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舆评②|观点背后的无数故事,总有一个属于你

来源:红网 作者:易芊梓 编辑:陈晓丹 2020-09-03 08:44:03
时刻新闻
—分享—

为人父母,当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孩子“明事理”时,定会是喜笑颜开。

因为我们常用“明事理”,来形容一个人易于沟通,通情达理。其中的“事”,即是一个事件,而“理”则是一个观点,或是事物的规律性。

若是没有了事与理的琴瑟和谐,崇尚形象思维的网民,也就失去了打开理性思维的一把钥匙。

1、评论故事化的缘起

每一则新闻的背后,都有一个观点。而每一个观点的表达,可以插上故事的翅膀。

在移动互联网的新生态里,没有较强代入感的“事”的起点,网评也就失去了展翅高飞的机缘。

一篇成功的网评文章,一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吸引网民的思考。而一篇失败的网评,无疑都是不能有效率地表达,仅用一些过于抽象的概念,或空话套话表述。一位读者打开文章页面,要是几秒内没有引起兴趣,也不会继续读下去。

事实上,在《新舆评①|已变的网络江湖,不变的理性期待》已提到,移动互联网新生态的话题聚散加速,周期大大缩短,大多时候你还没立稳脚跟,舆论热点随潮水退去。

再就是热点话题多,而阅读时间的分配是有限的。网民阅读前,大多会掂量自己将会付出的“沉没成本”。于是,围绕热点话题的网评,同样面临着被网民放弃阅读的大概率。

从另一层面而言,当“无直播,不传播”变得流行时,电商、娱乐、教育、体育、文化……网络直播几乎无所不包,甚至还出现了令人倒胃口的“吃播”。

网络直播已成为一种新传播模式,不仅改写了传统新闻学教程中的新闻定义,同时也带来了网评话语创新的一阵狂风。说教式评论、纯论理的评论,多少有些显得不合移动互联网传播大势的时宜了。

如何见人、见事、见思想,如何不空泛、不程式化,如何通过故事化带来更多互联网的属性与表达风格,是网评区别于传统党报评论的起点。

一个关键句即是:做不到形象生动,网评的表达效率也无从谈起。

正如法国学者勒庞所言,“只会形象思维的群体,也只能被形象所打动。只有形象能吸引或吓住群体,成为他们的行为动机”。

故事,便是形象思维的最好载体。

2.png

2、总有一个故事属于你

一事一理,一动一静。理性表达的背后,都有串联一个故事的可能,这些故事里总有一个属于你。

◆理论政策类的故事化

以事见理,以事论理。以新近发生的事实、自身的经历、历史的故事细节,甚至小说情节、寓言故事来明理。这也是文章大家毛泽东的鲜明风格。那些深奥的理论观点,通过他借事明理的神奇笔法,不仅深刻,也生动可读。

正如他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的两段故事化描述: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时,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在那时的中国人看来,俄国是落后的,很少人想学俄国。这就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至二十世纪初期中国人学习外国的情形。”

“在野兽面前,不可以表示丝毫的怯懦。我们要学景阳冈上的武松。在武松看来,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吃人的。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

前者通过清晰的历史脉络,可感的人物形象,总结了近百年的历史经验,站在时代的最前沿,为新中国的即将成立准备了政治理论,达到了“见人、见事、见观点”;后者借武松景阳冈上打虎的小说情节,生动表明了斗争的决心。

这些动态的事,与静态的理,合而为一,融为一体,提升了境界。“人民民主专政”概念的提出,也就水到渠成了。

再举一例红网论道湖南频道推出的理论学习专栏文章——《学习故事丨首译版真理书的前世今生:藏身黑暗,依然甘甜》。文章从老父亲为儿子守护“真理书”,将其深埋儿子的衣冠冢,等待儿子革命归来入手,深挖父子的革命初心,让人在细腻的笔触中,感受他们的精神,进而鼓舞起奋斗新时代的干劲。

这篇文章让民众在生动的故事叙述中,了解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让人在阅读中逐渐涵养新时代的担当,这应是理论宣传教育的一个初衷。

