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刘秉勋:宋希濂将军的抗日壮举

2017-08-18 09:32:10 来源:红网 作者:刘秉勋 编辑:易木

  宋希濂(1907—1997),字荫国,湖南省湘乡县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1930年5月宋毕业于日本步兵学校和参谋学院。回国后,任第一教导师参谋,参加了蒋、冯、阎中原大战。作战中被提升为营长。此后,又先后升任第一教导师第二团团长和第二教导师第六团团长。1931年冬升任第一教导师二旅旅长。不久,第一教导师改编为87师,他为该师261旅旅长,率部驻扎南京。

宋希濂将军

  为国请缨血战淞沪

  1932年1月24日,重光葵派日本特务纵火焚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反诬中国人所为。27日,日本领事馆向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道歉、惩凶、赔偿和取缔抗日运动,并要求驻上海的19路军撤出闸北。蒋介石全部接受日军的要求。正当19路军按蒋介石的命令准备撤退时,1月28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发动了对闸北的进攻。此为“一·二八”事变。

  蔡廷锴、蒋光鼐等将领忍无可忍,率19路军奋起抵抗,打响淞沪抗战的枪声。时在南京驻防的87师261旅旅长宋希濂,看到各报刊登19路军向全国发出请缨抗日通电,表示坚决支持19路军的正义行动。使他迷惑不解的是,全国民众都沸腾起来了,何以上级没有一点动静,几次直接打电话向军政部询问也毫无结果。30日上午,宋部官兵得知上海对日开战的消息,各团、营、连、排军官纷纷奔向旅部,要求宋旅长请缨,奔赴上海战场。

  年仅25岁的宋希濂,毅然决定代表全旅官兵直接去军政部面见何应钦,要求赴上海参战。他认为:抗外敌,保国土,是每个军人的天职。“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人得寸进尺,已忍无可忍,不能再瞻前顾后了;再者本人是黄埔军校一期学生,何部长是当年的老师,虽越级请战,也不至于受责备。

  下午3时,宋乘车急奔南京三牌楼军政部,向何应钦陈述全旅官兵要求参战的强烈愿望,请军政部批准,越快越好。何应钦听后板着脸说:“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而不是凭感情用事,你身为旅长,首先不要忘记这一条。”宋反驳道:“正因为军人要服从命令,我们才来请战。至于同仇敌忾,爱国之情急切,我们的确年少气盛……”何应钦脸色一沉,以教训的口吻说:“你了解多少情况,19路军不听命令,叫他们撤离不撤离,反而同日本人打起来,破坏最高当局对全局的政策,弄得很难处理。上海的战事,正在紧急研究,会有办法处理的。你回去带好自己的兵,听候调遣,别的话不必多说了。”

  宋希濂不甘罢休,继续说:“问题是战火已经燃起,上海和全国民众都在注视我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破山河碎,作为热血军人,岂有袖手旁观之理?何部长,日本人是人造的,难道中国人是泥捏的?守土御敌是军人天职,人家骑在你的脖子上,连哼都不敢哼一声,咱这是当的什么兵,保的什么国,还算什么军人?我们全旅官兵的请求,全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切望何部长……”何应钦起身,向宋摆手说:“行了,行了,你们的志向和士气是好的,事关全局,最高当局自会筹划决策,这不是你们分内的事情。”宋只好退出,乘车速返旅部。

  晚7时,宋召开全旅连以上干部会,原原本本传达面见何应钦的情况,立刻引得群情激愤,干部们争相发言,许多人声泪俱下,表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一位东北籍连长竟泣不成声,劝而不止。突然又一东北籍排长闯进会场,带来全排兄弟在一块白布上写的血书“抛头当为山河还,洒血谱写正气歌”。会场立刻沸腾起来,一致决议,由宋旅长率营以上干部再去请愿。

