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胡哲 罗克军:社会主义为什么“有点潮”

——社会主义“有点潮”征文选
2017-10-17 21:03:05 来源:红网 作者:胡哲 罗克军 编辑:王俞

  从神曲《马克思是个90后》到热书《马克思靠谱》,再到社会主义“有点潮”,马克思也好,社会主义也好,都在紧跟网络时代步伐,摘掉神秘面纱,抛弃生涩表达,走出“高墙深院”,努力以新的面孔“飞入寻常百姓家”。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用一个“潮”字诠释社会主义显然单薄,却最能代表时代的声音,最能感知世界的走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

  历经沧桑,再度回首,给人的烙印总来得深刻和彻底些。从冷战到苏联解体形成的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到现在欧美国家深陷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动荡、战乱成为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的代名词,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东方大国高歌猛进、政通人和。世界刮起的“中国风”,让研读马克思经典、研思社会主义、研究中国成为一种时尚和潮流。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实践是最硬的标准。探寻社会主义发展的光辉历程,追寻“潮”背后的故事,或许会让人多一分坚守,添一分力量。

  星星之火,平地一声惊雷

  让我们把目光倒回到十六世纪,工商业的发达倒逼封建主义的瓦解,资本主义“应运而生”。毋庸置疑,资本主义绝对是社会制度的一种进步,但它也绝无“人类社会的最后形态”的完美。“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极长的工作时间、极高的劳动强度、极差的生存保障、频发的经济危机,持续“发酵”着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敌意与仇恨。“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法国两次里昂工人起义、英国宪章运动、德意志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等,标志着工人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生产资料“姓蒋还是姓汪”的所有权争夺愈演愈烈。

  矛盾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源动力。不少进步人士开始“机器轰鸣中的抗争与思考”,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并试图勾勒一个消除私有制、生活用品按需分配的完美世界。1516年,英国人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详尽描述了这种世界,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的序幕由此拉开。

  空想社会主义貌似无瑕的制度设计,却在落地的过程中屡屡碰得头破血流,究其缘由,一个是尚未从根本上认清资产阶级的剥削本质,“天真”地寄望于资产阶级的自我改良;另一个是当时的经济实力还不足以支撑起这套制度,到头来只能是“空中楼阁”。

  时代呼唤伟大思想,事业催生伟大人物。1848年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共产党宣言》横空出世,马克思主义从此诞生。一方面,马克思通过创立剩余价值学说揭穿资本主义的罪恶;另一方面,他号召广大无产阶级拿起革命的武器开展阶级斗争。“彻底埋葬资本主义”的铮铮誓言,如一缕光亮,划破百年黑暗的夜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声声呐喊,如平地惊雷,成为一个阶级的回响。

  希望之光,风展红旗如画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1871年初春的巴黎,炮声隆隆,战旗飘飘,国民自卫军潮水般地冲进市政厅。两名战士矫健地爬上屋顶,将一面鲜艳的红旗插上了大厦的楼顶。起义胜利了!马克思热情地称颂道:“英勇的3月18日运动是人类从阶级社会中永远解放出来的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曙光。”

  巴黎公社虽然只坚持斗争72天,但它是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让马克思主义第一次从理论变成现实。运动失败后,幸存的欧仁﹒鲍狄埃怀着沉痛的心情,写下了震撼寰宇的宏伟诗篇--《英特纳雄耐尔》,1888年皮埃尔·狄盖特以满腔的激情为之谱曲。从此,《国际歌》从法国穿越千山万水,响彻全球,成为世界无产者寻找同志和朋友的亮丽音符,成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热血战歌。

  革命死了,革命万岁!“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俄国首都彼得格勒的工人赤卫队和士兵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举行武装起义,以停泊在涅瓦河上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炮声为进攻信号,一举推翻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宣告诞生。“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唤醒了沉睡的中国,也唤醒了世界各国无数被欺压的贫苦大众,红色浪潮席卷全球,先后有15个国家高举革命旗帜,社会主义一时红遍万里。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伟大领袖毛主席带领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人民,历经千难万险,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使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反复强调要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正确处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若干重大关系,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形成提供了思想渊源和理论先导。

  世界东方,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正迎风飘扬!

