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潘信林:“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何以成为乡村治理新路子?

2018-11-09 14:14:11 来源:红网 作者:潘信林等 编辑:张兴诚

 

  一部社会革命史就是一部制度变迁史。改革开放40年来形成的农村基层治理体系,如何在新时代继续伟大社会革命的历史背景中发生深刻、有效的制度变迁?人民群众在改革开放伟大实践中探索实行的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这条新路子能否成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制度依托,还需要不断地进行理论探索和实践检验,但无疑已经吹响了在党的领导下继续伟大社会革命的时代号角。

  制度变迁与社会革命

  制度经济学有一个基本的主张,社会革命与改革可以用制度变迁来描述。为什么会发生制度变迁?理论是实践的先导。制度变迁往往预兆于指导思想的变化。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深刻影响了整个社会制度体系,推动了社会制度变迁,从而实现整个社会的变革。

  一部社会革命史就是一部制度变迁史。回望整个人类社会历史,近乎所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社会革命都伴随着伟大的制度变迁。伴随着国家的产生与发展,在西方原始民主逐渐发展为城邦民主制度,轴心时代的雅典创造了主权在民、轮番而治、抽签选举和多数决定的直接民主制。与此同时,在东方经封邦建国的历史过渡,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度在秦国逐渐奠定,并深刻地改造了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东西方的两次社会革命完成了制度的革新,成为了影响双方千百年来的制度基础。1688年,在经过中世纪的黑暗之后,英国率先发动了光荣革命,用资本主义的制度框架替代了封建制度,完成了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1956年底,中国基本完成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三大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对此,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评价,“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古今中外的社会革命,都伴随着伟大而深刻的制度变迁。

  制度变迁是对人民群众伟大实践的生动描述。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推动历史进步和发展的根本动力。任何制度变迁的萌芽都来源于人民群众的智慧,都是劳动人民伟大生活实践的结晶。商鞅正是踏遍秦地、访遍秦人,才知秦国变法之基在于民间,故取信于民,不避权贵,才有了变法的成功和中央集权制度的确立。1978年改革开放前夕,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安徽凤阳小岗村的18名村民冒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手印,实施农业“大包干”。最终获得中央的鼓励与肯定,“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只有真正做到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才能取得一切制度革新与调整的成功。新时代的制度变迁亦是如此,以人民为师,将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转化为制度改革的经验,才能够奠定民族复兴的制度根基。

  在制度变迁中继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取得了一系列历史性成就与历史性变革。在加强党的领导、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等一系列重大举措中,进行了一系列制度的革新与调整,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重大机构改革,更加彰显出这场伟大社会革命的波澜壮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只有不断在制度的有效调整与革新中,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一切积极因素,为继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提供良好的制度保障。

  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基层治理制度变迁的缩影

  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施行,农村人民群众的个人经济利益需要得到制度保障,以及人民公社瓦解之后农村基层治理模式发生深刻变化,如何将群众组织起来,成为那个时代的重大问题。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对着农村逐步摆脱贫困的现状以及乡村振兴战略的逐步推开,如何以不仅更加高效而且更加民主的方式组织、教育好农村人民群众,便成了新时代农村社会治理的重大课题。

  既有制度何以越发成为旧事物?既有的制度安排如村级会议的召开,不能够有效地结合参会人员的空闲时间,以及召开会议的频次不够合理,而导致参会成本即交易成本的大幅提升。产权理论认为,解决问题的成本最小的产权形式将是有效率的。而这样的制度安排并不是以事为中心,而是将会议本身作为了会议的目的,罔顾村民以及村干部的实际情况,导致会议效率的下降、议题内容的庸俗化、群众心理的排斥。具体表现为落实村级事务的会议显得尤为冗多繁杂,不光村民群众不堪其重、民心涣散,党员干部也席不暇暖、疲于奔命。经调查发现,永顺县高坪乡马鞍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每年要根据党务、村务和财务等工作的推进召集党员大会、支部会议、支部主题党日、村民大会、村民议事会、村委会会议等会议若干次,要通过“四议两公开”“双述双评”等形式开展决策、进行汇报。然而这些会议在内容上有重叠、形式上却独立。这种现行农村治理体系,难以调动广大村民群众的参与积极性,难以调动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导致村级事务冗多繁杂、难以理顺。结果导致村干部劲头下降、能力衰减,后备干部缺失,腐化变质问题出现,直接导致村民对村级组织不信任、干群关系紧张。

