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一个“土”字,拽出浓浓亲情

2019-02-10 19:32:01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司马清

  在海南过年,我们的主打年货还是邵阳土产。腊肉,香肠,糍粑,土鸡土鸭,猪血丸子……就连红薯,都是湘西南地里挖出,漂过琼州海峡的。缕缕土香,和着海风,年味移植到我心底,拽出浓浓亲情。

  一

  我家注定与“土”有缘。上世纪五十年代,父亲中专毕业吃了皇粮,带上母亲,暂别黄土。可是1962年,他们毅然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令人羡慕的职业,从江西地勘部门,精简复员回乡。倔强地匍匐于湘西南红丘陵,直至百年,父母都坦然慨然。二老一生的最成功,是依托石江村,将勤劳俭朴、真诚厚道的基因,悉数传授给子女。

湘西南土鸡 。资料图片

山区游鹅。资料图片

曲项向天歌。蒋志舟摄

  血脉感应,今昔翻耕。已离开乡村多年的二姐,在子女大多出息后,竟然放弃“市民生活”,回归土地。种粮养猪,田园菜畦,五十六岁的人了,整天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气色比原来还自信些。

  前年,我去夫夷河畔的花石村看望二姐。三伏烤焦了大地,所有人都收工了,二姐还在稻田忙活,正午的太阳,将她雕塑成辛劳的永恒。见突然造访,二姐高兴极了,连忙从池塘捞两条草鱼,捉一只水鸭,宰一只土鸡,扯一把蔬菜。呼啦啦一两个时辰,几大碗菜肴就上了桌。姐还是那么倔强能干,直爽多言不媚俗。大四岁的她,小时与我齐长,手里有个烤红薯,肯定掰多半给我,好香好甜哟。

  二姐嘴硬,每每挨打,我便向父母求情,乡里重男轻女,我算有点面子。岁月无情地爬上我们额头,二姐照旧不停地给我夹菜。吃着喝着,拉着家常,回忆孩提时代,呼吸习习河风,让儿子美美感受着乡村原生态。连老婆都说,这是近几年最可口的美餐了。

  事实上,二姐经常派外侄、外侄女,专程来长沙送货。鸡鸭鹅肉,菜蔬瓜类,桃李梨果,就连小时我爱嚼的土甘蔗……二姐考虑细致周全。自己可以不吃,她优先供应我。

  二

  与二姐不同,大姐十四五岁,就当生产队“官”了。白天做妇女队长,春耕秋收一把好手,还率先垂范;晚上是记工员,总是忙到深夜。风风火火的劲头,不下郭凤莲。可惜石江村不是大寨村,大姐早早结婚,默默修理地球,直至前些年,才走出乡村。看护孙辈,打点临工,家长里短,大姐累得身体不行,但她还要挖空心思,在小区墙角,开拓点点空地。她说,自己种点蔬菜,吃个放心,也可省钱。

少女洗濯图。 蒋志舟摄

印花诗画。蒋志舟摄

孩提时代。 蒋志舟摄

  回想30多年前,我是吃着大姐的土菜考上大学的。中学与大姐家一墙之隔,为不影响我上学,即使再忙,姐都放下活儿,伺候我一阵。从地里拔一把白菜萝卜,切一小坨自熏腊肉,或煎一个鸡蛋鸭蛋,还要往书包塞零食。那时食品珍贵,吃着原汁原味,我可能是全校最幸福的学子了。

  直到现在,我隔三差五,还能尝到大姐、姐夫的蔬菜、泥鳅、河鱼之类。冬天,全家穿上大姐做的土布鞋,千层垫底,通风透气;一针一线,细细密密,缝进殷殷亲情,温暖极了。

  从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到姊妹晚辈们的尊重厚爱,五十多年了。土味亲情,带着湘西南的山水灵气,将我泡大。童时长我肌体,学时激我志气,馁时鼓我精神,顺时教我珍惜,逆时暖我心怀。