  红场之殇,敢问路在何方

  新事物战胜旧事物的过程总是艰难曲折的,人类社会演进的过程也总是螺旋式上升。

  1991年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上空飘了70多年的红旗悄然滑落,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没有屈服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的“巴巴罗萨计划”,却轰然坍塌于西方的和平演变进攻中。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苏联解体也不是一天形成的。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新思维”,不是人民的梦,注定要消逝在历史的烟尘和如血的残阳中。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使社会主义发展遭到重挫,一时间“共产主义大溃败”甚嚣尘上,国内一些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主张放弃四项基本原则,走“西化”的道路。党内和部分群众一度出现对党和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模糊认识,甚至出现了姓“资”姓“社”的争论。

  黑云压城城欲摧。“打不倒的东方小个子”、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陷入沉思: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是真理,但经典里找不到适合中国国情发展社会主义的现成答案。东方风来满眼春。1992年南巡,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的铿锵作答,“三个有利于”标准的创新宣告,极大鼓舞了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信心,成功地稳住了改革和发展的大局,捍卫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崭新篇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苏联解体后,中国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香饽饽”。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的发展,冲撞着人们的传统观念。理想信念迷失、腐败滋生蔓延、贫富差距拉大等问题凸现。乱花渐欲迷人眼。我党深刻汲取苏共“自毁长城”的历史教训,就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深入探索,使我们党始终与时代发展同步伐,与人民群众共命运。

  选对了路,就不怕遥远。时钟拨向21世纪,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又面临着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低效率、低产出为特征的粗放经济增长方式与能源、资源、环境日益耗竭恶化的矛盾等挑战。我党审时度势,突出以人为本,强调发展必须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这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国情的结合发展到又一新的高度。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中国速度”的不朽传奇,“中国模式”的巨大成功,让世界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所散发出来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光芒始终灿烂如初:“两个必然”告诉我们社会主义一定赢;“两个决不会”告诉我们资本主义还能撑一会儿;“两个决裂”告诉我们社会主义如何加强自我修养,才能更快赢得胜利。

  有人曾说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过时,立即遭到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无情打脸;有人质疑马克思关于工人阶级的论述过时,立即遭到“占领华尔街运动”标语的辛辣嘲讽。“任何杀不死你的东西,都会让你更强大”。简练铿锵的修辞,赋予《共产党宣言》胜于《圣经》的力量,共产主义理想在世界上和各国人民心灵中结出的硕果可谓震古烁今。

  逐梦之潮,风景这边独好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社会主义经历了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的过程,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枝繁叶茂、光彩夺目。

  信念,穿越时空,凝聚力量;梦想,改写历史,昭示未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舵正航,砥砺奋进: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决心根治腐败,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聚力改革;以“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目标强军兴军;以“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的标尺温暖中国;以“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的承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新世纪最壮阔的改革画卷正雄健铺展,东方大国正豪迈自信地走向世界。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党的理论也不断创新: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提出到“中国梦”的引领,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贯彻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到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从新发展理念到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不断完善,新战略新举措接续落地,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又一次实现了新的飞跃。

  理论好不好,实践来说话。党的十八以来,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幅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三倍以上,经济总量高居世界第二,年度新增经济增量已经与美国齐平,年度新增经济总量与美国差距越来越小,成功实现了从低收入国家向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跨越……百年梦想,曾经如此遥远;伟大复兴,今朝触手可及。幸福荡漾在人民的脸上,信心流淌在人民的心间。

  梦想在召唤,弄潮铸辉煌。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胸怀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开启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

  历史终将雄辩地证明:社会主义必然胜利,马克思主义永放光芒!“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