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想起峨眉山的猴子

2017-02-14 09:14:48 来源:红网 作者:安也 编辑:许敏

  人民网曾经爆料:峨眉山猴子无故伤人,一天发生十几起。一江苏游客右上臂被咬出四个口子,鲜血直流,疼痛难忍。这名游客在人民网给四川省长留言:峨眉山上的猴子应该加强管理,消除人身伤害。

  一幅照片曾经在网上火爆,一模特在峨眉山被两只色猴掀裙亲吻,春光乍然。看完报道后,我想起在峨眉山的一次经历。

  初冬,阳光晴好,终年雾裹的峨眉山,这天露出秀美挺拔的清晰面容,给我们带来浓厚的游兴。不过,在爬山途中,导游一个劲地讲峨眉山的猴子如何难以对付,教给我们遇侵时如何“维护正当权益”。大家正嘀咕导游吊胃口,说了半天还未见猴影时,“嘣”一只猴子从天而降跳到我肩上,直往我头上脖上抓搔,沉甸甸,毛茸茸,痒搔搔的,怪难受。

  于是按照导游所示,从旁边一拿着棍子的中年妇人手中,我花五元钱买了一小包玉米粒。猴子迅即从我手中夺过玉米“咔哧咔哧”吃将起来,持棍女人棍子一扬,猴子麻溜滚了下去。紧接着,我又连续遭遇两只大猴“关照”。正当我感叹自己好“运气”时,发现同行游客也有如此“待遇”,了难之法也是如出一辙。可惜吓坏了许多女游客,尤其是我面前一个漂亮姑娘,被一只猴子搔首舔脸翻衣解带,她尖叫不止,结果一下买了三包玉米才算了事。返途中,我又发现猴子与人照相也是有条件的:要么给它好吃好喝,要么给它硬通货,票面越大姿势摆得越好。旁边依稀站着持棍女人。至于猴子们从游客手中抢矿泉水、可乐、糖果之类,更是司空见惯了。所以,峨眉山猴子大多体态肥嘟嘟脸庞红彤彤,显然是长期暴饮暴食的结果。

  我惊叹这些家伙怎么如此聪明精怪,如此通人情世故,但一想到它们强抢恶要时,又不免心头一悚,一小包玉米一两不到,成本一二毛,经猴子与持棍女人一倒腾,利润竟翻了几十倍。虽然 “被消费”一二十元刺激了一把,但许多游客表示游兴大减,峨眉美中犹存一丝不足。

  峨眉山的猴子让我想起了清末至民国时期,广东一丐帮,叫关帝厅人马,帮主大名陈起冈,属下人员众多,顶峰时期有5万人,这些丐帮,逢人妻生子办寿席,逢人开厂兴店搞庆典,陈帮主打发乞丐,发一镖掷到当事人大门口,镖曰:“过路镖客,流落贵地。”见了此镖,你得赶紧备箩筐装礼包,猪啊羊啊,送往关帝厅去。这笔开支,跟皇粮国税一样,成了乞税丐捐,定额定时,恭恭敬敬上交,规规矩矩完税。

  有人不信狠,不过是一群乞丐,哪能强搞搞得跟土匪似的;撕下印信,团进垃圾桶,不承想,接下来的日子再也无法过了。比如开店的,请了明星班子唱《艳阳天》,旁边另有一支队伍唱《莲花落》。一个排一个连的乞丐,穿着一身发臭的衣服,聚集在迎喜门楣,说学逗唱,既歌且舞,说唱的倒不是恶言语、倒霉话,都是些绝妙好辞,道恭喜恭喜,道祝贺祝贺;唱的也是很讨彩的,都是好曲目,先前让你感觉引围观聚人气,渐渐地,感觉不对劲了,这些乞丐天天来,三班倒,把店家门堵得个水泄不通,客户客官无人进得店里去,采购回来上架在货柜里的货,只有起霉发酸。到得这时,要么你是关门大吉,要么你得翻倍奉捐。

  由此我不禁联想到家乡小镇一幕:街中心一座美丽的大桥头,一名三十来岁的智障女经常在此“执勤”。她一见外地牌照车驶来,便火速立于中央,一手捞开上衣,露出肥乳让你“饱眼”,一手伸来讨钱。如果你大方识相递过百元,她就松手放车。如果你不给或少给,她立马拿起身旁尖石威胁,敲打挡风玻璃,其面狰狞,其状可怕,直至你就范为止。事实上,多年前这是一位聪明漂亮、成绩优异的中学生,因为感情受挫遂致精神失常。现在,她丈夫就站在不远处为她“保驾护航”。