  当晚11时许,宋希濂率营以上干部30余人乘一辆大卡车飞奔何应钦住宅。何尚未入睡,见如此多的不速之客,甚为尴尬,乃将他们引入客厅。开头大家礼貌陈述抗日要求,请求批准261旅开赴前线。军官都异口同声,要求何应钦下令,誓与鬼子决一死战。有人将血书摊开摆到何的面前。何见状,长叹一声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现在南京空虚,保卫首都责无旁贷。我命令你们明天一大早先将部队开到幕府山、狮子山、下关一带,对江严密警戒,我随即调259旅从徐州开回,等这个旅回来后,视局势的发展,再优先派你们这个旅开赴上海参战。”

  时值凌晨1时许,宋希濂见何已松口,便接过话头说:“何部长,我心里想的和刚才大家讲的一样,向您请战是军人天职的驱使,我们也会服从命令调配,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听上级指挥,我们在随时准备……”

  宋希濂率部回旅。31日晨,致电19路军官兵致以深切的慰问,并表示誓以全力支持。2月初,蒋介石命令何应钦,调集驻扎在京沪、京杭两线的87、88师组成第5军,由张治中统率开赴上海参战。宋希濂的261旅奉命首先出发。消息传来,全旅官兵斗志昂扬。宋希濂向全旅官兵做了《军人报国在今朝》的讲话,更加激发了大家的抗日决心。全旅官兵在“不灭倭寇,誓不生还”的誓言上签名。

  宋希濂率261旅于2月10日开到南翔,并奉19路军蒋光鼐总指挥命令接防温藻浜北岸阵地,积极修筑工事,渡河侦察对岸日军兵力,并且派人与右翼88师、左翼吴淞要塞地区部队联系。这时,日军也向上海增派了大批兵力,并制订“中央突破”计划,企图以重兵在庙行镇突破,然后向南将19路军消灭在江湾、闸北地区,向北将第5军消灭在吴淞地区。2月10日起,日军集中飞机、大炮向88师驻地的庙行镇猛烈轰炸,以重兵连续发动进攻。张治中军长除令87师259旅孙元良部增援,自己率中央军校教导队策应88师作战外,还准备抽调守在蕴藻浜畔的宋希濂261旅1个团支援。而宋希濂却建议立即率261旅主力强渡蕴藻浜,向日军侧背攻击,以减少我军在庙行镇正面的压力。此一建议得到张军长同意。

  宋希濂立即动员全旅官兵想尽各种办法找渡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渡蕴藻浜,首先夺取齐家宅。然后,宋希濂又指挥部队向北孙宅、南孙宅方向的日军猛烈攻击,从而大大牵制了日军进攻我88师阵地的主力部队。与此同时,19路军61师也奉命从竹园墩出击,使日军遭到三面夹攻,陷入极度混乱。在此情况下,日军被迫停止进攻,他们的“中央突破”计划彻底破灭了。

  紧接着,宋希濂又于3月1日奉命指挥部队在浏河向日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并取得决定性胜利。然而,正当淞沪前线将士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之际,蒋介石却在3月3日下令19路军和第5军从上海全线撤退。3月5日,以蒋介石、汪精卫为首的南京政府与日寇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一·二八”淞沪抗战结束。之后,87师回南京。宋希濂因战功卓著,被晋升为87师副师长兼第2旅旅长。

  悲壮的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驻扎苏州的国民党36师师长宋希濂奉命率部入陕,进驻毕县。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调西安任警备司令。周恩来授意陈赓前往拜访。宋希濂热情接待,为谈话方便,他不带警卫,不请人做陪,身着便装,在西安最豪华的酒店鸿宾楼酒店设宴为陈赓接风。两人畅谈别后,重叙旧情。陈赓说:“你是国军师长,我是红军师长,十年内战,干戈相见,现在又走到一起来了,一晃又是十多年了,好不容易呀!”宋希濂连忙点头称是。两人谈话极为投机,历时3小时余。3天后,根据陈赓提议,宋希濂冒可能违犯军纪的危险,拜访了黄埔教师周恩来。周恩来意味深长地说:“你和陈赓又走到一起了,这是颇有象征意义的好兆头!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从现在起就走在一起吧。日寇虎视眈眈,大敌当前,已经到了血肉筑起新的长城的时刻。在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之时,你们就发扬黄埔精神,再来一个竞赛吧!”宋希濂做了一个立正姿势,与周恩来、陈赓握手告别。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8月13日,日军又调集重兵向上海进攻。在上海严阵以待的87师王敬久部和88师孙元良部奉命奋起还击,最先投入了全面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战斗。时驻防西安的宋希濂部当天晚上接到紧急命令:“火速开赴上海参战”。他立即率36师日夜兼程,于16日赶到上海前线。

