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猪迎春•祈福三章|二祈吾家:族人相逢跃以喜

来源:红网 作者:陈晓丹 编辑:丹凤 2019-02-04 09:24:40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一年总是太匆匆。亲爱的日子,这么快流走,又这么快奔来,快得我们来不及握手,就转瞬成了新的日子。田野的风,肆意它的方向;劲风之草,肆意它的生长;我们,肆意拨动琴弦,把每个日子,弹成亲爱的昨天、今天、明天。爆竹声声春风徐来,从心所愿与梦同行。

  ——《祈福三章》新春特辑第二章。


  除夕之夜,天地光明。

  那照亮宇宙的,不是天上的虹,是地上的灯。田垅和远山,是夜的剪影,农家小院笼着醉色,那是酒的光晕,是大红灯笼和喜联,给春的献礼。

  除夕谢年,光明驱散黑暗,温暖打败寒冷,那个叫“年”的怪兽,遁走无形……

  人间最喜是团圆,春节第一个高潮,是夜将抵。

  游子归来,倚门垂泪喊爹娘。万水千山飞渡,挡不住迢迢还乡路,此刻只愿做娇儿,承欢父母膝下,将一年的思念,化做绵绵无尽的孝。

  灶火正旺,瓢盆交响。十二大碗快乐美食在热锅里欢唱,十二道菜名十二道祝福,是吉祥的口彩,更是致一年最完美的收官。

  大红窗花,喜上眉梢;红烛摇曳,酒杯叮当。

  美味佳肴里有熟悉的家味道,家人团聚一个都不少,才是最温存的家意义。长者位至尊,幼者多教诲,尊老爱幼,长幼有序,饭桌规矩里,蕴藏着中国人家族绵延的秩序。

  一个难忘的中国年,充满庄严的仪式感。

  《湘潭竹枝词》咏长沙、湘潭等地的年俗,“鸡豚腊酒说团年,多贴桃符万户鲜。折取冬青堂上供,不知摇得几多钱。”旧时,人们或砍冬青枝插于神龛,挂上元宝;或折腊梅枝插瓶入室,迎春纳喜。

  斗转星移,当冬青、腊梅换成年桔、富贵竹、蝴蝶兰,是古风遗迹,更是永恒不变的年的絮语。

  除夕焚香祈愿,感恩先人。一家人围炉守岁,手拉手,说不尽一年贴心话。零点过,鞭炮起,流光溢彩人影动,晚辈争相拜长辈,长辈个个忙压岁。

  爆竹声里“关财门”,一夜不熄的火,照亮新生活的愿景和阖家美满的希冀。一元开启,家和万事兴,难忘灯火辉煌的仪式感,美好的温情,在仪式中传递。

  正月初一“开财门”,天色蒙蒙,泛起微微曙光,鞭炮声声迎财神,族人纷纷出门探,相逢一笑雀跃欢喜。

  初一开始,拜年成为声势浩大的家族运动。湖南年俗,“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街坊”,初一儿回家,跪谢父母养育恩;初二婿登门,半儿如全子,妻家即我家;初三初四拜亲朋,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拜年拜到初七八,庞大的家族聚会才告一段落……

  在某种程度上,家是中国人的信仰,亲情是中国人的支点。有年的地方就有家,慈祥的长者,孝顺的儿女,可爱的孩子,构成中国年温馨的家味道。人们对家的信仰、眷恋和责任,从未比这一刻更坚定。

  文/陈晓丹 策划:丹凤 图片制作:一水 音频:乐言  朗读:陈征宇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