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络述年】“年味”淡化从遗忘“年兽”开始

来源:红网 作者:段官敬 编辑:唐盈 2020-01-23 11:21:57
时刻新闻
—分享—

f60f8635-72b3-405f-b140-212c291ae616.jpg

陪女儿看动画片《熊熊乐园》,刚好看到“小年兽”这一集,讲过年这天猫头鹰老师为小朋友剪了一张年兽的剪纸,主人公毛毛看着年兽剪纸发呆,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见到了年兽,并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在毛毛的梦里,年兽并没有猫头鹰老师说的那么恐怖,需要人们放鞭炮、贴对联赶走,反而与毛毛成为了朋友,以致毛毛对年充满了期待,当然期待再一次见到年兽。

看完知道,我不知道编剧安排这个情节的意思何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也有一个与年兽相关的梦想,以致童年滤镜里充满了年味。

如今,发现身边有不少朋友和同事都在抱怨,一年一年长大,年味却越来越淡,甚至有的人说,哪怕小孩子也没有我们当初的那种对年独有情怀,“过不过年都一个样”,似乎年不再是小孩子期待的重要日子。

忆起小时候,每逢过年,尽管没有什么文化的父母,都会告诉后辈“年是怎么来的”,虽然不同的父母有不同的过程描述,然“年兽”这个家伙都是故事里的主角,并顺其自然讲明了放鞭炮、贴对联,相互道贺、走亲问候的意义。因为与“年兽”相关,人们自会关心身边的人是否安然。

当然,对小孩子而言,只记得了模里模糊又想见不敢见的年兽,穿新衣服、吃好吃的糖果、快乐放鞭炮、满村子乱跑才是蹭了“年兽”最大的福利。无论哪一种想法,“年兽”这个家伙总算在一代人脑海中烙印了年的缩影与气息。

不得不说,同样是因“年兽”这个家伙过于反面化,缺乏可爱与温柔,至少在上一代人中的故事里是“伤人”,由而随着物质生活提升与思想成熟线降低,便慢慢落后于少数人口中所谓的文明且理性的时代。

打个简单的比方,某某的红帽子老人节,哪怕是一个小县城都有很多小朋友知道它与此相关的意象,即那象征吉祥如意的两只鹿,还有帮人实现愿望的红帽子老人。与“年兽”对比,后者显得更加正面与贴心,有慈祥、有温度、有人情。

我不是责备祖先为何创造节日与先河传统,赋予其如此略带惊悚的氛围。恰恰相反,我是想,我们能不能以现代人的名义重新为“年兽”定义。

不得不说,现在网络推送很多关于春节的信息,很多都在深挖传统意义、寻找年味,甚至将大年初一到大年十五的风俗列单,极少有人将“年”的来源讲清楚,更没有把“年兽”讲明白。

有时候在想,“为何年兽越来越少人提及,为何年兽不再重要了?”,这里面与经济社会的高光发展无法切割,今之少年不能惜比,见识广博与物质占有的双提升,既能看穿“年兽”所承载的前因后果,又无须期待某种特定的过年才能兑现的礼物。从这点出发,口口相传的“年兽”显得多余,“年味”的福利远远缺少刺激与新鲜。

每一场国家或国际盛典有一个吉祥物,其实“年兽”就是年的吉祥物。在我们中国人的心理,往往充满了忧患意识与抗争意志。“年兽”哲学,是经历斗争邪恶与战胜困境之后的宁静与珍贵,契合中华民族一以贯之的精神认同,如“天上不会掉馅饼”“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等等,正是这种精神之气。

与之相反,某某红帽子老人是送福上门的直接感触,但这里面的轻松乐观却很难嫁接给中国传统文化与民族性格。两者,从根本上没有孰高孰低,无非折射民族情感基调的多样性与差异化。所以,坚守对“年兽”的瞩望,多些醇厚的憧憬、简单的咂摸、纯朴的童真,也许我们同样会发现“年兽”的可爱,毕竟它是一个会被鞭炮吓跑的小可爱,这也是动画片里毛毛为什么爱上年兽、喜欢过年的缘由。

今年春运有个新词出现,叫“逆向春运”,因由城市流动乡村导致一票难求,不少人选择将老人、小孩接到城市过年。有人说,“家在何处,年味就在哪里”。其实想想,这句话总感觉有不对的地方。团圆是最大的年味,如此社会共情不可否认。但聚在一起,真的能捕捉和拥有“年味”吗?真的能重说曾经的那个“年兽”吗?我看真的未必吧。

哪怕不少人千里迢迢从外地远赴家乡,为了心中的“年味”,可能之前演练了很多遍,有的想好了如何应对红色炸弹、七姑八姨、“灵魂之问”的答案,有的租借豪车、名包回家,等等。然在“年”的进行曲中,不是依旧找不到“年”的调子,发出不如上班的感叹。

试想,那些心血热潮,是不是有过好好陪老人聊天的预留地,但搭不上几句话就散了,重新抱着手机就迷了的日子,只不过将寂寞搬到了家而已。就在前几天,一位相约一年见一次的好友刚在县城下车准备回老家,与其相见聊天满脸写满了惆怅、心事重重,问后才知是工作还没有做完、女友没有着落等等,担心着来年的事。可想而知,到家也不一定能够找“年味”,压力与孤寂一同转移了地点,方向却没有变。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偷走了年味,让人们开始遗忘了年兽?答案肯定是心态与感觉。人们不在为吃上一顿丰盛的包饭而有“过年的感觉”,记得曾在一家酒店当过服务生,酒店的名字就叫“天天过年”。如果以过去的标准衡量,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达到了过年的标准,又何须期待那种感觉呢?

诚然,我们不可能责怪于物质丰富偷走了我们的感觉与心态,那只会是一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自欺假设。要知道,有了饱饭、新衣浅层的需求无欲,便是对精神与内涵追求更高要求的指向。反求过去的物质匮乏让我们拥有“年味”,无疑是思想倒退与目光短浅,如偶尔也会听到不少亲戚说,“为何大家要出去发展,在家一起过过平常日子不是一样开心,过年更有味道”。

我喜欢说一个道理就是“撕洋葱”,即事物本身的全貌摆在你的面前,被你一片片掰开扔在地上一地鸡毛,你还以为你面前没有什么。“年味”也正是如此,一旦有人提醒你“快过年了”,街头有一首“恭喜恭喜你”的歌曲点唱,那么“年味”就已经正在酝酿了。还想说的是,“年兽”也正在这个时候来了,只是它很可爱、不打扰,只有心中宁静悠长,与年味倶之的人,才能看到。

还是那个动画片,毛毛在新年开场就满森林找玩伴,见人就恭喜,手中只有一个玩具灯笼,只是多看了一眼年兽,就爱上了过年。真的不知道,毛毛到底是先爱上过年,才爱上年兽;还是因为爱上年兽,才爱上过年。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寻找到心中的年兽,牢牢抓住年味的尾巴,别让它跑走。

来源:红网

作者:段官敬

编辑:唐盈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ldhn.rednet.cn/content/2020/01/23/6645305.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