3.png

◆时事热点类的故事化

时事热点题材的评论,在故事化表达上更具优势,举几篇网评事例说明。

第一篇:《战疫新阶段仗怎么打?学学彭德怀梁兴初》

今年2月,在全民抗疫的关键时刻,处于湖北后方的湖南,抗疫形势严峻,红网“观潮的螃蟹”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战疫新阶段仗怎么打?学学彭德怀梁兴初》,正当其时。

文章借古喻今,开头十分精练地描述了电视剧《彭德怀元帅》中抗美援朝的一个片段: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一仗中,英勇无畏的志愿军三十九军,迅速占领了云山,美军全线撤退。正当彭德怀元帅准备调动部队去堵住美军退路时,却被报告三十八军没有堵住敌军的后路。勃然大怒的彭德怀,将时任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大骂了一通,还表示要撤他的职,取消三十八军番号。梁兴初知耻而后勇,将功补过,在后面的战斗中全歼敌人,加上在后来的松骨峰等一系列战斗屡建奇功,三十八军也被彭德怀亲自授予“万岁军”的称号。

今年初的抗疫形势,与抗美援朝这一片段描述的,何其相似。文章巧用这个历史故事,对比全民抗疫所面临的问题,指出“战疫远没有结束,从当前的情势看,病毒这个‘敌人’随时可能反扑。特别是进入第二阶段,形势更加复杂”。

观点在故事化的表达中,深入人心,呼吁要像梁兴初那样,知耻而后勇。这更为接下来乘胜追击,打赢这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鼓舞了人心。

第二篇:《美国U-2,别忘了1962年的时代记忆》

与第一篇的情形类似。文章开头,仍是选用了电视剧《外交风云》中的一个场景,1962年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的陈毅,回答记者关于一架美国侦察机是怎么打下来的提问时,他笑称是“被我们用小竹竿竿捅下来的”。

正如文章指出的,“陈毅元帅幽默风趣的背后,是一个尘封在上个世纪的时代记忆:即使是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也能让美国的先进战机葬身苍穹!即使是积贫积弱的新中国建设伊始,中国人民解放军也能让西方联军滚出‘三八线’求和!”

美国U-2,是一个叙事的连接点。与这一历史情景相对应的,当前美国飞机不时飞入中国海域,频频做出危险举动,蓄意挑衅意味重,恶化台海局势,严重破坏了两国关系。这篇评论文章以历史的相似情景,寓意美国“豪横利用U-2侦察机意图‘碰瓷’”,那不防回头看看历史。

这类时事热点的故事化表达,立场鲜明,观点有力,揭露了事物的本质,似一把尖锐匕首,一举戳中了美方霸权逻辑与冷战思维的软肋。

4.png

第三篇:《“兵支书”凭啥这样牛?》

这篇关于贵州省脱贫攻坚的评论文章,8月10日首发于红网红辣椒评论频道。

标题很吸眼,“兵支书”是个源于当地的新概念、新提法。

而且,文章开门见山,更用新闻事实点明了评论所指向的对象:“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的贵州省,近年来选拔优秀退役军人在村居‘两委’中担任支书、主任、委员,培养出一批摆脱贫困的山村‘领头雁’。当地统称这些村干部为‘兵支书’。他们‘打法’多样,带领群众攻克脱贫战场上一个个‘堡垒’。”

尽管文章从写法、文字上看都并非一篇佳作,但也别具一格,一改许多脱贫攻坚题材评论文章空泛化的弊病,有血有肉,情理交融,结合这些“兵支书”的事迹,梳理出了他们之所以“牛”的原因,有一定的说服力。

◆本地题材类的故事化

在这里,本地题材的网评,一般是指聚焦某地区的话题,针对当地的工作得失、创业及其他热点事件的评论。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如火如荼的今天,这类题材评论的故事化表达,也有了更多的空间。