淞沪会战

  8月17日,36师投入对日军作战。宋希濂亲率陈瑞河的106旅打头阵,又派108旅的216团胡家骥部殿后,进入87师与88师之间的天宝路一带,主动向日军阵地发动猛烈进攻,打得非常英勇。

  在整个淞沪会战中,36师最精彩的一仗就是汇山码头战役。到达上海后,宋希濂令胡家骥的216团攻打日军重要驻点——汇山码头的主攻部队。8月20日深夜,胡家骥令216团一营由兆丰路向汇山码头进攻,其他两营担任助攻和策应,一营全体官兵在胡团长亲自率领下,冒着日军的猛烈炮火前进,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穿户入室格斗,以英勇无畏的气概,连续冲过了进入汇山码头必经的唐山路和东熙德路、百老汇路,直逼汇山码头。码头上的日军支持不住,纷纷逃窜到外滩的外白渡桥,向桥南的英军投降,请求保护。216团一营官兵追击日军时突然被坚固的铁栅门挡住。在此关键时刻,胡家骥率官兵爬上铁门,不幸遭到侧翼日军炮火的轰击,很多官兵壮烈牺牲。与此同时,配合主攻的215团二营官兵,也被日军战车阻塞路口,300多名官兵全部葬身火海。在此情况下,宋希濂命令216团在扫荡汇山码头任务后撤回引翔乡,形成与日军对峙局面。

  淞沪会战持续到9月份,日军先后调集援军十几个师团,总计30多万人,中国军队也陆续增加到70多个师的兵力,会战进入激烈争夺阶段。当时宋希濂的36师已被军委会改为78军,宋任军长,但他实际管辖的部队仍然是一个师。他指挥36师在江湾一带同敌人展开多次近距离作战,使日军遭受很大损失。日军飞机日夜对36师阵地轮番轰炸,36师付出了惨重的牺牲。宋希濂气愤地说:“血债要用血来还,杀尽日寇祭忠魂!”

  宋希濂率领的36师在淞沪会战中与日军血战近3个月,先后4次补充兵员,以牺牲1.2万人的代价,谱写了一曲抗日壮歌。宋希濂后来在《伟大民族战争的考验》一文中说道“记得日军方估计并向国际上宣称,最多3天,即可全面占领上海;结果,我们由于将士用命,同仇敌忾,足足将近打了3个月。不仅使日本全国为之震动,也使世界人士对中华民族刮目相看”,“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因为当时全民一致抗日,国共两党合作,所以树立了长期抗战的决心和抗战必胜的信心。因而,不久又有震惊中外的平型关战役的胜利和台儿庄战役的大捷”。英国《泰晤士报》10月28日发表社论,对华军的英勇抵抗大加赞扬。

  淞沪会战由于蒋介石战略上的错误,前期死守上海,使中国军队在10月底丧失了有计划地退守苏州、无锡的机会;后期,见九国公约会议对日施压无效后,又下令盲目撤退,造成部队设防部署极度混乱,使日军于11月12日占领上海。

  上海失陷后,日军兵分3路会攻南京,途中烧杀淫掠,无恶不作,造成中国人民沉重灾难。11月20日,蒋介石宣布迁都。24日,以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调集15个师约10万人,组织南京保卫战。宋希濂奉命率36师在淞沪会战中剩下的3000兵力参加南京保卫战。他指挥全师官兵在红山、幕府山、下关、挹江门附近开展阵地战,阻击来犯日军。他们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为守卫南京的最后防线,付出了巨大牺牲。《南京保卫战》一书载宋希濂痛斥日军暴行的文章说:“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入城后纵兵放火,奸淫屠杀……杀我同胞30多万,以‘杀人竞赛’取乐……实为现代战争史上破天荒之残暴记录。”

