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醉在舵杆洲

2016-12-30 11:22:48 来源:红网 作者:刘懿波 编辑:司马清

  “洞庭两望楚江分,水尽蓝天不见云。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诗仙太白寥寥数语便将洞庭湖水气势磅礴、浩瀚无际、潋滟澄波、水天一色的美景描绘得一览无余。却又笔锋突转,若于琴瑟和鸣、风花雪月的古韵里,重现湘妃斑竹的水袖扬姿;印鉴多情楚女的凄美倩影。

  秀美的山水启迪了诗人无限的灵感,俊逸的华章又赋予了这方山水厚重的文化底蕴。

  然,就在这斑竹泪影之侧,秀丽君山以西,相距不到六十里,更有一处鲜为人知的胜景——舵杆洲。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悠远、文化绚丽。

  相传当年乾隆下江南,巡视巴陵郡,携太子和一众大臣考察洞庭水运行情。谁知船到江心,狂风突起,暴雨骤临;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大船失控,随波逐流。乾隆见状,闭目祈求上苍:老天爷啊,今日若能保全吾之性命,朕一定修庙以谢神恩,并筑石台备躲风湾船之用。苍白的龙颜还未回转,却已是风平浪静,雨住云开。

  理当是君无戏言,乾隆下旨拨白银二十万,并捐出修建宫庭的部分上等木料和麻石,修筑神庙和石台。因其所处湖洲形于舵杆,遂名曰舵杆洲,谐音躲风洲。

  自然,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关于舵杆洲的类似传说还有多个不同内容的版本。我们也只当是为这里增添一道风景。

  其实,古舵杆洲的建成,多得益于它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地处中部而又江河湖泊众多。当时,清代已逐步形成了全国性的商品流通网络。其中,地处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更成为全国商品流通的中心集散地之一。所谓“南船北马”,说明水路与水运在古代商品流通中的重要性是毋庸赘言的。

  当然,水运的安全是至关重要的。洞庭湖的风险又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早在雍正九年正月,雍正帝下令将营田水利衙门中所存的公银二十万两解送楚省,交与湖广总督迈柱及湖南巡抚赵弘恩,令其遴选贤能之员,在舵杆洲修建洞庭石台,以为舟船避风停泊之用。直至同治八年(1870年)在原东洞庭湖(现划规南洞庭)中竣工建成。

  据《岳州府志》和《巴陵县志》载:舵杆洲,在君山西六十里。石台长96丈,宽30丈,高6丈,周长257丈,台北弓背形、南堤偃月形、中泊船港。台上建有神庙,台中以一金鹜压邪;台角以四铁牛镇水。这里成为洞庭湖上重要的航标和避风港。也是益阳大码头水运文化得以顺利发展的重要安全保障,西、南洞庭入长江的通道从此安全畅通。益阳银城的美誉多得益于此,没有舵杆洲石台,就不可能有富得油的益阳大码头,当然就更不可能有银城之美誉了!

  不知是历史的必然,还是戏剧性的巧合,这座凝聚了古代高超建筑艺术和无限智慧结晶的水上奇观,当她诞生百年之际,史无前例的文革已经开始了。1970年,乘“破四旧”之东风,其所属华阁革委会,召集二十多泥木匠拆除了这座曾为洞庭水运立下汗马功劳的石台。据当年的目击者说,挖出的石台底座竟然是一块块十厘米厚、五十厘米宽、十米长的松木板叠成,木板二百多年后出土,确依旧如新。拆台的工匠们十分惊诧于当时的建筑艺术!那四条无辜的铁牛当然也熔入了大炼钢铁的洪流,只有那只压邪的金鸭婆却是化作一道金光,直入茫茫夜空,从此杳无踪影。其实,当年去破四旧的人们,大都是趁着这只价值连城的金鸭婆去的。

  古老的石台和神庙已随文革之风悄然逝去,无辜的铁牛和令人神往的金鸭婆也再没有回来。

  然而,“云悠悠,水潋潋,蒹葭随风摆,芳草碧连天,鸮鹤迎宾客,鸥鹭舞翩跹。”这就是国际重要湿地——南洞庭湿地保护区舵杆洲区域的绚丽风光,总是令人频频回首,挥之不去。

  舵杆洲位于洞庭湖南部,属南洞庭湿地保护区漉湖管理站区域,系该保护区缓冲区。所辖湖洲面积5万8千多亩。其形一方接陆,三面环水。东临岳阳县,西瞩大通湖,北望华容县,南界沅江三联洲。湖洲整体形如舵杆,自西向东直插岳阳。

  她是长江中下游洞庭平原堆积而成的沼泽地,具有“涨水为湖,落水为洲”的典型沼泽地貌特征,属过水性湖泊,湖水更换周期最长为19天,水质属国家标准Ⅱ类。在低水位时,既有明水,又有芦苇沼泽、苔草沼泽、泥炭沼泽、沙滩等地貌,为种类繁多的湿地生物提供了良好的繁衍生息场所。

  目前,区内记录到的植物863种,兽类23种,鸟类164种,爬行类23种,两栖类8种,鱼类114种,虾类9种,贝类48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的有白暨豚、中华鲟、白鲟、白鹤、白头鹤、白鹳、黑鹳、大鸨、中华秋沙鸭、白尾海雕等。且该地盛产青、草、鲢、鳙、鲫、鳊、鳜、乌鱼等20多种国家重要经济鱼类。

  境内河汊如蛛网交织,洲岛似群星汇集。湖洲芦苇面积达两万余亩,为目前较大的苇荻群落。湖洲上生长的野芹菜、野藜蒿、芦笋和蓼米被誉为“洞庭四珍”,是地地道道的野生的绿色食品,倍受人们珍爱,其营养价值和经济价值都非常高。

  虽然,我们不能十分清晰的勾画出这云梦大泽一隅几千年来春夏秋冬的交替和风花雪月的演变,但我们还是只能从湖洲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年一季中,去领略她的清灵俊秀和浩瀚磅礴。

  岁月轮回,四时交替,她总是以不同的容颜来展示也别样的风采,用浩淼的胸怀惠泽万物生灵。

  (作者刘懿波,曾在舵杆洲工作20年,历任保护站长、芦苇场场长、林场场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