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吕高安:洪湖吻荷痒酥酥

2018-08-15 21:03:36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易木

  1961年,歌剧电影《洪湖赤卫队》上映,从此,湖北洪湖让亿万人振聋发聩,也是我神往之所。我总以为,作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中心,洪湖应该在贺龙家乡——湘西北桑植县附近,哪知车过湘北岳阳市,右拐沿长堤走三四十分钟便是。洪湖是正宗的鄂南,与长江洞庭搭界而不相连,独立成湖,景色有异。荷花七月,我终圆探秘洪湖之梦。

  一

  这天晨6时,太阳托出洪湖,我们披着金装下湖,市区捎来的暑热褪去一半。划着小船,我们钻入野生莲荷区。莲荷田田,绽开笑靥迎客。不,笸箩大的叶子,雾露其上,晶莹透亮,滚来划去,像是张开双臂,拥抱我等。近了,近了,我与巨荷破天荒零距离接触,分明吻到甜香。诸多不知名的虫蝇,懒洋洋爬在荷叶、莲蓬、草茎上,擦身招呼,悠闲俨然;蜻蜓点水湖镜,游曳莲荷,满是惬意;蛙儿伸伸腿挠挠痒,睁只眼闭只眼,吸吮朝气,半梦半醒,显出懒懒的陶醉来。

  莲蓬摇曳多姿,不时点头,或从潋滟水波间钻出,顾盼生辉,或从翩翩荷叶中挺拔,鹤立鸡群。正欲面向别处时,又有莲蓬伸过来粘我。我们采了几支莲蓬,拔出莲子,见青绿相间,莹莹釉色,去皮去芯,扔到嘴里。野生莲比起栽培莲来,叶大子小,味儿更加香甜。

  7时许,湖岸从梦乡酣游出来,湖面也沸腾起来。我们登上汽艇作环湖游,洪湖一望无际,足有几十万亩,湖岸平直,呈多边形,表计东西长23公里,南北宽21公里。微风过湖,水波平平,渔帆点点,来不及欣赏欢腾的早鱼,早泼的鱼网,渔民商贩间的讨价还价,我们移目,野荷丛丛,野花盛开,野鸭嘎嘎,大雁翱翔,湖雀翩跹,水草丰茂,真是令人陶醉。

  最亮眼的自然是莲花。含苞欲放的,芙蓉初发的,嫩蕊凝珠的,轻摇曼舞的,并蒂莲开的,仪态万千,充饰其间。绽放的莲花最迷人,你看,花瓣嫣红,似水佩风裳,凌波仙子;蕊包金粉,似玉盘散落,娇羞欲语。和风拂过,更是婀娜笑靥,满湖荷色。游览其间,我连连感慨“花入金盆叶作尘”,无论齐白石张大千,任你搜肠刮肚,都找不出一幅荷花图,能与比昆仲。

  

  船至中央,丁阿姨”倏”地扯下荷叶,揪出一个圆圈,从头套下至脖子,哇塞,一件青绿对襟俨然生成,阿姨自豪地摆姿造型, 并迅捷地朝儿媳头上插一朵荷花,那灵泛、时尚劲儿,足以使人颠覆对七旬老太的认识。儿媳依偎上去,湖面飘出苗条娇羞的倒影。说时迟那时快,名记胡会川迅捷地调好焦距,“咔嚓”一声,将自己的慈母爱妻,将接天莲叶、映日荷花,也将我一家人揽进镜头。

  激动的时刻总是鼓捣人心,就象眼下的微波叠浪。妻摘花采莲,剥蓬品莲,凝神专注,轻盈如莲,肤映如子。大大的脸庞上,灵动着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鼻梁,自然不媚也。“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诗经·国风·泽陂》),我的心头,瞬间跳出一首古诗,一位大美女,一曲悠美音乐来。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帆稻谷香。人人都说洪湖天堂美,怎比洪湖鱼米乡……”

  荷丛、苇荡衬托出韩英姑娘的倩影,她哼着这首《洪湖赤卫队》主题曲,划船打渔,采莲缝衣,指挥打仗,显得娴熟、美丽而坚定。上世纪30年代初,在党领导下,韩英建立洪湖赤卫队,率领乡亲们,舞动大刀梭镖,打劣绅除湖霸,摆脱国民党反动统治盘剥,建立了洪湖革命根据地。

  也是大脸庞大鼻子大眼睛,鄂籍歌唱家王玉珍,以甜爽的歌喉,本色的演出,将女英雄韩英塑造得入木三分。银幕上看起来30多岁了,其实王玉珍不过二十五六岁。台上一分钟幕后十年功,拍《洪湖赤卫队》时,正当国家三年困难,王玉珍和众演员摸爬滚打,反复琢磨,精益求精。有谁知道,这部经典剧是演职人员,饿着肚皮摄制的呢?联想当下一些影视明星,以不惑之年,逆袭二八姑娘,将八路军战士演成神剧模特的背后,她们拿的天价出场费啦!