  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的失利,本是蒋介石一再错误造成的。蒋介石为掩盖事实,在南京失守后,以贻误军令罪名,撤销了宋希濂等30多名军官的职务。宋希濂怀着忿忿不平的心情返回家乡。

  夺取兰封会战武汉

  日军侵占南京、济南后,企图打通津浦路。1938年1月下旬开始,分南北两路对攻徐州。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调兵约60万防守徐州。蒋介石又重新召回宋希濂,任命为荣誉一师师长,5月,升任71军军长。先期,日军在南北两线受挫。3月23日进攻鲁南台儿庄,守军顽强抗击,浴血奋战旬日,歼敌万余人,我军夺得台儿庄大捷。以后日军集中8个师团迂回包围徐州,中国军队为避免不利条件下的决战,向皖豫边界突围,5月19日徐州陷落。

  河南兰封县城是陇海铁路贯通徐州、开封、郑州的交通枢纽。1938年5月,蒋介石指挥15万多军队与日寇土肥原师团展开了一场激战。蒋介石严令:此次兰封会战,关系整个抗日战局,胡、李、俞、桂、宋各军应遵照总司令所示任务,于本月25日午后6时30分全线总攻;务须于明26日拂晓前将兰封、三义寨、兰封口、陈留口、曲兴集、罗王集地区之敌歼灭,如有畏缩不前、攻击不力者,按律严惩。5月24日,宋希濂接薛岳攻打兰封县城的命令,立即组织87、88师团以上军官,视察地形,制订作战计划。令87师负责兰封县城东北向攻击,自己率领88师从西南端进攻。25日竟日激战,晚9时后战况渐沉寂。宋希濂连夜调配力量,准备次日拂晓继续进攻。27日晨3时兰封城区枪声大作,手榴弹的爆炸声尤为猛烈,守敌反扑。激战约两小时后,枪声渐稀,黎明,守城日军向西北方向逃窜,87师部分兵力追击,毙日军10余名,缴获步枪、机枪10余支,军马10余匹。留在城内的20多名日军全被击毙,胜利完成收复兰封的任务。

  1938年5月徐州会战结束后,日军将兵力转移到长江方面,准备进攻武汉。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在武汉集中90个师的兵力,准备对日作战。1938年8月,宋希濂奉命率71军开至商城附近,归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指挥。

  9月2日,日军向驻守在富金山阵地的71军36师猛烈进攻。宋希濂亲临前线指挥,部队在阵地坚守10天。此时,宋部获日军企图在夜间袭击我指挥部的情报,宋希濂果断地抽调88师528团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日军遭受沉重打击,71军因此威名大震。

  以后,71军奉命和30军共同防守沙窝、小界岭一带。这是国民党军队为保卫武汉设置的最后一道防线,如失手,日军便可迅速逼近武汉,因此,战斗更加激烈。宋希濂指挥71军与30军密切配合,协力奋战1个多月,日军始终未能突破这道防线。后据《日本侵华军史》记载:“第十三师团和十师团的一部与宋希濂部激战,遭到顽强抵抗,损失过半。我军的伤亡亦近万人,反映了战事的激烈。”当时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国全军嘉奖,并授予宋希濂华胄勋章。

  1938年10月25日,武汉会战以中国军队的失利而结束。但这次会战消耗了日军巨大的有生力量,坚持4个多月,打破了日寇速战速决的妄想。

  1939年7月宋希濂,在71军纪念抗战两周年大会上说:“淞沪鏖战,予贼重创,富沙杀敌,恨不能使匹马不回耳。嗣当激励士气,功期再战,驱逐日寇,还我河山,余之愿也。”

