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红评|盘和林:长沙“房价洼地”意味着什么?

2017-08-24 19:53:55 来源:红网 作者:盘和林 编辑:夏熊飞

  近年来,作为全国有名的“房价洼地”和“最具幸福感城市”,长沙始终以“宜居宜业”著称。数据表明,2005年至2015年,长沙市GDP 10年增长460%,增速领跑全国,但长沙房价收入比却在全国35个大中城市中垫底。这无疑反映出长沙这个GDP已经跻身“全国省会城市六强”的城市,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房价始终保持了理性、健康、稳定的状态。

  巴菲特有句名言说:海水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这句话,用在今天的楼市再贴切不过了。去年年初,人们面对高涨的房价欣喜若狂,甚至直接用楼价的高低来表明一个城市的竞争力,例如广州房价过低,一度被人认为“广州被甩出一线城市”。数年之前,亦有温州炒房团悻悻离场时说:“长沙房价太温柔,不是合适的资本竞技场!”在当时这绝不是褒奖。

  正可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对于今天的长沙而言,“始终温柔的房价”已经今非昔比,反而成为难得的经济增长“正能量”之一。笔者认为,“房价洼地”这一良好的经济外部环境,对于长沙而言至少意味着三大方面的经济积极因素:

  长沙“房价洼地”说明居住属性强、金融属性弱,从而避免了房地产泡沫这只“灰犀牛”所带来的金融风险。

  当前,在金融领域中“灰犀牛”已经成为妇孺皆知的热门词汇,重达两吨的灰犀牛比喻发生概率大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国企债务杠杆、地方债务以及非法集资的问题被视为我国经济的五大“灰犀牛”。在这个意义上,长沙“始终温柔的房价”意味着没有房地产泡沫,由此引发局部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不大。

  一般来说,住房市场有两大属性,一是金融属性,即投资融资;二是居住属性,即消费需求。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房地产泡沫主要来源于其“金融属性”,即房地产成为投资品,消费需求的居住属性则不会酝酿金融风险。高地价和高房价更多是一种金融表象,最可怕的问题在于房地产的资产属性会呈现“加速器效应”,通俗的说就是房价的上涨和下跌都会“加速度”。这会对宏观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是造成其经济“失去的十年”的重要原因之一。

  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在新兴市场国家,房地产泡沫与金融风险呈现出一种强关联性,甚至是各国金融风险的一个很重要的来源或潜在隐患。与此同时,房地产的大幅波动始终是经济增长的隐患。反观长沙的“房价洼地”也就意味着,由房地产所引发的经济不稳定、金融风险的概念极低,至少房地产不会成为长沙经济的“灰犀牛”。

  可以说,“房价洼地”恰恰是为长沙经济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提供了一个轻装上阵的难得机遇。

  长沙“房价洼地”意味着是一片“宜居宜业”的乐土,有利于激活“人才”这一生产要素,从而保持城市的真正竞争力。

  毋庸置疑,人才是一个城市的竞争力的源头活水。从驱动经济增长的生产力要素来看,人力资源(如人才、企业家才能)被视为继土地、资本、劳动之后的第四大生产力要素,而且对后者这三大传统生产要素起到支配性作用。

  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安居乐业”在中国人价值体系中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因此,住房成为影响人力资源这一生产力要素的重要外生性变量之一。

  “长安米贵白居不易”的典故告诫我们,住房等是一个城市是否能留住“白居易”(泛指有才华的人)极其重要原因。今年以来,许多二线城市纷纷开出住房补贴、人才保障房等条件来吸引人才,就是因为飞涨的房价已经让人“居不易”了,以一个名校的博士、硕士的工资收入恐怕几十年都买不起房。

  长沙的“房价洼地”近年来渐渐成为吸引人才、鼓励创业的外部环境之一。正是这种温和而理性的房价带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使得长沙更加“宜居宜业”。据统计,2016年全省移动互联网产业企业总数突破2万家,移动互联网产业近3年年均增速超过100%,预计到2020年,全省移动互联网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以上。

  可以说,“房价洼地”恰恰是为长沙产业转型升级、城市竞争力提升提供了强大人力资源的支撑力量,这要得益于湖南省委、省政府和长沙市委、市政府在抑房价、揽人才方面作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此次长沙市在“芙蓉人才计划”的战略下,给人才以房产补贴,不仅不是为房产松绑的信号,而是长沙具有招揽人才的住房供给底气,是长沙实现新一轮崛起、加快发展步伐的重要经济社会新动能。

  长沙“房价洼地”说明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为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实体经济提供了坚实基础。

  应该说,房地产曾经是一些地方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一方面通过对上下游行业所产生的杠杠效应为GDP注入了强劲动力;另一方面房价上涨带动地价上涨,卖地收入来钱快还轻松,土地财政让一些地方政府赚得盆满钵满。

  但从长远来看,土地财政是不可持续的,房地产所带来的暂时繁荣,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与“荷兰病”(又名资源诅咒,即丰富的资源带来的不是经济福利,而是未来的诅咒)极为相似:短期来看,房地产必然挤占了实体经济、战略新兴产业的信贷等生存空间,引发经济“脱实向虚”;长期来看,也削弱了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动力。某东部县一家龙头实业的老板曾对笔者说,之前书记县长总是第一个来拜年,自从卖地之后,其纳税已经让书记县长“看不上”了。

  反观长沙在房价控制举措上坚决有力、有效,将主要的资源往发展实体经济、战略新兴产业上来引导,背水一战,代表实体经济的工业增长成为今年上半年长沙市GDP增长的重要引擎。初步核算,上半年全市GDP同比增长8.5%,增速分别高于全国、全省1.6和0.9个百分点。电子信息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等三大行业合计实现增加值309.7亿元,占比19.1%,增长贡献率达50%;全市规模工业中,高技术制造业和高加工度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2%和13.3%,增加值占规模工业比重分别为15.1%和36.1%。

  可以说,“房价洼地”恰恰是长沙市GDP十年增长460%、增速领跑全国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作者盘和林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