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柳思维:培育湖南高铁经济新增长带

2016-06-07 17:41:08 来源:红网 作者:柳思维 编辑:许敏

  随着以高铁为新轴线的交通体系的形成,中国空间经济地理格局正发生历史性的新变化,一条条新的高铁经济带的崛起和形成将成为经济新常态下各地区域经济增长的新特色、新亮点。在国家高铁网络“四纵四横”规划版图中,京广高铁和沪昆高铁交会于湖南省长沙市,长沙成为中国高铁枢纽,由此在湖南省境内形成了十字型的高铁经济发展基本格局。进入高铁时代的湖南,正发生一场新的经济变局。
  

(中车株机从企业高管到研发技术人员到一线工人,人人都成创新主体,都有创新用武之地。)


  高铁经济正在历史性地改变湖南
  
  经济界专家论及高铁对区域经济带来的影响,主要认为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突破行政边界缩短空间距离的“通道效应”,二是凸显城市区位优势,加快城市群一体化的“虹吸效应”,三是加速人员及要素的流动的“聚集效应”,四是加快社会信息交流,激发创新创造的“创新效应”。放眼湖南,在沪昆等多条高铁线路开通后,境内铁路运营里程已达到3890公里,高铁运营里程更是突破1000公里,目前全省除常德、益阳、张家界、湘西州之外,其他10个地级市均通高铁,高铁覆盖率达到71%,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此外,已经通车的三条高铁覆盖了湖南全省73.9%的国土面积、78.6%的人口、87.2%的经济总量,连接了全国18个省市区,与“北上深广”形成了5、4、3、2小时经济圈。高铁的上述效应正在改变湖南,给湖南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能量。
  
  高铁进一步凸显湖南“一部一带”区位的新优势。随着高铁快速交通走廊的建成和高铁加速要素流动和产业梯度转移,为湖南和各省区彼此间优势互补、融合发展提供了更多机会,也使湖南更好融入泛珠三角经济圈、长江经济带和全球经济和城市体系。根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及湖南省中长期铁路建设规划,待黔张常、怀邵衡等铁路陆续建成后,湖南铁路将形成“六纵六横”的新格局,届时将实现湖南省内各市州高铁“全覆盖”,中国高铁大省的地位将进一步巩固,湖南省作为全国中部铁路交通黄金枢纽的优势更突出,作为连接东部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之间过渡带、沿海经济带与长江经济带之间结合部的“一带一部”的区位优势将更明显。如随着京广、沪昆两条高铁大动脉在长沙交会,长沙跃升为我国中部高铁黄金枢纽城市。在人员、技术等关键生产要素的流动与聚散方面,湖南“一带一部”的枢纽作用、连接作用、融合作用就更为突出,人员来往及聚散的方便,就为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创新提供了新的空间洼地。
  
  高铁提升了湖南城市化发展的新品质。高铁加快了长株潭三市一体化和城乡一体化。已通车的深、广、京高铁和沪昆高铁将与长株潭三市的轻轨相连,轻轨、高铁、地铁融为一体,成为城市间的“铁道公交”,一方面有利于把长株潭做大、做强、做优,使之更好发挥在长江中游城市群系统中的增长极作用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带头作用,如长沙由于处于东西南北十字架纵横高铁网络的中心,近几年发展提质加快,正向高质量增长的万亿元国内产值规模的城市迈进。另一方面高铁又可带动长株潭周边卫星城镇的发展,通过卫星城镇的发展带动周边乡村的繁荣,实现城乡一体化。如长株潭城际铁路以长沙站为中心,衔接长沙西(雷锋大道)、株洲、湘潭三个方向。通过上述空间站点与高铁和长沙市地铁互相连通,达到路路相通相连,四通八达,城乡交通网络化必然带动城乡发展一体化,这正是国家“十三五规划”对新型城镇化的要求。
  
  高铁开创湖南区域经济合作发展的新气象。新经济地理学认为,空间运输成本是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主要函数。高铁以速度赢得了空间物流成本人流成本的优势,冲破了区域间的各种合作障碍。如沪昆高铁拉通后大大促进了省际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与合作,一方面往东拉近了江西,长沙和南昌铁路运行时间由4个多小时缩短至1.5小时,加快了湘赣之间的经济文化合作,推动了湘赣边区经济合作带的形成。另一方面往西长沙和贵阳铁路运行时间由12小时缩短至3小时,两省沿途10多个市州将形成紧密的“高铁经济带”,极大地促进两省间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交流互动,推动形成更加紧密的“湘黔经济圈”和“省际同城生活圈”。2015年8月1日湖南省政府与贵州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在湘黔边境怀化市签订了《关于建设湘黔高铁经济带合作框架协议》,从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生态保护、扶贫攻坚等多个方面明确了一系列重大合作项目。
  