  1939年11月,宋希濂被升为第34集团军副总司令,仍兼71军军长;1940年9月又兼任重庆中央训练团副教育长(团长蒋介石)。1941年11月,又调任第11集团军中将总司令。

  挥戈远征力挽狂澜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次日英美对日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在亚洲,日军派兵南进,先后侵占香港、越南、泰国、新加波、马来西亚,并准备进攻缅甸,截断中国唯一的对外交通线——滇缅公路,并向云南省进犯。在此严峻形势下,蒋介石任命宋希濂为昆明防守司令,指挥第2、66、71等3个军入滇。1942年,应英国政府要求,蒋介石派遣第5、6、66等3个军入缅协助作战,旋被日军击破。美国驻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率孙立人部(66军所属38师)沿印度洋北岸退往印度,杜聿明的第5军退据缅北的密支那,亦被日军击败;第6军残部退往车里佛海一带;66军残部沿滇缅公路溃退。日军第56师团猛烈追击,如入无人之境。时驻昆明的飞虎队陈纳德急电蒋介石,称日军长驱直入,如不阻击,10天内就可到达昆明。

  对此,蒋介石忧心如焚,一天之内与宋希濂通电话10次以上。宋希濂大量征调汽车,运兵沿滇缅公路南进,并亲率36师行先。5月5日与日军遭遇于保山惠通桥北岸,为争夺公路两侧的最高山顶,在宋希濂指挥下与日军先头部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白刃肉搏,反复冲刺,血战3天3晚,在援军赶到之前,战胜了敌人的进攻,渡江的500余日军,除10余人逃回西岸外,其余全部被歼,粉碎了日军北进的企图,使双方隔怒江对峙了很长时间,为远征军的反攻准备赢得了宝贵时间。

滇缅公路

  通惠桥阻击战后,宋希濂又奉命率11集团军反攻腾冲和龙陵。由于没有炮兵,不能摧毁敌军工事,同时战前对敌兵力估计不足,致部队遭很大伤亡。5月31日,宋希濂指挥部队撤退,固守怒江,使两岸对峙局面一直坚持到1944年春远征军在滇西开始反攻为止。

  1944年春,宋希濂率11集团军参加滇西缅北反击战。他率部扫清滇西日军,策应打通中印公路。在此战役中,第20集团军为攻击军,向腾冲发起进攻;宋部第11集团军负责对怒江的防守,并派出一个加强团强渡怒江,策应第20集团军进攻。5月1日,加强团渡江成功,占领红树木。5月底,远征军全部渡江。此时,宋希濂又奉命以11集团军为主组成左集团军,策应右翼第20集团军的攻击作战。在右集团军进攻腾冲的同时,宋指挥左集团军的右翼部队对龙陵展开围攻,11月3日攻克龙陵,继续向芒市前进,11月20日攻克芒市。紧接着,宋希濂又指挥11集团军主力继续前进,12月1日攻克遮放,1945年1月20日收复畹町,使远征军在1月27日与驻印军会师于畹町附近的芒友。至此,完全打通了中印公路,使国际援华战略物资源源运入内地;整个战斗中全歼日军第38师团、56师团,重挫第2师团、33师团,取得了滇西缅北反击战的彻底胜利。

  对此,《纽约时报》曾称:“宋希濂将军及史迪威将军,在中国云南省及缅甸发动主攻势,动人心魄,而未被注意,惟彼未歌颂之英雄,在未被歌颂之战役中,克服雨季之障碍,击败日军,在此次战争之历史上,用鲜血写下英勇之一页。”战争结束后,他获得国民政府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和美国政府赠予的自由勋章。

  1949年,宋希濂任十四兵团中将司令,同年在四川峨边县被俘,1959年获特赦。1980年移居美国。先后任黄埔同学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常委。1997年病逝,归葬长沙唐人陵园。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追颁给宋希濂抗日战争胜利60年纪念章,以表彰他对抗日民族战争所作出的贡献。

    文/刘秉勋(本文选自《文史拾遗》)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