  环境改变人,人也创造环境。韩英凭“砍头只当风吹帽”的气概,将洪湖鱼米之乡挽回到劳苦大众手里。我将爱妻与韩英相比,除了大脸蛋,还有大性子。妻是大院子女,喝蜂蜜泡莲子长大,却无骄娇二气。枯燥的哲学,在她嘴里吐出莲花,激荡校园。大公无私有智慧,断无小肚鸡肠,出自父而胜于父。去年岳父被诊断绝症时,热锅上尽是蚂蚁,妻却镇定自若,精准施策,精心照料,累得散架却似韩英坚强,前后几个月,不吭一声苦,不误一分工,终使老爷子重拾健康。这不,岳父岳母此刻穿戴莲荷,笑含洪湖,仿佛年轻十岁。

  

  “胡叔叔,洪湖明明是鄂南,为什么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中心呢?”席间,我把纠结的问题,请教胡洪斌先生。

  胡老生于斯长于斯又官于斯,是洪湖赤卫队的后代,娓娓道说洪湖,有典有据。他介绍,南昌起义后,中共中央派贺龙回家乡桑植县开展武装斗争。谁知,1928年1月,贺龙路过监利县,碰到堂弟、共产党员贺锦斋,正在洪湖、监利一带组织游击队,于是,他们一起组织年关暴动。洪湖周边群众基础好,打土豪分田地,进展神速。随后,兵分两路,一路往贺龙家乡进击,成立红四军,建立湘鄂边苏区;一路坚守鄂南斗争,建立洪湖苏区,成立红六军。1930年7月,两支红军在湖北公安会师,两块苏区连成贺龙纳总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覆盖58个县市,拥有2万正规红军,5万地方武装,忝列三大苏区。洪湖赤卫队只是地方武装之一,但是别看洪湖,可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首府,副国级呢。

  “韩英的原型是谁?”

  “贺龙姐姐贺英。”

  哦!我从胡叔叔的乡音中悟出些道道。虽然洪湖与桑植相距几百公里,但是口音、习俗差不多,也许这两地与常德、张家界、恩施、荆州,有着某种天然关系,彼此不难沟通。所以,不难理解贺锦斋在南昌起义失败后,为什么跑到洪湖、监利拉队伍;贺龙回湘西北前,为什么先赴洪湖、监利;洪湖女英雄韩英的形象,为什么以贺英为原型;湘鄂边为什么能跟洪湖联成一块了。

  而岳阳市与洪湖近在咫尺,自然条件相同,但口音迥异,应了那句古谚“隔条江不同腔,隔座坳不同道”,也没发现洪湖赤卫队与岳阳市有多少联系。

  可见,共产党闹革命也讲缘分讲血脉,一家,一村,一族,一地,一人领头,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分明同去有风险,也顾不了那么多,譬如贺龙元帅,其父和四位兄弟,宗亲2000多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

  和平年代也讲缘分讲血脉。胡老曾是洪湖“一支笔”,基因哗啦啦传给儿子,胡会川从小便爱上这一杯,折腾来去,毕竟离不了保家卫国的营生。胡老退休,在北京办报,梦里还是洪湖,不经意认识了福建企业家林国雅。经胡老推荐顾问,林总2008年在洪湖成立闽洪投资集团,推出“洪湖清水”系列水产品,主导产品大闸蟹,仅次于阳澄湖,获第七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金奖等10多项国省荣誉,畅销国内外。

  在餐桌上,我们领略了洪湖青鱼、草鱼、鲫鱼、甲鱼、大闸蟹、大龙虾、黄鳝、泥鳅等美味,所以游洪湖,主要精力不看鱼了。当地一位领导不无感慨:“胡老在职是拼命三郎,退休仍然三郎拼命,为地方经济发展提建议呀,做宣传呀,搞推广呀,奔走呼号,抱病蛮干,随时可能倒下。洪湖特产走出去,老爷子功不可没呀!”

  “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自驾车在洪湖大堤流连,渠道笔直,树木成行,道路宽阔,泵站配套。 一排排洋楼鳞次栉比,一垄垄稻浪翻滚,一台台物流车来回穿梭,莲荷般伸向我的眼帘。不,“观大湖、游红都、品湖鲜,浴温泉”格局,吸引着万千游客。韩英抛头颅洒热血,不正是抨击了彭霸天“穷鬼哪能上天梯”的诬断吗?

  我问洪湖莲荷何以如此之美,胡老说,根系深入发达,紧密相连成大同也。

  文/吕高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