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王文华:坚决排除商品交换原则负面侵蚀

2018-08-07 11:15:40 来源:红网 作者:王文华 编辑:王俞


  相关内容:《党内政治文化怎么看怎么办》内容简介与主创人员

  马克思主义充分论证了经济、政治、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明确了经济的基础地位,及其对政治和文化的重要影响。构建党内政治文化,极为重要的一方面便是要处理好商品经济与党内政治文化之间的关系。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迅猛发展,商品交换原则大行其道,社会认可度也随之大增。由于早期对商品交换原则的负面影响认识不足,缺乏积极预防,使得商品交换原则不断侵入党内生活,对党的建设产生了不良影响。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有针对性地提出加强政治文化建设,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新形势下应进一步认识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政治文化的侵蚀,明确商品交换原则的适用范畴,防范其对党的思想政治建设以及作风建设的损害,积极构建政商关系新生态。

  商品交换原则不能适用于政治领域。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真理是客观的,同时也是具体的、有条件的。”任何真理都有其特定的适用范围,超出了这一范围,哪怕是迈出了一小步,都不再是真理。商品交换原则在经济领域,毫无疑问是经过社会发展实践反复证明了的基本原理,但超出经济领域这个范围,套用到其他领域,则不再是真理,甚至可能成为谬误。因此,商品交换原则只能作用于经济领域,而不能盲目滥用于其他领域。

  1.商品交换原则绝不能错位。商品交换原则是基于交换双方相互独立的关系而形成的,不适用于存在一定的责任或义务关系的交换,如家庭伦理。婚姻关系以及家庭之中,若用商品和金钱来衡量,则违背了传统美德。如存在家庭责任及义务关系的抚养小孩与赡养老人等问题,就不能用等价交换原则来看待。但有的人却认为这也可以套用等价交换原则。他们认为生育和抚养小孩是为了将来给自己养老,因为人老了,劳动能力就会不断下降,甚至是生活难以自理,也就需要子女抚养照料,需要子女提供养老服务。而要获得这项服务,就要有付出,即抚养小孩,将孩子养大,直到孩子长大成人具备独立的生存能力。而作为子女,是在父母的抚养和照料下长大成人,也必须要报答,在父母年老后照料父母,以报养育之恩。因而,有人将其作为等价交换原则的例证。

  实则不然,人类社会数千年来已形成的主流家庭美德,无论是在国内国外,无论是在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家庭始终都是人们的依赖,拥有充满了无私的爱与和谐的家庭,人们才能愉快地参与社会生活。在健康和美好的社会中,抚养小孩及赡养老人等作为家庭成员所必须具备的品德和素养,这并不是一种交换,而是一种责任和义务,是爱和美德的延续。用等价交换原则来看待抚养小孩与赡养老人等问题,违背常规、有辱家庭美德,甚至是在颠覆数千年来形成的人类伦理,无法让大众接受和认可,也就不可能成立。因此,将等价交换原则搬用到家庭伦理等问题上,得出的是与常规和美德相悖逆的结论,不但得不到人民大众的认可,反而会受到民众的批判和谴责。

  从家庭伦理道德到社会其他领域,商品交换原则不能照搬照用,许多领域双方责任主体在交换时仍存在着相应责任和义务关系的情况,商品交换只能适用于纯粹的经济行为,否则就会抹杀主体之间原本存在的责任和义务,扰乱相应领域的固有法则,不但不能起到积极作用,反而会起到消极破坏作用。这既是商品交换原则的局限性也是商品交换原则的危害性。在经济领域,等价交换原则是重要的法宝,维持着经济活动的正常运行。商品交换原则是基于经济领域这一特定条件下形成和发展的,只有在这一领域才能发挥出其最大价值,在其他领域由于条件的变化,其适应性及价值性都会发生很大变化。

  政治文化强调以尽可能地为人民提供更加满意的服务为己任,尤其是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一切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把为民服务、为社会做贡献当作最高准则。这显然与商品交换原则中奉行的等价交换思想、利润至上、盈利为主的理念完全不相容。

  2.政治领域与经济领域适用的原则具有根本差别。经济领域最重要的准则是利益对等,即等价交换,因而形成了商品交换最重要的原则等价交换原则。经济运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要获得利润,利润是保持经济强大发展动力的重要因素,在不违背等价交换原则的基础上,想方设法获取更大的利润、谋取更多利益成为了经济领域的常规现象。但是,在政治领域,则不能搬用经济领域一切以经济利益为核心这一原则。商品交换原则只有在纯粹的经济关系中,才能发挥出其度量衡的价值,保持经济活动的有序运行,调解经济纷争、化解经济矛盾、破解商品交换等难题。而若主体之间并非是纯粹的经济关系,还包含政治关系、伦理道德关系或其他关系,简单地套用商品交换原则,则可能被强势一方或别有用心的人以商品交换原则为掩盖,规避自己本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图谋私利、损害他人正当利益,进而破坏相应法则。