  尤其两个姐姐和大妹,她们智商较高,比我刻苦。但是,家庭困难,她们毅然服从“大局”,退学务农保“重点”,让我读完大学。如今,我的书法文章,她们不一定看得懂,她们的喜好也不一定是我所好。唯有土味亲情,是我们最贴心的公约数。你1000元给她拜年,她回馈2000元土产。我怎么反哺感恩,都对称不了这份沉甸。

  几年前,大姐在怀化打工,听说当地野生蒿叶,特大特香,清热解暑。于是学习土法,将蒿叶熬汁,去苦,渗透,反复试验,才做成最美味的蒿子粑粑,托弟弟捎我。弟弟没拆包冷藏,我又疏忽,没及时拿取,结果一大袋蒿粑霉坏了。大姐没有责怪,但我看出她非常萎靡。老婆批评我,说这是大姐把心摘下,揉搓而成的。直到我认了错,大姐才恢复元气。

  三

  大姐和弟弟,三年前,有幸见证了母亲的最后一刻。清明,成了我与地下父母对话的约定,也是乡韵亲情的浓合剂。不管多么忙、多么堵,我和弟弟都要携妻带子,回到石江村。我们与亲属祭坟扫墓,追怀先祖,激励后辈,齐齐浩浩。接着,我率妻儿钻山攀岩,摘茶苞、三月苞,扯野葱、小竹笋。谁知这些山货,四婶早准备好了。

以上两图为湘西南腊肉、猪血丸子。网络图片

  这天,堂兄弟、堂妹妹夫早早起床,上山抓蛙,下田捉泥鳅,三叔三婶宰鸡杀鸭。满满的一桌土菜,三婶什么佐料都不放,可是喷香无比。耄耋之年的二叔三叔,与我把酒推杯,说土道俗。末了,几乎所有叔叔婶婶,都要打发腊肉、鸡蛋、腌菜、茶油豆腐、猪血丸子,等等,乡情亲情,塞满我们的返程车。

  其实平日,我家经常有土货来自乡下。隆回三辣,邵阳县大米、油豆腐,武冈卤菜、米花,城步冬笋、腊肉,邵东黄花、水豆腐,洞口蜜桔、槟榔柑、腊猪脚,邵阳妻亲的香肠、老鸭、土鱼,塘田寺表姐表姐夫的糍粑、腊鱼、腌菜……红绿黑色,四季不缺。

  红绿黑,是湘西南百姓崇尚的三原色。以红丘陵为背景,谱写稻谷小麦、豆类薯类丰收曲,红色代表吉祥,喜庆,热烈,红红火火;山青水秀,演绎蔬果青绿,勃勃生机;禽畜鱼肉,烟熏火焙,呈黑魆魆腊货,以解山区湿温难储之忧。劳作归来,乡亲们缺乏娱乐休闲,只得早睡早起,在茫茫黑夜里养精蓄锐。

  千百年来,他们扎根土地,辛勤劳作。种植养殖,深耕细作,不施虚招,不越农规,不吝手工。所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香甜醇美,自然环保。一如他们的为人,不善言辞,不耍花腔,不打诳语,不使阴招。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丈。来来往往,无非这些土货。

  土货,别看随随便便搁放,可是自己舍不得吃。外表不一定好看,但绝对好吃。即使海涯天角,我都品味到朴实真诚、勤劳俭朴的乡土底色。

  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不少酒店餐馆、门铺市场,赫然亮出“正宗土猪肉”“原生态有机鱼”“绝对土鸡土蛋”“本色农家乐”等等招牌。辞藻一个比一个靠谱,支票一张比一张撑抖,实际上,品质一样比一样虚假,价钱一家比一家昂贵,味道一处比一处差劲。挂羊头卖狗肉的劳什子,总感觉被人强奸似的。

  这些商家,斤斤两两称出的是利益,绝对衡量不出“土货”蕴含的情感价值。

  文/吕高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