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刘其波:再读《共产党宣言》,触摸一条思想的河流

——社会主义“有点潮”征文选
2017-10-17 21:02:57 来源:红网 作者:刘其波 编辑:易木

  学生时代读《共产党宣言》,很浅陋地只将其理解为一篇无产阶级的战斗檄文,很天真地将其与骆宾王《讨武曌檄》对比,很幼稚地认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不如“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气势磅礴。如今再读,却感到眼前一条大河奔涌不息,沿河岸寻寻觅觅,看到的是硝烟弥漫的战场,风光旖旎的田野,赤野千里的沙漠,牛羊遍地的草原……

  自然河流的形成大多是涓涓细流汇集,如田园牧歌款款而来。人类思想河流的问世却如九天飞瀑,改天换地般惊心动魄。1848年之前,马克思主义还是在欧洲游荡的一个幽灵,当年2月,随着《共产党宣言》出版,它就成为人类最伟大的思想之河,横空出世,澎湃汹涌。

  再没有一条河流,有如此浩瀚深邃的源头。18世纪末至19世纪中叶,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一批哲学家,以空前的批判精神,围绕思维和存在、主体与客体的关系问题,从认识论、本体论、伦理学、美学、法哲学、历史哲学以及政治哲学等领域,构筑了一个灿若星河的哲学王国。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黑格尔辩证法被改造和应用,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经批判和继承,成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主要支流。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斯密、李嘉图等英国经济学家把理论的考察从流通领域转移到生产领域,对社会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进行分析和探讨,奠定了劳动价值论的基础。这些体现资产阶级利益和要求的经济思想,经马克思、恩格斯的批判和利用,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源头。19世纪初,在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法国,圣西门、傅立叶等人凭空想象出一个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他们主张废除私有制,消灭阶级差别,共同劳动,平均分配产品,建立社会平等。尽管这个社会制度设计得详尽周密,但终归是纯粹的幻想,最大的价值是为科学社会主义探索出了最终的方向,成为马克思主义河流的另一支流。正是由于对人类思想文化的一切优秀成果加以吸收和改造,才使得马克思主义成为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产物。

  再没有一条河流,有如此广博无垠的胸襟。《圣经》诞生二千年之久一字不易。区别于任何一种宗教思想的封闭性,马克思主义从不讳言自己理论的局限性。《共产党宣言》发表近25年之后,马克思、恩格斯就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毫无疑问,这种与时俱进的理念融合了东方文明“相时而动”的智慧。基督徒发展到二十亿之众,皆奉《圣经》为圭臬,鲜有片言质疑。区别于任何一种宗教的排他性,马克思主义推崇批判和创新,从来不把自己的理论词句当成不变的绝对真理,要求他人顶礼膜拜,他们认为自己的理论是发展的,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在当前三大宗教思想中,主宰宇宙的上帝,普渡众生的佛祖,独一无偶的真主,他们是神,创造了人和万物,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永生不灭。区别于任何一种宗教的至高无上,马克思主义不仅坦然承认“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而且断言,自身和其他阶级一样,最终将会消亡。这条思想之河从西方流向东方,从19世纪流到21世纪,正是有容纳百川的雅量与气度,吸纳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水系汇聚,才得以惊涛拍岸,匍匐前行。

  再没有一条河流,有如此坚毅果决的意志。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不为私利,所以百折而不回;没有私敌,所以九死而无悔。从诞生之日起,马克思主义就在风雨如磐的黑夜里摸索,就在秋荼密网的围剿中抗争。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成功地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的同时,也震撼了全世界。随之而来的是全球无产阶级革命风起云涌,社会主义大旗在近30个国家的版图上猎猎作响。半个世纪的时间内,无产阶级政权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浓墨重彩的辉煌。20世纪末,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河流遭遇最险恶的急流,苏联解体、东欧剧变,10个社会主义国家改弦易辙,在“共产主义的幽灵”游荡中提心吊胆地度过百年的资本主义则弹冠相庆。面对资本主义的围追堵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却更加冷静和清醒,因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早有定论:人类社会从来都是在曲折中螺旋式向前发展的,社会主义制度走过的近百年历程,还只是整个社会主义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序幕,“斗争—失败—再斗争,高潮—低潮—更高潮”是共产主义取得最终胜利的必经历程。

  再没有一条河流,有如此高远艰深的方向。马克思主义为世人描绘了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自由王国,提出的最近的目的是“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庄严宣告,“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很明显,时至今日,无产阶级远没有实现“最近的目的”,无产者不但没有得到整个世界,甚至还没有失去锁链。对此,马克思告诉我们,“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就当代世界而言,马克思主义远没有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因为马克思提出的未来美好社会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实现的,它需要一代代马克思主义的追随者长期艰辛的探索。因此,作为中国执政党意识形态的源头,马克思主义一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矢志不渝的方向。这个屹立东方的文明古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前所未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武器,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强健自身筋骨,以“一带一路”倡议引领世界潮流,已经以比任何时候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再读《共产党宣言》,宛如面对一条年轻却历经岁月风雨的思想河流,我用执着的信念和敏感的手指触摸它,用坚定的脚步和恢弘的想象丈量它,愿自己化为一滴水,投身这滚滚洪流之中,任关山万重而不改初衷,任风吹日晒仍滔滔不绝,任烟熏火烤也永不干涸。

  文/刘其波(作者单位:岳阳县委政策研究中心)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