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品读】看今朝,碧水蓝天映洞庭

2018-05-20 11:34:47 来源:红网 作者:刘懿波 编辑:易木

今日关键词:洞庭保护

  水者,乃万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故数千年以来,人类总是溯水而徙,伴水而居,依水而建,因水而兴。

  约9000多年前,环四水流域生活的先民们,就聚居在洞庭湖周围,以原始“稻作”为基础,形成了中华农耕文化之雏形。

  可以说是浩淼的洞庭湖水,蕴育了湘楚大地,催生了古老而绚丽的湖湘文明。

  然而,随着近代工业的兴起,由于资源过度开发、粗放利用,导致森林退化、水土流失、洪水肆虐、沙暴飞扬等各种环境问题日益凸显,严重威胁到人类自身的安全与生存。

  三湘儿女的母亲湖——洞庭,也未能幸免而遍体鳞伤。

  水质污染、外来物种入侵、湿地破碎化等原因,严重阻碍生物多样性发展,大肆破坏生态平衡。

  长江中上游、四水流域水土流失严重,湖区泥沙大量淤积,加上“围湖造田”,湖面急剧缩减。至上世纪90年代末,湖床和水位不断抬升,蓄洪、泻洪能力骤减,洪涝灾害日趋频繁。

  疲惫不堪的洞庭,再也经不起岁月的折腾。

  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十八大以后,党中央把生态保护提高到国计民生的战略高度,其决心之大、力度之强、成效之显著前所未有。

  大湖之南,痛定思痛,痛下决心,打响了洞庭湖生态环境保卫战——叫停挖沙、关停造纸等污染企业、拆除养殖网箱、推进退林还湿、加强畜禽粪污处理……

  岁月不居,天道酬勤。

  云悠悠,鸥鹭舞翩跹,鸮鹤迎宾客;水潋潋,蒹葭随风摆,芳草碧连天。

  如今,碧波荡漾的八百里洞庭又重现于你眼前。

(洞庭飞鸟,作者供图)

  不妨泛一叶轻舟,于南洞庭重要湿地——舵杆洲的湖光烟波之上,去共同见证这几年来母亲湖治理的惊世之作。

  同样是水,洞庭湖水所展示情调和韵味与吴越江南水乡的景致却是绝然不同的。

  小桥、流水、人家,是江南水乡最灿烂的特色。而芦苇、湖光、飞鸟,却是洞庭风光最迷人的风情。

  自朝天口起航,顺沙港市围子、乌嘴围子、明山围子、华阁围子,直到渔湖二坝……

  这些地名,就是当年围湖灭螺那热火朝天的缩影和延续。

  稳立船头,手搭凉棚远望。

  昔日林立如高墙铁网般的“高稀阵”“布弄子”“养殖围网”等已无影无踪。换而见之的是:上下天光,一碧万顷;风和日丽,波澜不惊;飞鸟荟萃,烟柳无边……

  博大而不失隽秀,深厚却更兼包容。

  如果天气晴朗,运气好的游人便可遥望岳阳君山岛,重温刘禹锡笔下“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的美妙。

  虽是酷暑,拂面而来的却是一阵阵潮湿凉爽的微风。金色的阳光下,波光粼粼,涟漪的水面,荡漾着耀眼的光芒。

  船的右边,是舵杆洲隆起的脊背,茂密的芦苇像无边的绸带,向着远处缓缓铺开。

  青翠的茎杆凉凉爽爽,傲挺、婀娜、旖旎、纤柔,清瘦的筋骨把生命的诗意一缕一缕调得闪亮。一分清高,一分寂寞,一分不为人知的随意和休闲,俊美灵秀,淋漓尽致。观之养眼,闻之有声,嗅之溢香,触之生凉,素雅宜人,望而脱俗。

  一丛丛,一簇簇,筛风弄月,潇洒倜傥,仿佛是印在绸缎上的美丽的图案。

  迎着轻风,那芊芊的修长的秀枝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在哼唱一曲快乐的乡村小调,清悠淡雅。

  摇曳着的身姿和水中的倒影,一线相连,浑然一体,宛然一幅国画大师笔下的墨染诗情!

(泛舟湖上,作者供图)

  绕过温神沟闸口,顺流而下,直奔蒸钵湖中心河,这里的风景自然是别有洞天。

  一抺烟林屏展,轻花岸柳无边。蒸钵湖百里柳林迎面而来,跃入眼帘的却不是柳三变笔下“杨柳岸晓风残月”的那种依恋、凄恻和诀别之景。也不像唐朝四明狂客贺知章诗中“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那般婆娑袅娜、妩媚多姿。

  昂首望去,却是郁郁葱葱,亭亭玉立,树身高达近二十米的苏柳群落,遮天蔽日,一望无际。

  株型挺拔,树冠舒展。一行行一垄垄,错落有致,有条不紊。大气而不失隽永,秀丽而不染风尘。

  如果说历代文人笔下的杨柳尽管清婉娴雅,却难脱脂粉,常入烟花,如小家碧玉;那么舵杆洲上的柳林却是飘逸清丽,风姿绰约,落落大方,似闺秀名媛。

  行舟逗远树,度鸟息危樯。舵杆洲是鸟的天堂,是东亚越冬候鸟和夏候鸟迁徙路线上重要的栖息地和繁殖地。

  这体态优雅、小巧轻盈、漫天飞舞的鸟儿便是生活在舵杆洲湿地的夏候鸟——须浮鸥。它娇巧而忙碌的身影便是夏季舵杆洲上的一道不可多得的亮丽风景。

  蒸钵湖的柳林下和芦苇的空隙间,长满了野菱,鱼虾十分丰富,隐蔽性也很好,是须浮鸥理想的栖息繁殖场所。

  着一叶小渔筏,撑篙而行。你会发现菱角叶上,错错落落的垒着很多鸟巢,鸟巢中整齐堆放着三五个鸟蛋。当我们靠近时,生活在这里的须浮鸥都警觉地飞离鸟巢,在半空盘旋,尖叫声不绝于耳,当船离鸟巢越来越近,聚在我们头顶的鸟儿也越来越多。几只须浮鸥,直接向我们扑来,冲到头顶不到一米处,才迅速升起,可爱的鸟儿们向我们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威胁性进攻。

  母性的伟大,在短短的画面里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舵杆洲湿地——鸟类天堂,作者供图)

  再过几天,毛绒绒的小家伙已经出壳了,站在巢中,相互依偎着对天不停地鸣叫,向父母索要食物,还有几只可爱的小家竟然跌跌撞撞跳入水中,在野菱浮叶间游走,没想到这么幼小的雏鸟,竟然如此谙熟水性。

  偶逢西家妹,隔浦来采菱。娇容入花乱,素腕随荇牵。舟行柳垄间,扬枝起舞,红菱暗香,花布伞下,只掩了朱砂的明媚,那清清浅浅的目光,无言的笑容,薄薄蓝碎花布的衣袂,若腊染纯情素描,娉娉婷婷妙曼的身姿,盈盈飘逸,水灵灵欲去还留。

  吱吱呀呀的小木船,一篙一篙,宛若奏起一声声凄美的宋词元曲,韵律悠扬,缠缠绵绵,水波荡起的层层涟漪,摇散经年烟雨,摇碎了千年的梦幻。

  看不到千年道行的白蛇,看不到油纸伞和伞下的文弱书生,也没有那顺风顺水的乌蓬船。

  然而,那葱郁的柳林、漫舞的沙鸥、蒹葭的清影和湘妃寻夫的神话,等待在你的旅途,为你成荫,为你成景,为你瘦成一片无尽的相思。

  文/刘懿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