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哲学里的湖南①丨谷子变谷堆:扶贫攻坚中的“量变与质变”

来源:红网 作者:观潮的螃蟹 编辑:黄河 2019-12-10 00:07:15
时刻新闻
—分享—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

于这个新的时代而言,新理论的问世,仿佛向天地间撒下一把哲学的种子,它们飘向一座座城市,一片片山河,用哲学的厚重力量指导着实践,从而孕育出许多饱含着哲思的新方法、新举措。

近日,《中共湖南省委关于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为加快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提供有力制度保障的决议》,就是闪耀在其中的一朵耀眼的思想火花。他们构建了哲学里的湖南,也用自身的实践,完美诠释着哲学的方法论。

他们在新理论蕴藏的哲思里仰望星空,也在新理论饱含的方法论中学会如何脚踏实地。他们在星空的高深与土壤的平凡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

哲学里的湖南,今天带来的故事,是扶贫攻坚里的辩证法——“量变与质变”。

从量变到质变,关键在内因

多一粒谷子能否变成谷堆?少一根头发能否成为秃头?

麦加拉学派的几句玩笑式的辩题,就这样在几千年前的古希腊,擦出了“量变与质变”的思想火花。

但与古希腊有着时间与空间双重阻隔的十八洞村村民,并不懂这些所谓的诡辩。甚至,哲学在他们心里,也没有明确的概念。

可“量变与质变”的法则,却在2013年悄悄走进了这座沸腾起来的村庄。

那时,习近平总书记刚刚种下“精准扶贫”的思想雨露,村民们正摩拳擦掌地盼着一笔扶贫款的发放。领了钱,回去继续打工;或是花光钱,继续游手好闲。

十八洞村

整日醉酒的村民龙先兰,也在等待着。

村里人都说他是个一事无成的酒鬼,他自己也这么觉得。往前的日子似乎望得到头,那不如“今宵有酒今宵醉”。

他也曾有梦想,种过地,却实在提不起兴趣;卖过鱼,嫌累,没再做下去。他的生活,就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贫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

他不懂这其中蕴含的“量变质变”,更不知道自己做不成事的原因。眼见着一起打工的工友有的攒够了钱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有的和他一样继续着没钱的日子,他只把这一切归结为运气。

幸运的是,他虽没有等到钱,却在浑浑噩噩的30年人生里,终于等来了自己的“运气”——精准扶贫工作队来了,领头的队长叫龙秀林。

龙秀林介绍扶贫经验

龙秀林一来,就提出“扶贫先扶‘志’,‘等靠要’行不通”。还和村干部们想出了“思想道德建设星级化管理”的法子,让村民之间相互评议、打分,再根据得分定星,最后把星级牌贴在各家门上。

龙先兰看到扶贫队运来了水泥石材,给村里铺路,村民虽不用出钱,却要出工出力。而坐在家里等着铺路的村民,却被拉走了石材。

村里改造电网,要在村民施六金的地里竖一根电线杆,却遭到要补偿金而不成的施六金强烈反对。最后,施六金和不愿出力的村民们,在年底的星级评定里,自然都成了垫底。

龙先兰看着星级牌,突然涌起了一股冲动,他想让门上的星星多一颗,再多一颗。这样的憧憬,似乎给了他以为没有盼头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意义。

他走向了扶贫队长龙秀林的家里。

志向立起来了,量变的齿轮悄然转动,向上的力量开始在不断蓄积的量变中蠢蠢欲动。

有精准的推动,就能实现飞跃的质变

龙先兰脱贫了,脱单了。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整理关于“量变与质变”的关系时,或许曾经想到过它对中国的指导作用。

但他一定想不到的是,这样的哲学思想,甚至能在几百年后,在湖南的一个小小村庄,被运用得如此纯熟。

然而在很多基层干部看来,这样的工作方法,其实早已习以为常,因为它早已在我们党的政策里,被运用、验证了无数次。

从邓小平设想出“三步走”的现代化发展战略,到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郑重提出的新时代“三步走”战略,我们的国家在量变走向质变的积累中,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并不断开创新的发展境界。

这样的高深理论,落地到平凡如十八洞村的生活,同样可以适用。

就像重新对生活积蓄了希望的龙先兰,其实已经实现了“三步走”中的第一步:站起来。

同样站起来的,还有强烈反对竖立电线杆的施六金。在看到倒数第一的星级牌后,他趁着夜色悄悄摘了牌子,第二天便去村部认了错。

没多久,村里要修停车场,施六金主动让出家门口1亩多的水田。

施六金在家门口帮母亲打理生意

他没想到,牺牲很快有了回报。2016年,施六金办起“苗家乐”,成了全村离停车场最近的一家,这样的区位优势,仿佛一把无形的手,精准助推他遇上火红的生意,也遇上富起来的生活。

而此时的“酒鬼”龙先兰,已经在扶贫队长龙秀林的鼓励下,做起了养蜂的生意。挣了钱,他注册了商标,成立公司,还牵头成立了十八洞苗大姐养蜂合作社,带领周边的村民一起脱贫。

回望三年历程,内因的变动似乎只在那一瞬间,质变就这样无声地炸裂开来——他从一个贫困酒鬼,蜕变成了带领村民脱贫的翘楚。

古希腊有关“谷子与谷堆”的辩论,正在十八洞村民的手中重现——当这个村子有了精准的外力助推,有了一粒一粒积攒谷子的动力与希望,那么即使多一粒谷子成不了谷堆,可是,再多一粒呢?

