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饮酒与读书两相宜

2016-10-10 17:55:40 来源:红网 作者:彭石头 编辑:许敏

  早上刷朋友圈,看到一位朋友如此留言,“太多时候,少喝一杯酒,只为有几分闲暇多看几页书……”,看后不禁一哂,颇觉此君把饮酒与读书过于对立了,于是跟帖论曰:“书之与酒,并非对立,左手执书,右手把酒,书为良师,酒是挚友,书酒之间,其乐何极”。过一会,这位仁兄回复说,“此言有理”。

  此言有没有理,尚且不好定论,这是无所谓是非对错的事情,或者是闲的蛋疼无话找话。但于我而言,一手拿书、一手把酒,倒是经常而且惬意的事情。常常期待一天冗务之后,醉里挑灯看花,以书掩面入睡。

  老家一句俗语,“一人不喝酒、两人不赌钱”,意思是喝酒不能独自一人,否则孤单没意思。所以李白在《月下独酌》里说:“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白居易在《琵琶行》里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举酒还独倾”,无限的萧瑟孤独寂寞空虚的意味。

  但是男人不能没酒,酒之于男人,犹江山之于雄主。一部中国文化史,一定程度上是一部饮酒史。“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不喝酒的人不明白,男人为何如此好酒,这些含在口里辛辣、流经喉咙灼人、吞进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东西,让男人们趋之如鹜、甘之如饴,那种醉相、那种丑态,让人鄙夷。可是你看过那个男人因此对酒敬而远之的。有位友人,身体强壮时酒风文风俱佳,颇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气概,酒桌上常用的一句话的是,“人生苦短,喝死一卵”,豪气冲天、畅快淋漓。后来此君不幸脑卒中,从此与酒诀别。再见面就是,“遥想公瑾当年,中午你醉,下午我眠”。

  再回到开始的话题。喝酒是不是一定要聚饮,读书是否一定要心无旁骛,或者说饮酒读书天然是对立物,我看未必然。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诗中有“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明明是看书喝酒两相宜。把酒读书,至少好处是明显的。

  可以增加读书的乐趣。读书是精神上的咀嚼,喝酒是味蕾上的刺激。实现身心的和谐,应是人生修炼的题中应有之义。饮酒读书,即是二美并具的美事。“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也如是”,这种因之而朦胧的感觉,犹如温情脉脉的面纱,让生活别添一番情趣。

  可以平添饮酒的韵味。酒,最大的功用是对大脑皮层活跃度的刺激,纯粹的生理刺激自然没有什么意思,但是最大的好处是引起内心的共鸣。自古能感动人心者,无非物我同化、感同身受,看着书本中的人生沉浮、岁月流年,看着看着,就把自己读进去了。此事,酒的辛辣就成为甘旨。

  可以促进身心的放松。饮酒看书,不需正襟危坐,不为功名利禄。书非一定要匡世济民的正经读物,必然是陶冶情操、心灵启迪之类。酒非一定要琼浆玉液,佳肴排列,必然是轻酌慢饮,回味久远,若再佐之以肉干、豆菽之类,那就更加对胃口了。

  饮酒读书最适宜的时节,或是月影婆娑,四野静谧;或是午后艳阳,风拂弱柳。此时幼子咿呀、娇女游戏、妻子旁陪,有心无心,随口应答,人生若此,夫复何求。

  饮酒读书最适宜的地点,或为书房,坟典壁立,或为露台,几株绿栽。此时物我两忘,宠辱不惊。

  依然引用一位女士在朋友圈的留言,“假如可以再来一次,请赐我笑傲江湖的绝技,并佐以齐家治国的情怀,如果不能,请让我浪迹唐诗宋词中,让一杯清酒令我半生沉沦”。

  文/彭石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