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李跃龙:流域同治、两省协调,推动大江大湖地区绿色发展

2018-08-09 17:18:22 来源:红网 作者:李跃龙 编辑:易木

 

  今天非常荣幸作为力量湖南委员观察团一员,参与观摩洞庭湖区政协主席联系会议。我感知洞庭湖半个世纪,关注洞庭湖也有三十年。先说两点感受:一是全社会对洞庭湖的认识。洞庭湖曾因为全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而倍受重视,也因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而受到空前冷落。在1990年代连续三次发生在长江流域的特大洪水灾害后,我们对母亲湖的亏欠被提起,洞庭湖的治理和建设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这是一个轮回。二是湖区的生态问题的出现不是近年才有的,要历史地看、全面地看。从十多年前省委、省政府治理湖区白色污染、关停230多家小造纸厂到目前的环境整治三年攻坚战,成效明显,人民群众是认同的,也是衷心拥护和支持的,但问题依然突出。

  这次活动,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即实现了两个联动,即一是两湖联动,湖南湖北两省的联合行动;二是省市县三级政协的联合行动。这对于进一步落实习总书记“不搞大开发、共抓大保护”的重要指示,推动湖区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有重要意义。

  一、洞庭湖的生态问题到底是什么情况,程度状况特点是什么样子,我们首先要有科学的研究、精准的定性,然后才能有正确的应对办法和处置措施。

  今年4月份出来的数据,洞庭湖体水环境质量仍然处于中营养状态,水质轻度污染,全湖总磷浓度不降反升,由每升0.069上升到0.081毫克。通过治理小造纸厂白色污染以后,湖水总磷、化学需氧量等指标有所下降,湖区主要矛盾在面源污染,即农业污染和生活污染。总磷0.086为富营养化的临界点。我个人的体会是,洞庭湖的生态问题不是现在才有,而是早已有之。我的孩童时代,口渴了是用斗笠舀沟渠的天然水直饮,但上小学时老家的很多水源已有农药气味。我就读的中学,旁边的藕池河水已被上游南县大小造纸厂所排废水严重污染呈黑色。4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很多人认为湖区的生态危机源于最近一二十年,还有报道说河湖大规模采砂自2006年开始,等等,都不错但不全面,这些都只有部分属实。我认为,湖区的生态问题是由一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或者发展模式引起的,自1970年代早已有之,不过是近年来愈来愈恶化而已。

  二、湖区从发展的总趋势看有一种新的积贫返贫态势,应该引起全社会重视。

  我出生在湖区,长在湖区,湖区在历史上一直是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它是中国最早的江南,它也是湖南最早形成的比较成熟的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板块。湖区这种湿地开发模式曾取得巨大成功,在中国南方历史长河中具有鲜明的特点,湖区曾是富裕的象征,过去湖南的移民都是向湖区走,湖区是重要的移民目的地,粮仓、鱼米之乡、全国重点商品粮油基地等称谓都是她曾经耀眼的光环。在三大攻坚战中,与精准扶贫相比,湖区建设力度相对小。湖区大都为人口大县,产业建扶要以人口绸密区做重点,才能获得最大实效。一个贫困村,有的投进几千万,少的也有几百万。湖区一个村,一年为了几万元,头要打破争,到处要托人。我到过湘东、湘西南、大湘西,对比发现湖区的基础设施已经相对落后、投入不足,比起这些地方真是滞后了。

  三、生态环境既要保护,又要惠及民生。

  在湖区这样一块人口承载量特别巨大、资源禀赋又特别单一、人民群众发展要求尤其强烈的土地上,探索绿色发展模式,不搞大开发,绝对不是不要发展。我反复学习习总书记的指示,2016年在重庆主持召开长江经济带建设座谈会,他提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战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今年4月,他调研考察湖北、湖南,在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后面,特别还说了“不搞大开发不是不搞大的发展,而是要科学地发展、有序地发展。对于长江来讲,第一位的是要保护好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不能搞破坏性开发。所以这一条要立个规矩。”我们还是要发展,当然不是那种竭泽而渔的发展,而是要科学发展,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要人民群众满意、人民群众拥护的可持续发展。

  洞庭湖的环保攻坚战,绝不是大军一到、玉石俱焚。这也搞不得,那也不能搞,在实践中是绝对行不通的。我们要实实在在的、科学地制定好包括畜禽退养、水产人放天养、造纸有序转产、清退黑杨等等规划,尤其要与湖泊环境容量相宜,不能太超前,没有一步登天、一劳永逸的事,要按科学规律办事。处理这一类遗留问题,要尊重历史,特别是要做好宣传,讲清道理,也要有合理的补偿。我们要摸清湖区的环境总容量,科学划出湖区的环境红线。

  四、集合力量,尽快出台鼓励湖区产业转换和替代的政策措施。

  比如,芦苇是天然的造纸原料,其他用途不多,湖区有近120万亩成片的芦柳基地,占全国总产量的百分之四十以上。在纯湖县市沅江、华容、南县、湘阴、君山等地都有大量分布。目前如沅江在开发芦笋作为食品产业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芦柳除开造纸外仍然没有找到其他的消化主渠道,保留一定的合理的造纸产能是现实的需要。如何鼓励企业加大环保投入,政府如何用招标办法奖励科技攻关和引进升级版先进环保技术,使纸业废水达标排放,尤为重要。

  河湖采砂,不是一关就灵,应该是一个如何科学确定总量、划分区域、提高准入门槛、有序生产的问题。上一次在岳阳看到集中停泊在鹿角湖面上的采砂船和几座停工的采砂作业区,内心在肯定岳阳所做的扎实工作外,我也提出了要尽快制定河湖采砂的规划,科学安排采砂总量、区域,提高准入门槛,完善修复采砂区域的工程措施等建议。这一次我们看到,省水利厅、岳阳市迅速作了安排,既落实了湖区生态环境整治的要求,又兼顾了民生,这是应该充分肯定的。

  湖区的生态问题应该科学地、实事求是地看。我们不能过度夸大,而应从实际出发,洞庭湖是洪道性湖泊,换水周期短,与滇池、太湖有本质的不同,目前也还不到生态修补的程度。这次我看到的几个湖区生态修复项目,实际上看不出实质性作用,估计钱没少花;为了护鸟,藕也不准挖了。洞庭湖面积大,挖了藕鸟还有活动区域。基层的个别做法,把鸟吃食与人吃饭对立起来,这样夸大了危机。当然,也不能等闲视之。省委省政府部署的生态环境攻坚战,已经取得非常好的成效,我们不能放松,再把环境产生的问题因为工作松懈传导给下游。

  总之,要正确认识自然,改造自然,更好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真正做到合理开发自然,使经济总量扩张与洞庭湖自然资源相匹配,经济增长速度与洞庭湖环境容量相协调,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真正把环湖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安全和保护协调起来,走一条发展经济不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新路径。

  作者李跃龙系湖南省参事室(省文史研究馆)副主任(副馆长)、洞庭湖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专家,本文据作者在观摩洞庭湖区政协主席联系会议上的发言整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