  报告日制度为何能够成为新路子?永顺县将目光聚焦于此,提出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以便在农村事务中起到发挥融合制度、整合事务、聚合人心的作用。进行制度融合就是将长期以来成为了静止、孤立和形而上的制度安排如村民议事会制度、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双述双评”制度、党员公开承诺制等原本职能相近的制度进行必要的融合,不再多方各级重复设置。进行事务整合就是将村级事务的三大类:党务、村务、财务中的不必要单设会议的事务以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为议题,集中召开以事为中心、以问题为导向的规模会议,参会人员具有高度的代表性。如有些内容相同的报告需要在不同的会议上分别发言汇报,改变为一次大会综合汇报。进行人心聚合就是将以往村两委会不主动通知群众和群众不主动了解的消极情况,转变为以高度的开放性让村民群众充分地参与进来,把与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事务放在桌面上讨论。这样就充分调动起了村民的积极性和热情,保障其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提高了其参与政治生活的意识和能力。

  新生事物的制度优越性。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的提出正是由于陈旧的制度安排不能提高制度绩效,更重要的是无法满足人民群众的有效需求,无法肩负新时代重大而又迫切地历史使命。在地方政府和基层乡村的共同探索和分析中,创造整合出这样一个适应时代要求、满足人民需求,提高干部能力、锻炼群众素养,提高工作绩效、节省交易费用的新路子。

  报告日制度能够适应时代要求、满足人民需求。基层治理要适应乡村振兴战略的时代要求和人民群众对民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的迫切需要,就必须对既往制度进行必要的革新与调整。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能够充分调动起人民群众的参与积极性,能够提高乡村干部的工作效能和责任心、使命感。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不仅是一项工作制度,还是一项能够激发干部群众工作劲头的激励保障因素。

  报告日制度能够提高干部工作能力、锻炼群众政治参与素养。以干部推工作,以工作促干部。工作的推进和村民的监督与质询倒逼着村干部们不断提高自身工作能力。同时又通过设置青年人才党支部等配套措施,提升干部素质,提高他们驾驭局面的能力。同时,制度的施行让老百姓不仅仅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又得到了生动的政治锻炼,进一步提高了参政议政的政治能力,让人民群众的主人翁地位和主体性精神得到了切实的体现。

  报告日制度能够提高工作绩效、节省交易费用。上文提到“既有的制度安排,如村级会议的召开不能够有效地结合参会人员的空闲时间,以及召开会议的频次不够合理而导致参会成本即交易成本的大幅提升。”严重削弱了农村基层事务处理的效率,提高了处理村级事务的成本。而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每季度召开一次,参会代表具有高度广泛性,既减少了村里“冗会”,又避免了群众“没空”。因此能够有效提高工作效率、降低成本。

  完善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实现乡村振兴,继续推进新时代农村社会革命

  以党的建设为抓手,完善报告日制度的政治保障。十九大报告提出“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持报告日制度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发挥党支部坚强战斗堡垒作用以强基固本,发扬党员模范带头作用以树立新风。搞好报告日制度是攻克乡村振兴战略的决胜高地,必须选举提拔政治合格、素质过硬的党员干部,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和勇气坚决夺取第一个战略要地。

  以群众自治制度为基础,完善报告日制度的制度保障。1982年宪法制定以来,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就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坚持了下来。实践证明,这项制度是调动群众进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有效制度设计,是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的根本路径选择。坚持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就是要在广大的农村地区进行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实践,是党领导下解决自古以来遗留的宗法关系、派系主义弊病的坚实武器。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只有建立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基础上,才能生根发芽。

  以教育群众为重点,完善报告日制度的人力保障。“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世界历史前进的动力。”要统筹党委政府、党的群众组织的综合力量,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将报告日制度的内涵和外延向基层人民群众进行科学宣讲,将报告日制度作为教育群众、锻炼群众的考场,设立报告日制度的常设会场作为教育群众、锻炼群众的学校。培养全村如留守老人、留村劳动人员、外出务工人员尤其是学生青年等各个群体,促进本地区事务的良性发展,锻炼出一代又一代有政治素养、民主意识、参政能力的新一代群众。

  永顺村级事务公开报告日制度是永顺人民传承红色基因,弘扬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精神,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重要奋斗成果。在湘西自治州委和永顺县委的领导和推动下,永顺县已在全县推广实施村级事务公开报告日制度,湘西自治州也在全州探索推广之中。村级事务报告日制度一定能够将制度变迁的动能,源源不断地转化为推进伟大社会革命的坚实力量,为新时代乡村振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潘信林/杨若楠/许栩(潘信林: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杨若楠:湘潭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生;许栩:湘潭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学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