本地题材的故事化,又呈现哪些值得审视的效果?不妨也看看几篇评论案例。

第一篇:《整改“政绩烂尾工程”,独山县新官勇理旧账》

这篇评论观点的缘起,还是7月14日独山县微信公众账号“大美独山”发布的《独山县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向外界表明了县新一届领导班子整改遗留的“政绩烂尾工程”的决心。

澎湃新闻当即进行了整合报道,罗列了整改项目的具体落实情况,如以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项目,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让烂尾楼实现新生。

针对这些新闻事实,红网刊发的这则评论,点赞了新一任领导班子拾起烂摊子,拿出切实的举措“变废为宝”,这不仅是一种担当与气度,也体现了一种干事创业的能力与水平,而且更是彰显了“把人民幸福和地方发展放在首要位置的从政理念”。

这篇文章见人、见事、见观点,标题的故事性意味浓,具象而令人可感。“新官勇理旧政”,这一角度也迎合了网民群体的情感诉求,在普通网民的心里,人一走,推倒重来,百姓遭殃,这是常态,而今天独山县新一届领导班子格外不一样。

第二篇:《村民为何会主动为第一书记洗手套》

事实是这样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火石寨乡石山村驻村第一书记王升称,驻村3年,让他最难忘的是一件小事。就是有次入户掉了一双手套,一个礼拜后他再去入户,村民拿出手套说:“书记,你的手套,我给你洗干净了。”这件小事却不小,也较容易展开评论。

红网刊发的这篇评论,透过一个感人细节的故事化讲述,上升到一个干群关系和谐的新高度,深刻重申了一个常识性的道理,“你真心对待群众,尽心竭力为他们做好事实事,群众一定会用真心回馈于你,干群关系就会真正成为鱼水关系,群众为帮扶干部洗手套就会成为稀松平常的事”。

从一个故事着手,联系到相关的故事,找到共通点,丰富了“人民群众对基层干部的评判、对基层干部的认同,在于其是否有真心、真情、真诚”的论断。没有了这些故事的展示,可以想象这一论断将是多么无力。

3、与众不同的评论故事化

评论故事化表达,终究是有自己特色的。

与新闻报道相比,我们不难理解,评论的故事化,突破了故事叙事的边界,也必须上升到“理”的层面,否则与新闻趋同了。当然新闻是注重客观报道,但也有带有人的主观性,如选择什么样的角度报道,一个专题、一个版面、一组策划,如何布局,这里面也有“总体真实”与“个体真实”的区分。

要是一个版面十条新闻,有九条新闻是杀人放火的,尽管这些单条新闻都客观发生,是真实的,但摆在一起却歪曲了社会现实,也就是“总体失真”了。

而新闻报道中要体现观点看法,也必须是通过他人之口来表达。评论的故事化则不然,可以是运用各类故事类素材,或者以故事的叙事方式来呈现,比如以第一人称来叙述自己与所写评论有关的经历,或来谈自己的感想感悟。

另一方面,与文艺创作相比,也有不同。

我们都知道歌剧《白毛女》,里面的人物可谓是深入人心。这部民族新歌剧,是1945年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创作的,起源于一则晋察冀边区白毛仙姑的民间传说。歌剧蕴含着饱满的正能量,以尖锐的戏剧冲突,将“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一主题演绎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

无论是讲述杨白劳和喜儿父女的悲惨遭遇,还是控诉以黄世仁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的罪恶,抑或是传递农民翻身解放的必然之路,这些都只能通过叙事,融入人物的表演中。歌剧中所表达的革命话语,要揭示的“理”,只能从人物、故事细节中寻找或体悟。

评论的故事化表达则不然。故事是一种叙事方式,更是一种逻辑,是在移动互联网新生态中话语创新的转型选择,最终,还是要回到鲜明地表达观点上来。

好像在浩瀚星空中,在评论逻辑的框架中,满天的星辰皆可成为观点背后的无数故事,而这些故事里总有一个属于你。

来源:红网

作者:易芊梓

编辑:陈晓丹

本文为论道湖南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ldhn.rednet.cn/content/2020/09/02/8270945.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