  政治领域的主体之间存在着非商业性的责任、义务及权利关系,即政治领域从业人员需要具备与商业利益无关联的职业道德,注重职业道德和职业伦理,强调责任意识和义务意识。服务人员以提供服务为首要准则,不能以等价交换为标准,更不能不择手段谋取利益,否则就会损害人民群众的正当利益,破坏政治法则。当然,人民群众并不是不付出报酬而直接获取服务,而是通过纳税及其他方式为国家做出应有贡献;政府工作人员也不是只付出而没有报酬,他们是受聘于政府,从政府财政获取应得的报酬,履行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责任和义务,而不直接从服务对象那里获得对等报酬。政治领域中,服务与报酬是错开的,并且有法定的权利和义务,严格按固定标准执行,而不同于商业活动中的直接对等交易,交易双方不具有自主协商的空间,商品交换原则也就不能套用于政治文化领域。

  辽宁贿选案

  辽宁贿选案,是指在2011年辽宁省常委换届选举、2013年辽宁省“两会”换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选举中,搞拉票贿选、破坏选举等系列案件。涉案人数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辽宁省102名全国人大代表中的45名“当选无效”,619名辽宁省人大代表中的523名涉嫌贿选而辞职或被罢免。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62名委员,其中38名代表资格终止。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不足半数,无法正常履行职责。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首个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制度的重大案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前所未有。辽宁贿选不同于一般的官员贪腐,甚至也有别于部分地区的“塌方式”腐败。辽宁贿选直接侵蚀的是中国根本政治制度,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关的运转。坚决查处辽宁贿选案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又一记重拳,是中央向贿选宣战的又一信号。

  决不能让商品交易原则进入政治生活领域,侵蚀政治文化,破坏政治生态。我们党要让选人用人权始终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不仅应用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规范权力的产生、运行和监督,这是最根本的;而且应不断强化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完善选举程序,明晰规则,更加强化公开、透明;还应不断优化和完善人大制度,充分发挥各级人大制度性监督平台的作用。

  3.商品交换原则错位是党内腐败发生的重要原因。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群众最痛恨的就是腐败现象,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商品交换原则对共产党员的信仰及对党内政治文化具有极大的腐蚀性。商品交换原则错位、在政治生活中搬用商品交换原则容易导致腐败发生。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多次提出,作风建设、反腐败斗争是做好党的建设工作的关键,打击腐败分子绝不手软,有腐必惩,有腐必抓,“老虎”“苍蝇”一起打,坚决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不断加大反腐败力度,侧面反映出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比如,部分党员干部个人利益、小集团利益至上,拜金主义观念强烈,背离了共产主义信仰,丧失了社会主义信念,贪得无厌、无法无天,利用手中掌握的政治资源,大搞权钱交换,贪污受贿,图谋个人利益,损害国家及人民财产,社会影响恶劣。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但凡将市场规则运用于政治领域的,都会劳民伤财,失去民心。封建社会卖官鬻爵、贪腐成风,是朝代更替的一个重要原因。历史学家评析国民党政府的弊端,“政府税多费多,总是寻找各种借口收税收费,老百姓负担增加,腐败透顶,军阀混战,巧取豪夺,弄的民怨沸腾,百姓苦不堪言”。旧社会过来的人们回忆起国民党统治的黑暗与腐败,依然心有余悸。腐败的政治变相运用商品交换原则,把行政服务的职责当成了一种特殊商品,霸权式地相交换。其结果只能导致民怨越积越深,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恶化,最后失去民心。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翻身做了主人,党内开展了“三反”“五反”运动,打退了资产阶级的疯狂进攻,为实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但市场经济带来巨大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在商品交换原则的影响下,有些干部利用手中权力干起了一些权钱交易、谋取私利、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非法勾当。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采取高压态势惩治腐败,揪出了一大批蛀虫。据统计,2014年至今,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纪律审查栏目公布了超过百名国企高管涉嫌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的信息。其中董事长、总经理等一把手成为国企腐败分子中的“大多数”。 如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党委副书记、曾为中石油“掌门人”的蒋洁敏,成了十八大后首名“落马”的中央委员。众多案例显示,与商品经济接触越频繁,“油水”越丰厚,滋生腐败的概率越高,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政治文化的侵蚀越严重。

  (本文摘选自《党内政治文化怎么看怎么办》第八章)

  初稿作者:王文华,湖南桂东人,现为郴州市委党校教师。毕业于于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获法学硕士学位。201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从事高中政治教学工作数年。2013年3月,出版了首部个人专著《打造一所优质学校》,预言中国社会五十年内必将再造伟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横空出世,证实了这一预言。读研期间,公开发表论文多篇,参加全国性研究生学术会议数次,2016年,论文《信息文化下中小学生面临的困境对教学改革的新要求》获湖南省第九届研究生创新论坛“信息文化与教育教学改革”分论坛优秀论文一等奖。2017年,评为湖南科技大学优秀研究生。2017年,在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党章知识”竞赛中荣获二等奖,“学习贯彻十九大报告”征文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在导师汤建军研究员的悉心指导下,参与了《党内政治文化怎么看怎么办》一书的写作及相关工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