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络祝年|乡村腊月,舒展农人眼角的皱纹

来源:红网 作者:曹雪柏 编辑:余波 2019-01-25 16:34:50
时刻新闻
—分享—

  

    乡间生活的人,一年到头好似对腊月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情。

  只要跨进腊月的门槛,村子里隔三差五总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无论是娶媳妇,还是嫁女儿,乡间人都喜欢选在腊月过事。迎来送往,娶媳迎亲,好不热闹,成为乡村一道最热闹、最靓丽的风景线。谁家要过事,只要把日子一定,那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一夜之间便会传遍十里八乡。过事那天,在总管的吩咐下,烧火的,炒菜的,择菜的,忙得不亦乐乎。那红红的拱门,震天的礼炮,高亢的乐曲,来来往往的亲朋好友,还有那热闹的场面,温暖了这寒冷的腊月。腊月在农人眼里就是一个喜庆月!

  一到腊月,村子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也陆陆续续回家了。村口经常会见到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赶的男男女女。“回家过年”,这是远离故土最真诚的愿望,出门在外的人们,即使远隔千山万水,也要赶在腊月里回家团聚,对农家来说,腊月又是一个团圆月。温热的土炕上,一家人其乐融融,拉着家常,盘算着来年的好日子。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听着那耳熟能详的童谣。农人带着一份虔诚的心,把自家地里出产的豆子、麦仁、小豆、核桃仁等五谷杂粮,煮在柴火锅里,熬一锅地道的腊八粥。腊八是年的序曲,这寄托着农人美好愿望的腊八节传承百年。

  乡村腊月无闲日。腊八一过,村子里不时会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猪嚎叫声。杀年猪,过大年,这是乡间传承多年的习俗。小孩最渴望的是玩猪尿脬,吃猪尾巴。男人们盘算着卖猪肉,烙猪头,翻肠子。女人们磨刀霍霍,腩臊子,煮头肉,调凉菜盘子。村子里氤氲着一股浓浓的肉香味。主人家也不会忘记用一盘热气腾腾的血条肉,款待左邻右舍,吆五喝六,推杯换盏之际增进了感情。

  腊月是一年之岁尾,正值寒冬,农事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上是“闲”了,但人们生活的节律并未因此而放慢。享有“社火之乡”的陇州大地,一到腊月,“社火头”又为正月里社火闹春做排练。跑纸马,跑旱船,唱曲儿,耍狮子,舞大刀,做道具,晒鼓,忙得不可开交。农人为社火可以废寝忘食,为社火可以乐此不疲,为这黄土地上一年一度的狂欢节——社火游演做着最后的准备。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送上天,乡村的集市逐渐热闹起来。各种年货,春联门画,窗花门神,应有尽有。农家土产的干果蔬菜,琳琅满目。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在腊月的年集上。在年集上,农人最关注的还要算乡村肉集了。逢人见面,乡里乡亲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家割肉了吗?那些拉着架子车,开着三轮摩托卖肉的送人,用油腻腻的手招呼着人,炫耀着自家肥猪的厚膘。讨价还价声,小贩叫卖声,回荡在乡村集市的上空,好不热闹。

  乡村腊月,是一年的结束,也是一年的开头。既有庆贺丰年之意,又寄托着乡间人对一年开头的美好希冀!农人眼角的皱纹在这腊月里好似舒展了,眸子里满是希望,浑身满是力量。撸起袖子,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迈向勃勃生机的春天!

  文/曹雪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