2017年2月,十八洞村实现脱贫摘帽。谷子终成谷堆。

乡村里的“量变与质变”

江永县勾蓝瑶寨旅游扶贫红红火火。

正如黑格尔在《逻辑学》中系统论述的那样:“不影响质的量之增减也有其限度,一超出其限度,就会引起质的改变”。

脱贫攻坚领域发生的量变,也正慢慢超出其限度,促进三湘大地发生质的变化。

南洲镇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菜地。

在益阳南县,兵民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的蔬菜基地上,贫困户易学民和几名工友正穿着雨衣、雨鞋采摘蔬菜。菜筐满了一半,易学民站起身,对着双手呵了一口热气,抬起头高兴地说:“政策这么好,靠双手脱贫,谁会怕苦、怕累呢!”当天,他又可以结算到150元工资。

三仙湖镇咸嘉垸村“佛山标美”扶贫车间里,正热火朝天地赶制年底订制的衣服;茅草街镇正在给10位贫困户派送“自立自强脱贫先进个人”奖状和慰问金;县委大院里,一场扶贫小额贷款重点难点工作书记调度会正在召开……

推动量变转向质变的内因,融汇进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强调的“坚持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引导贫困群众增强脱贫致富内生动力”,正在南县推动质变的发生。

在永州市新田县,50多岁的新田县大观堡村贫困户王光军在驻村扶贫工作队引导下,流转村里近30亩土地发展种植业,如今一家人年收入超过10万元,一跃成为村里公认的“脱贫之星”。他笑称,“只要春蜜不偷懒,何愁秋后蜜不甜”。

枧头镇大观堡村周小梅,一个患有被医学上称为“不死的癌症”——强直性脊柱炎的女孩,通过电商创业不仅实现了自家脱贫,还帮助其他村民网销山货,实现脱贫。

新田县枧头特色小城镇:那山那水,留住乡愁。彭红海 摄

陶岭镇周家村,柏油路穿村而过,徽派风格的民宅与绿树池塘相互映衬,成为新田将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效结合的缩影;枧头小城镇,把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建设与特色小城镇建设有机结合起来,让搬迁户“搬得出”“能就业”“快致富”……

“两不愁、三保障”的逐步落实,逐村逐户的查漏补缺,让新田在一点一滴的积累中,全面小康实现程度达98.2%。

是的,贫困人口少一点,再少一点,令人惊喜的量变就会积累成质变。6年来,在十八洞村的范例带动之下,湖南全省减少贫困人口684万,平均每年减贫人口超过100万,贫困发生率降至2018年底的1.49%,贫困县由51个减至20个。今年,剩余20个贫困县即将全部脱贫摘帽。

而明年是决胜全面小康的关键之年,也是谋划“十四五”奋斗目标之年,此时召中共湖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并审议通过《中共湖南省委关于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为加快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提供有力制度保障的决议》,谋划明年工作,既是宣示毫不动摇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态度,也是发出决胜全面小康的“动员令”。

这样的动员令,将会带领湖南走向新的量变,不论是长株潭一体化、环洞庭湖经济区建设、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的逐步推进,抑或是罗霄山片区、武陵山片区的全面脱贫,还是“六个全覆盖”补齐民生短板,各个区域、各个地方的积累,正如一粒粒的谷子,努力促成着新的质变。

全面小康不会一跃而至,质变总要经过量变的准备。而今的湖南,从渐变到突变,只剩“最后一粒谷子”,我们相信,在“补短板强弱项”的攻势下,在你追我赶的气势中,全面小康的谷堆终将成山,新的质变即将在“全面小康决胜年”中触发新的嬗变。

而这样的成绩,将在无数个像十八洞村的帮扶队与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他们在外力的帮助和内生动力的驱动下,带领家乡实现了脱贫,又进而把自己化作外力,带动更多的贫困人口完成积累,实现更大的飞跃。

他们不是藏在书房里高谈阔论的哲人,他们是立志于“改变世界”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山沟沟里的马克思主义。

他们构成了“哲学里的湖南”。

2020年决胜全面小康进行哲学阐述,量变——质变——新的量变——新的质变,产生更大的飞跃。

红网特约作者:观潮的螃蟹

来源:红网

作者:观潮的螃蟹

编辑:黄河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ldhn.rednet.cn/content/2019/12/10/630956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论道湖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