  我还想起多年前在广东一些城市街头,常见的邋遢小孩作污浊鬼脸逼你施舍时的镜头。镜头旁,一个大人正躲躲闪闪“考察工作”,待小孩“小有收获”,那大人立即接过小孩“工作成果”。

  我还想起,高速公路建设工地,有老太太老大爷或病残智障人借故横躺工地,大打出手阻工闹事以获取非法补偿,其时,他们的亲人正在家里静观待变。

  我还想起,夜市街边、歌舞厅、桑拿浴室,漂亮的三陪女常常开出高价,诱引嫖客上床时,“鸡头”正躲在近处随时准备了难,并等候“份子钱”。

  我将此类现象权称为“弱体腐败”。此腐败特征有三:一是腐败表现主体是弱势群体,如痴障妇女、邋遢小孩、老弱病残、三陪小姐与讨米乞丐等等,甚至猿猴等动物,动物于人更为弱势。二是有“潜规则”,由弱势群体以不好或不雅的行为方式示人,逼人就范。他(它)们固然能沾点便宜,其实是受其他人唆使、控制,在他(它)们背后起主导作用的是持棍女人、痴障女丈夫、邋遢小孩大人、老弱病残家属、鸡头与帮主等,他们才是大的受益者。三是这些腐败现象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社会常态,不管是有伤风化还是败坏公德,不管是媒体如何披露、社会如何反响,政府有关部门整治起来还非易事,时好时差,甚至卷土重来。如野生猴子横行峨眉山已有二十余年,其间有一年一群猴子为抢夺一架相机,那只最凶恶的猴子将一名少女推下悬崖摔死,当地公安机关抓到那只罪猴,当众枪毙,杀一儆百。但只过几天,这伙“土匪”依然我行我素,这个问题依旧成为老生常谈。

  何故?

  原因种种。但是,“弱体腐败”的真正后台其实隐藏更深。比如峨眉山的猴子,杀一条罪猴,刹刹汹气,似有必要。但你不能把猴当人看,猴子毕竟是猴子,是野生动物。透过猕猴凶狠、狡诈、精怪的表象,人之所以奈何不了猴子,不是因为猕猴有多能干。那些与猴群相伴而出的持棍妇女,为什么在“责任区”能畅行无阻,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保持良好的“工作秩序”呢?智障女丈夫、邋遢小孩大人、鸡头和丐帮帮主等,说到底还是弱势群体,她们后面是不是还有一些坐收“管理费”的人在吧,这些人才是“弱体腐败”的真正后台。他们隐藏更深,但他们能左右局势,既是当权者,也是最大的最舒服的受益者。打蛇要打七寸,反对“弱体腐败”的矛头应主要对准这些人。老实说,“弱体腐败”源自吏治腐败,这种腐败如果不除,牵涉面会越来越大,场面越来越不好收拾。人的腐败一旦殃及“动物腐败”了,那么这个社会还有净土吗?

  至此,笔者又联想到在各级党政机关或有关部门上访闹事的农民工。大家对农民工都十分同情,几乎所有的舆论都偏向农民工,他们都是弱势群体,上访者当中确有因政府或者业主拖欠的工资。但全是这么回事吗?恐怕农民工的背后也有“持棍妇女”,有“丐帮帮主”吧,他们将大部分农民工工资给扣了,却打着维护农民工权益的幌子,欺骗诱骗煽动一些农民工上访闹事,或本来应支付也能支付农民工工资却故意不支付,促使“农民工”大打出手,以此逼迫项目部或业主就范,从而达到撕毁合同、以次充好、增加工程计量的目的。

  这些农民工扯横幅,举旗号,发传单,吃盒饭,睡地摊,安营扎寨。似乎苦大仇深,激愤异常,或者饱受欺凌,可怜兮兮,一副不达维权目的绝不罢休的态势。他们是否明白,自己这番表演,是受人唆使,为不法包工头充当帮凶。不法包工头支付上访工资小费,都有可能赚得盆满钵满。或许这些包工头后面还有人。所以拜请大家擦亮眼睛,刨开表象,直挖病灶,揪出背后真正元凶,采取有效措施打击这些侵吞国家财产的不法行为,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

  文/安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