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刘放生:解决秋瑾的区域文化归属问题并不难

2018-01-25 00:04:48 来源:红网 作者:刘放生 编辑:王俞


秋瑾纪念雕像

  一遍又一遍阅读李丹青《秋瑾也是湖南人》(见2018年1月8日红网论道湖南“岳麓讲坛”栏目)一文,有以下几句话要说:

  《秋瑾也是湖南人》一文对秋瑾在湖南生活的情况进行了详尽的考察,这是非常必要的,很有价值的,而且希望能继续对秋瑾在湖南的读书生活有更详尽的考察。

  《秋瑾也是湖南人》一文说得明白:因为在编辑《湖湘文化名言100句》时是否收录秋瑾语录上面很纠结。编这本书的目的是通过收录湖湘先贤名言警句来反映湖南人的性格、事功和湖湘文化的精神气质。不收,心有不甘,难以释怀,秋瑾前辈确实有一些励志名言,足以激励后人。收了吧,很多人士反对,他们认为秋瑾不是湖南人。

  在笔者看来,这个问题的实质是区域文化问题。2013年1月16日,湖南省湘学研究院在北京举办“弘扬湘学传统,促进当代发展”专家顾问座谈会,有两位北京学者在会上的发言,很值得参考。

  中国哲学史学会原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方克立在谈到传统湘学转化为现代湘学时特别提醒说:毛泽东曾经深受湘学传统的影响,但是我们却不能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成果之一的毛泽东思想归属于“湘学”的范畴,因为它不是对传统湘学的简单继承和延伸,而是对传统湘学的根本改造和超越,二者有性质上的根本不同。比如“实事求是”是湘学的一个重要传统,曾国藩将实事求是解释为朱熹讲的“即物穷理”,就是把它理学化,毛泽东则把它改造成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命题,使它获得了全新的意义和价值。能不能说毛泽东思想是“现代湘学”?我还没有听到有人明确这么讲,可见大家还是采取慎重态度。决不能把毛泽东思想归结为一种地域文化,就像不能说邓小平理论是“现代蜀学”、科学发展观是“现代徽学”一样。不但不能把毛泽东说成是“现代湘学”的代表人物,就是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湖湘学统影响的李达、金岳霖、李泽厚等现代湘籍学者,也不能把他们的学术思想归结为“现代湘学”,因为不论是马克思主义、新实在论还是所谓“人类学本体论”,都是一种现代性的思想学说,不能将其框限在某种传统地域学术文化的范畴内。在座的学者,不少是湖南人,能够说你们做的学问是“现代湘学”吗?大概不好这么说。今天中国的几大思潮,代表人物中间都有湖南人,他们之间的思想分歧和相互关系实际上是当代中国整个思想格局的反映。像濂、洛、关、闽、湘学、蜀学、浙学、徽学这样一些有特定时代内涵、表现出地域文化特征的传统学术概念,都不能随便延伸到现在,否则容易混淆传统学术与现代学术的界限。

  中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海鹏也在这一会上说:“研究一种学问,应该是将更多的同质性放在一起来观察研究会比较好一点,不能够以现在的行政区域做绝对的划分。所以怎么样来开展湖湘文化的研究或者湘学的研究,应该把这些情况纳入到考虑范围之内来进行探讨。”

  笔者是非常赞成上述两位学者的上述说法的。非要编辑《湖湘文化名言100句》的话,涉及到的恐怕还不只是秋瑾一个人的湖湘文化归属问题,而且这一问题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

  正在这时,笔者在《人民日报》(2018年1月11日10版)读到一篇文章,标题为《抢抓乡村振兴战略机遇,谱写新时代“三农”工作新篇章》,受到了很大的启发。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是:浙江是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三农”思想的重要发源地。于是我想,在研究历史名人的区域文化归属时,不束缚于籍贯,而按名人名言的“发源地”即思想文化的产地来归属,不正是解决“名人名言”归属地难题的好办法吗?

  文/刘放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