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冬泳沅江,以独特视角江心观城

2018-12-28 10:54:24 来源:红网 作者:李文刚 编辑:余波

  冬泳一直是向往的一项运动,因为寒冷却始终没有这股勇气,从部队转业回到生我养我的沅水畔,经不住昔日同学加战友的盛邀与激将,偶尔也会参与到冬泳中。

  回归故里,“常德德山山有德”,我在冬泳。挑选一个阳光充足的冬日,将自己置身于万顷碧波中,靠岸边刚刚下水时,会以自由泳的方式向沅江中心游去,在江心处却喜欢仰泳小栖,四周是茫茫的江水,大桥、亭阁、高楼和连绵成行的诗墙正在水面浮动,动的是景抑或是冬泳的人,仰望的却是浩瀚、阔远的蓝天,还有那飘浮不定的白云,南飞赿冬的候鸟在冬泳的我和蓝天白云之间,自由地飞翔……

  从部队归来的远方游子,几乎每年都要在杭州湾、北海湾、渤海湾进行濒海训练,在波涛汹涌、暗流涌动的大海,心境自然是想要征服那里、畅游那里,蛙泳的姿态让人无法也无暇去欣赏美景,当然也谈不上伸展思绪、抒怀情感,这倒也很容易理解,“此一时非彼一时”,不仅仅是事过境迁、时光流逝,而是不同的年龄阶段思想的注意力会发生变化,此时,投入沅江宽广的怀抱,优雅地感受静深流水,任凭“母亲河”把我托举在冬天依然温暖的水波之中,思绪却飘忽不定。

  仰泳,这个自认为最节省体力的泳姿,让我能长久躺在江面上,欣赏沅江边的古城常德“半城山色半城湖”,以江心观城的独特视角,在天水之间感悟历史情怀,翱翔的思绪穿越时空之旅。

  “天不吝啬,舍湘北,膏腴之地,而为郡。”此刻,我惊喜地发现,流经千年“武陵郡”的沅江,宛如一条精美的玉带,经久地镶嵌在古城腰际,让这座城市承载着几千年经典文化,在历史的长河里摇曳出鲜花般烂漫。这里“控引巴蜀,襟带洞庭”“城头青烟,光耀华夏”“魏晋不远,桃花未瘦”“一湖柳浪,柳摇长空”……是江滋润着这座城,还是城点缀着这条江,不得而知。

  在清澈徐缓的水流中,走进厚重的历史人文,脑海里想到了陶渊明,也想到了刘禹锡、诗仙李白。按时空顺序,最早的应该是屈原,他那篇《天问》,流传千古。常德人民为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在沅江边建了一座屈原公园,屈原的雕塑前放置的就是这首千古之作,“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当永成绝唱不复来。

  古“武陵郡”也是“桃花源里的城市”,让人想到“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这个田园诗派创始人、文学史第一个大量写饮酒诗的诗人,探寻了“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千百年来一直是人们心灵向往和归宿之地。

  常德也称“朗州”,很自然就让人想到那位豪情万千“朗州司马”刘禹锡。“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自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可以想象的是这个当了十年“朗州司马”的旷世才子,在沅江边深情放歌一定是当年最美的风景画,不然他又怎能写下“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等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呢?

  寒冷挡不住冬泳爱好者的脚步,畅游在江水中,尽情拥抱清澈的江水,此时的水温与体温的相处比任何季节都融洽,心中牵挂着千年往事,不知不觉已从江心游到了岸边,不远处的常德诗墙也是平日最爱的散步之处,青的瓦、墨的墙、雅的诗、美的画,在这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像一幅巨大的水墨长卷,融入了当代诗、书、画界的精品力作,诗墙被赋予“三绝诗书画”、“亘古展开的艺术长卷”。

  沉浸在沅江中冬泳,畅游浩浩沅水,追寻“武陵郡”的文脉和诗意,千年弦歌不绝,朗朗诗书绵延回响,何尝不是一段奇幻而精彩的文化之旅。

  文/李文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