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唐宇文:为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点赞

2017-03-02 11:23:44 来源:红网 作者:唐宇文 编辑:许敏

  2016年9月底,长沙市第十三次党代会首次提出要努力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在会前的市委征求意见过程中,我极力赞成这一自加压力、跳起来摘桃子的目标定位。当时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长沙与其他一些省会城市相比,有交通区位、科教创新、军民融合、改革试点、房价较低等基础条件与优势。未来长沙应放开户籍限制,鼓励更多人来长沙落户,在吸引人才方面提供更多优惠政策。同时要招大引强,有目标地对接世界500强企业。要争取举办重大国际活动,像G20把杭州城市规格和档次都提升了。包括设立外国领事馆,长沙也要尽量争取。等等。

  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该规划明确提出,支持武汉、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2016年12月14日和2017年1月22日,国家发改委还先后函复湖北、河南两省政府予以确认支持。对此,一些同志出现悲观情绪,认为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泡汤了。但我在随后参加市委领导主持的相关座谈会上感觉到,长沙市党政机关的干部们根本没有受到不利影响,各部门仍然铆足了一股劲,在脚踏实地地开展创建工作。春节前,长沙市发改委更在市直机关干部中发起了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征文,集思广益,令人鼓舞。

  确实,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是一场开放式的竞争,信心和实干至关重要。作为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市民,我们热爱这座城市,也看到了她近年来在城市建设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更希望她乘势而上,咬定青山不放松,脚踏实地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步伐。

  当然,这段时间很多人也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跟国家中心城市的要求相比,长沙的短板和不足到底在哪里?有人说,主要是因为长沙市的经济总量还没有进入万亿元行列,但我们稍加比较就会发现,郑州市的GDP比长沙少了1000多亿;还有人说,是因为长沙市没有武汉市那样九省通衢的交通区位优势,但事实上长沙市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与高铁、高速公路、航空、水运等交通通道条件并不逊色……

  国家中心城市是现代化的发展范畴,是居于国家战略要津、体现国家意志、肩负国家使命、引领区域发展、跻身国际竞争领域、代表国家形象的特大型都市。它处于我国城镇体系的最高层级,是在全国具备引领、辐射、集散功能的城市,这种功能表现在政治、经济、文化、对外交流等多方面。将国家中心城市这一概念扩大化理解,凡是国家中心城市,一定是在某一方面或几个方面具有“全国性功能”定位的城市。

  我个人认为,根据国家中心城市的深刻内涵与功能定位,以及与已获国家明确支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北京、上海、天津、广州、重庆、成都、武汉、郑州相比,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短板,或者说今后努力的方向应是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做大城市人口规模。人是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成败的决定性因素。国家发改委在给湖北省政府的函复中提到,武汉市作为我国中部和长江中游地区唯一人口超千万人、地区生产总值超万亿元的城市,区位优势突出,科教人才资源丰富,文化底蕴深厚,具备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基础条件。人口超千万就作为第一个条件得到肯定。目前,长沙仅集聚全省人口的10%,低于我国省会城市15%的平均数,长沙市常住人口规模低于国家已明确支持建设的所有国家中心城市。过去五年,武汉、郑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达到94.25万人和84.23万人,而长沙市仅增加38.77万人。因此,未来长沙应全面放开户籍限制,鼓励有意愿来长沙生活和工作的人士落户;制定更加开明、优惠的人才引进政策,着力引进高端研发人才、高级经营管理人才和高级技工及技能型人才。争取在2020年前后,将城区中心人口规模提升到600万人以上。

  二是着力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国际化与对外交流的规模和水平,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能够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的重要标志。国家发改委给湖北、河南的函复认为,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有利于构筑内陆开放平台,纵深拓展国家开放总体格局;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有利于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积极服务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这两个函复,实际上涵盖了国家对国家中心城市在发挥对外交流与国际竞争方面的内在要求。目前来看,已获国家明确支持的八个城市,其对外开放水平确实都明显高于长沙,我们不能不服。例如,2015年成都市进出口总额为395.3亿美元,年末落户成都的境外世界500强企业达到199家,驻蓉外国领事机构15家。而武汉市2015年外贸进出口总额280.72亿美元,在汉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累计达到了230家。郑州市2015年进出口总额为570.3亿美元,全年跨境电子贸易走货量5189.5万包,货值41.1亿元。反观长沙,2015年进出口总额仅为129.53亿美元,对外贸易规模仅分别为郑州、成都、武汉的22.7%、32.8%、46.1%。因此,长沙需要在发展外向型经济、开放型经济方面,迈开更大的步伐。

  三是大力强化长沙的城市枢纽功能。长沙目前已基本形成以京珠和沪昆“十字型”综合运输大通道为主骨架,由铁、公、水、航等组成的综合交通网络,交通区位条件并不比其他国家中心城市逊色。但与发达的通道相比,长沙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发挥相对滞后,且呈现出竞争劣势。例如,从各种运输方式的货物周转量来看,2015年长沙市仅为386.18亿吨公里,而武汉、郑州两市分别为2951.92亿吨公里、548.2亿吨公里。作为现代经济发展重要支撑的航空物流,长沙的差距更是明显,如2015年郑州市的航空货物周转量为5.43亿吨公里,武汉市的航空货物周转量为1.67亿吨公里,而长沙市的航空货物周转量仅为0.87亿吨公里。十年前,笔者就在多个场合建议长沙建设中国版的“孟菲斯”,还与同事撰写了一份“关于兴建长沙临空经济区的建议”报省委领导,省领导把这份报告批示给了黄花机场集团,但苍天不古、长沙依旧。在这短短的十年里,郑州人跑到了美国亚特兰大航空枢纽去取经。如今,郑州航空港已成为中国首个国家级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而武汉除天河机场已成为中国八大区域性枢纽机场之外,邻近武汉的鄂州2016年已获国家民航局批复建设亚洲第一、全球第四的航空货运枢纽机场,打造中国版的“孟菲斯”,而该机场的主要建设者与使用者,即为顺丰速运。亡羊补牢,犹未为晚。长沙,应抓住机遇引进大型跨国物流企业。

  国家中心城市是逐步建成的。长沙市要紧紧围绕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目标,设定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步骤,加快推进相关工作,重视发挥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和区域整合协调作用,全面提升辐射带动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委对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指导和支持,使长沙早日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和国家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作者系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文章来源: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月刊《研究与决策》2017年第1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