继续征程。1949年10月4日牺牲时,帅哥李文斌,连女人头发都没碰一根,一张单照都没有,唯一财产,就是那把从日寇身上缴获、南征北战随身的钢刀。

5.png

闻讯李文斌之墓找到,高玉宝嚎啕大哭。他连忙委托儿子高燕飞夫妇,随49军一些后代赶往宝台山祭奠。图为高燕飞代诵祭文。刘振华提供视频,陈凌霄截图

当年,高玉宝泪葬李文斌,将钢刀一起入殓。此次,高玉宝令儿子,悼念李文斌墓后,又悼念了几座衡宝战役烈士墓。烈士中不乏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老八路,不乏朝气蓬勃的青少年,可惜有些连名字、籍贯都没留下。一想起这些,高玉宝就悲痛欲绝: “我是替您(李文斌)活在当下,享受着您和千千万万英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好日子!”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我们歌颂秋收起义卢德铭,黄洋界陈履安,狼牙山五壮士,白山黑水杨靖宇;同样歌颂在“凯旋门”前绣国旗的江竹筠(江姐),歌颂在国歌首唱声中捐躯的李文斌。“宝台山上、烈士墓中有初心”。正是烈士们的牺牲,才使我们能够引吭高歌《我和我的祖国》。

所以,高玉宝之悼,与其说“惜情”怀念,不如说“寄情”歌颂。歌颂倒在“凯旋门”前的壮士,诠释为了践行初心使命,在和平安宁、幸福天伦之前毅然停步的牺牲之美。在全党开展主题教育,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时,高玉宝之悼赋予更大意义。

眼下,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期,“最后一公里”并不平坦,“凯旋门”前也许还有“白狐狸”“钢七军”。我们务必发扬“衡宝战役”精神,当祖国和人民需要我们牺牲时,我们将义无反顾地做“李文斌”。

正如毛泽东所说,“胜利,往往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作者简介】

吕高安,男,作家,书法家,教授级高级政工师,供职湖南高速。近年来业余创作文学、新闻、评论近300篇90多万字,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湖南日报、新华网、中新网、人民论坛网、红网等发布。出版专著《人文邵南》,散文《被十字架腰斩的情缘》获中国长城文学奖二等奖。评论《共情高歌“我和我的祖国”:青春中国的最炫唱响》,2019年2月14日红网发布后,被数百家网站转发,点击量上亿次。

蔡海棠,女,长沙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在省级以上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出版专著《创新思想和人的全面发展》《核心价值观与高校教育融合之研究》,主持省级、厅级课题6项。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蔡海棠

编辑:王小杨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ldhn.rednet.cn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