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网络祝年|剃完“年头”,年就近了

2019-01-31 09:44:37 来源:红网 作者:李文刚 编辑:司马清

  腊梅暗香浮动的季节里,小幺迎来了“耳顺”之年,一群亲戚朋友想着给她庆生,更加增添了节日的喜庆。

  其实,我对于谁过生日记得并不是很清楚,有时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小幺的生日不一样,她出生在传统年俗中的小年。小时候,每到小幺的生日时,那时还健在的爷爷、奶奶会在家里准备好多的年货,爷爷嘴里会冷不丁会冒出一句俗语:“赔不尽的女儿,过不尽的年。”幼年的我根本不知道其意,只是纳闷,小幺可以说是这个大家庭的骄傲,她帮助过很多人,做过很多的好事,也是事业有成。我慢慢长大了,才知道其实爷爷的这句话是说准备年货的事,打白糖、酿甜酒、做糍粑、杀年猪、干鱼塘、腌咸货……,都是家家户户的主打节目,而小幺生日与小年的重合,让我对这个节充满了记忆,挥之不去,那些祭祖祀神、除旧迎新、迎禧接福的美好愿望,化着了一件件温暖人心的小事,驻在心头,一辈子也散不去。

  小年不仅要准备年货,还要把人“收拾”得的干干净净好过年,意蕴着新年有新气象。在那个时代,小地方理发都是由剃头匠完成,只有大城市里称之为理发师,每到小年之前,就是剃头匠干活的旺季,民间有言“有钱没钱,剃头过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徐徐吹来,小幺有个同学在小镇上开了个理发店,每到过小年,小幺只要有空都会带我去理发,刚十岁出头的我开始注重了所谓的“时髦”,恐怕是受了被春晚捧红的混血大帅哥费翔的影响,每次都会小声地要求剪个“一片云”的发型,摩丝、发胶等等“宝贝”一哄而上,那颗无比爱美、爱帅之心,总是会逗得一帮大人们调侃一番,也给过小年增添不少的趣味。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看着同样十二岁的儿子,每天早上站在镜子边用水摸头发,就会想到弱冠之年的自己。头发弄好后,会有那么几天睡觉十分小心,躺在床上断然是不敢乱翻乱动的,毕竟小年过后,还有几天才是春节。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按理说,从小年理发开始,我就觉得发型对一个人很重要,不然人们怎么会说“一切从头开始”呢?人生当然是充满了变数,“一片云”的发型在高中毕业后就被终结,那一年冬天,我参军入伍来到了华北平原,从此,“理发”这个词就远远地离开了我,“剃头匠”又回归了,新兵班长拿着剃头推子,平均两分钟推剪一个头,由于效率极高的原因,每个新兵的头上都会有几个“坑洼”,这些“坑洼”在每个人头上的分布位置又都不一样,私底下被我们这帮新兵称之为“狗啃头”,互相取笑一番。

  我在寒冷华北的新兵连剃完了“年头”,意味着年近了,家,却远了,思念也越来越浓。第二年,我从华北调动到广西,临行的那天恰逢“小年”,连长亲自给我“剃头”,煮了一锅饺子,告诉我:“迎门的面条,‘滚蛋’的饺子。”鼓励我好好干,继续做“最可爱的人”。后来,我当了班长、排长、连长……, 此后的二十多个“小年”,我都会和战士们一起剃个头、包顿饺子,诠释着“一家不圆万家圆”“小年的月亮照在军营也照在家乡”的奉献与坚守。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转眼,到了回乡的时间,转业后的第一个“小年”,陪着小幺过生日,她开着玩笑对我说:“现在转业离开部队了,可以把小时候的‘那片云’的发型找回来。”我笑笑说:“头发少了,没有小时候那么浓密,想找恐怕也找不回来了,小平头也挺好。”其实我懂自己的内心,“一片云”不是找不回来,是从心底扎下了战士的根,从此就喜欢上了“小平头”,因为那是一名战士的标配。

  小年,我带着儿子一起去理了个“年头”,这一年的小年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年近了,家也近了。我把手持的钢枪交给了我亲爱的战友,他们是真正的钢铁长城。

  文/李文刚(湖南大学2018年军转干部培训班)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