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熟睡了八百年的老司城,你醒了!

2016-09-16 09:01:28 来源:红网 作者:欧阳圣雨 编辑:司马清

  从葱茏里远远地见到它的那刻起,我就产生了很多疑问,它的身世不凡,却只仅仅给人带来一股股凄惨,那时候的它,没有现在这样辉煌,它深深的隐蔽在这山林里,没有一个人认识,也并不知道它的传奇故事。

  第一次真正见到它的面孔,早已是申遗成功的时候,经过村民辛苦劳累的发掘和上级领导不畏艰险的勘探。终于,它又再一次缓缓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码头还是当年的码头,百姓还是当年的百姓,现在的一切都没变,变的是那永存八百年的遗址和文化。

  从永顺县城老车站大城大巴车,它便在连绵起伏的山路上给了我一个不凡之意,万马归朝,一座座千山耸然拔起的历史雄辉,它给了我一丝激动,却剥夺了我一丝惶恐,我为何惶恐,难道是怕?我怕什么?身为湘西汉子,我为何要怕这一处美景?不应该感叹么?

  它在天的那一边,我远远地望,似乎已是逃脱了我的眼帘,但多年前的这个美景,来到这儿的人或是游客,没有一丝觉得好奇的,也没有一丝惶恐的,百姓们习以为常的在这儿劳作,他们为何不像我这样?这足足八百多年的山峦,早已经被当地的百姓习惯了。思索着,继续思索,从小脑流入大脑的一个包袱缓缓的被我说出口,不对,这应该是辉煌,我害怕他的辉煌,当汽车在这儿停留的那一秒起,我就早已经被这辉煌的气魄重重压倒了,这才是我惶恐的所在。

  时间走得很快,如似万马奔腾的猛洞河,但让我接触到那一美景的时候,时间又像极了默默行走的跳动的心。从心底传出的声音,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好奇这个地方,因为我多年前早已看到了它的容貌,只是真容我还没能一见。

  申遗成功的第三天,我便赶到了这个地方,原谅我当时的无知,我没能得到去实地观赏的机会,时间还在流,我本以为这地方和原来相似,可现在。

  当我深深地站在大门深吸一口气时,它铿锵有力的气势就足以让我打破刚才的想法,我将这个想法抛入了河流,扭头就向着遗址走去。

  远方几处黑点,缓缓的传出船工悠扬的歌声,山歌,吹出自然的风,吸入纯净的水,深深地印刻在高耸入云的石壁上,整座司城,由远到近,由近到远,如似波涛,连绵起伏。

  它睡了,早已沉睡了,当彭氏土司衰落的那一天它就决定沉睡了,它远远的俯卧在山坡上,打着呼噜,这是鸟儿的叫声,八百多年来,没人给它洗衣服,它衣衫褴褛的躺在那儿,孤独的躺着,夜晚呼噜的声音不是别的,而是它凄惨的哭泣。而就在申遗成功的那几天起,它猛地被惊醒了,像是一场梦,百姓的脸庞和当年身前缓缓流淌着的清醇的司河水,它都不记得了,像是梦一场。

  司河悠悠,锣鼓喧天,山歌翱翔,心境已是从前。

  竹林桃花出三墙,梅头又见一枝花。

  若司城能成为历史的见证者,若百姓能成为辉煌的复兴者,那桃竹与司河一定是书写它人生的笔伐。

  文/欧阳圣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