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品读】年代是回望的路径⑩:引入市场活水,灌溉城市的风格

2018-09-13 17:00:30 来源:红网 作者:雁丘 编辑:易木

  【编者按】

  年代不曾局限回忆的路径。

  于不同年代的人而言,生活中留下的印记,有着或多或少的差异。

  1978年轰然鸣响的大变革,悄然改变了一个大国运行的轨迹。随之转动的,是无数人命运的指针,与豁然洞开的种种人生可能。

  是的,“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

  1978,无疑是这样一个年份,成为中国当代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为了更好的前行,“品读”专栏策划推出——《年代是回望的路径》系列文章,以年代为路,与您一起回望国运、家运和个人命运的变化。今日推出九月主题“40年,定格的城市影像”第二篇。

  城市的发展,自有独特的气度蕴藏其中。

  不论是得天独厚的区位、资源,还是禀赋天生的工业、文化,都在发展的过程中,塑造着一座城市的精神与未来的方向。

  但自带优势的大城市发展浪潮下,也有前路不甚清晰的中小城市,迷茫犹疑于路径的选择。

  好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不会忘记版图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当政策与市场的活水涌入,不论何种城市,都会灌溉出自身最适宜的风格。

欧阳宏理所指的地方是怀化自贸区管委会的原址。

  1993年:怀化——批发市场,是政策的涟漪,更是改革的春水

  改革开放的第五年,“滇黔门户”怀化,在沉寂多年的海浪中,建了一座“孤岛”。

  虽是“孤岛”,却前所未有得热闹。

  人声鼎沸、商品繁茂,各色稀奇的商品摆满货架,讨价还价、交钱订购的人群来了又去,满载的货车不时从旁穿过。站在嫩溪垅批发市场,眼前热闹的人间烟火,让欧阳宏理的心,也随之温暖起来。

  这是一年前的他,不敢想象的画面。

  1993年,欧阳宏理拿到了一纸文件——建立湖南第一个“自由贸易区”。在这个工业薄弱、农业滞后的湘西南边城中,打造出一个没有模板的、不受政策约束的边贸市场。不同于如今的“自贸区”,在当时的年代,这样的自由贸易,是相对于计划经济而言的。

  但他所有的资源,只有手中的一纸文件,和心头的一腔热血。这样的利好政策对怀化的发展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为了这座城市的荣光,欧阳宏理扛起了担子。

  没有资金、没有人手,那就自己去找。以个人名义贷款5万、挨个拜访潜在的“同行者”,资金越积越多,人手越聚越广,找货、找钱、找人,餐风露宿、风尘仆仆,湖南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边贸市场,在这样的坚持下,诞生了。

  仅仅一年,边贸市场的税收便从7000元涨到了40万元,到了1995年,变成70万元。在政策的一路绿灯下,边贸市场高歌猛进,带动了怀化,也带动了怀化人的发展。

  政策与市场的活水,让没有先天优势的怀化,找到了一条新的、适合自己的特色路径,并一路前行,无所畏惧。

新港码头集装箱装卸。

  1996年:岳阳——进港的外轮,接通世界的活水

  1996年4月29日,一艘进港的外轮,打开了岳阳乃至湖南,迈进世界经济的门户。

  城陵矶,这个通江达海的水运口岸,在对外开放的大势中,重新握起了旌旗。

  这里曾被外人占据为洋关,轮帆并行,现代港口气象初现。这里也曾沉寂,码头趸船不见,只剩洞庭与长江兀自奔腾。

  好在,改革开放吹醒了沉睡的港口,地理天赐的天然良港,在湖南人的手中重新变成对外开放的门户。

  彼时,随着发展带来的经济增长,湖南迫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贸易进出口额在加速,外商投资在上升,走出去的湖南,需要一个支点,来聆听世界经济大潮的涛声。

  90年代,岳阳应时而动,城陵矶港建设货仓,原来的岳州关的中洋关、下洋关馆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码头。崛起的城陵矶,成了湖南外向型经济,有力的助推。

  日韩、东盟、澳大利亚……这些已开通的接力航线,实现了城陵矶与海岸线的无缝连接,从这里走出去的湖南智造,不断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

  而抓住开放机遇的岳阳,也从“洞庭时代”,迈入“江湖时代”。

世界最高、最长的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摄影:宋戈

  1995年:张家界——养在深闺的山水,城市发展的未来

  一片得天独厚的山水,一笔切中肯綮的题词。

  深闺里的张家界,由此揭开了帷幔,走向新的世界。

  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吴冠中先生的一篇《养在深闺人未识》,让世人第一次见识了张家界的惊艳,也让湖南将这里的发展,列入了考量。

  是的,自然赋予的资源,不该默默沉寂在无人知晓的深山,更不该让守着这片山水的人们依然过着清贫的日子。

  1987年,湖南省政府相继向国务院呈报了两份有关武陵源区建市的请示,一年后,国务院批准了设立省辖地级大庸市,云雾缭绕的山水,迈上了城市发展的改革征程。

  “白手起家”的大庸,在建市之初,只有100名工作人员、一辆轿车,100万筹备金。但要把山水变现成可以利用的资源,基础设施的建设不能忽视。即便条件艰苦,大庸依然把有限的资金用在景区道路的打造上。

  市中心至景区的公路、核心景区的游道,以及黄石寨、天子山的索道,甚至在交通还不甚发达的90年代,修建了张家界荷花机场。

  带动效应很快显现:“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国旅游胜地40佳”“世界自然遗产”……这片山水的美名越传越远。

  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旅游,开始成为带动城市发展的中流砥柱。

  1995年,中央领导视察张家界,并亲笔题词“把张家界建设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胜地”。

  由此,一个明晰的发展路径,铺陈在张家界眼前。

  如今的张家界,已经走向国际,游客如织、经济攀升。曾经在山里种田度日的农民,也搭上旅游的红利,悬崖上开垦出的农田,成了游客眼中最美的风景,更为自己带来不菲的收益。

  城市的发展,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模板。

  不论先天优势、抑或后天红利,在改革开放的城市化浪潮之下,每一座城市,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机遇,而我们要做的,只是静心浇灌、静待花开。

    文/雁丘

   相关链接:“年代是回望的路径”——改革开放40周年品读专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