  高铁促进湖南开放经济发展的新变化。湖南省境内已初步形成的十字型的高铁经济发展基本格局,使湖南率先成为中西部地区高铁覆盖面较大的省,外开放的硬环境进一步优化,与珠三角、长三角的空间距离进一步缩小。如京广高铁历史性地拉近了湖南与珠三角的距离,长沙到广州的交通时间由原来的9个小时缩减为2.5个小时,时间速度的优势弥补了空间距离长的劣势,极大地加快了湖南对外开放的步伐,使湖南的招商引资、旅游产业发展乃至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出现长足进步。京广高铁大大提高了岳阳、郴州等非中心城市的发展速度,降低了区域经济的发展差距,在湖南境内形成了一条具有巨大活力的高铁经济增长带,岳阳和郴州同时成为湖南规划中的两个重要的南北经济发展新增长极。又如湘桂高铁建成后,使衡阳到南宁的交通时间由原来的15个小时缩减为6个小时,有利于扩大湘桂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协作,有利于湖南更好地对接东盟经济区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
  
  高铁助推湖南全域旅游产业发展新格局。高铁对产业的橇动首推旅游业,湖南的旅游资源的独特优势与高铁的速度优势相结合迸发出新的旅游动能。高铁正使湖南旅游产业的发展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全域旅游、全天候旅游、网上与网下相结合的旅游正开创着湖南旅游的新格局。据有关部门统计,高铁开通以来参加衡阳南岳、湘潭韶山、岳阳君山、郴州莽山、永州九嶷山、邵阳崀山等地间“短线游”的旅客络绎不绝,“短线游”旅行团占到团体出行的30%以上,在清明、五一、端午等小长假期间更是超过了50%。为了应对全域旅游新趋势,省旅游局启动张家界市、湘西州、怀化市和30个旅游重点县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大力推进生态、文化、旅游、互联网、金融“五位一体”融合发展,加快构建以长沙为中心,以张家界为龙头,以岳阳、怀化、郴州为增长极,以“一带(湘江旅游带)四圈(长株潭、环洞庭湖、大湘西、大湘南)”为骨架的区域旅游发展布局。
  

(中车株机动车组和城轨车辆制造厂房。)


  高铁经济建设的战略重点
  
  经济新常态下,要以创新拓展新空间的新理念,将高铁经济带作为湖南新的经济增长点,力争到2020年前后,将湖南境内的武广高铁、沪昆高铁、湘桂高铁和其他即将建设的长、益、常、张和怀、吉、张高铁沿线打造成为在中西部率先发展的区域经济新增长带,并努力实现全省地级市高铁全覆盖,尽可能形成—批新的高铁经济增长带。
  
  加快建设省内“两主多特”高铁经济带。一是长沙为中心的武广高铁经济带,沿岳阳—长株潭—衡阳—郴州组成的高铁沿线带,这是全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带,也是全省先进制造业为主的工业走廊、战略性新兴产业带和现代服务业示范带。二是沪昆高铁沿线怀化—邵阳—娄底—长株潭组成的东西高铁沿线带,这是长江南岸的骨干大通道,是湖南机械制造、能源和新材料、食品加工及湘中商贸物流、文化旅游经济带。在重点发展两条高铁沿线带同时,未来可规划用高铁或城际铁路连通,再构建若干条特色经济带,例如沿长沙—益阳—常德—张家界线,打造沿路沿湖沿边的“三沿”开放经济带;沿张家界—吉首—怀化线,打造大湘西文化旅游和生态农业经济带;沿桂林—永州—郴州—赣州线,打造南向开放经济带等等。
  
  以高铁为轴线构建和完善全省城镇体系新结构。以高铁为轴线,以区域中心城市为节点,形成若干个“一小时经济圈”,构建全省“一核、多极、数带、多群”城镇体系和特色经济带网络,开创“四大板块”协调联动的城镇体系新结构。引导人口和产业向以高铁为中心的高铁核心区集中和集聚,将有条件的新高铁站点核心区培育成城市新区、城市新商圈或者新型小城镇。例如,沪昆高铁的邵阳北和怀化南、新晃西以及京广高铁的岳阳东、汨罗东等站点。
  
  以高铁为中心重构湖南交通新格局。就是要着力打造全省2小时经济圈,以2小时距离为界限,通过高铁、城轨、支线飞机、高速公路等立体交通走廊,构建全省主要节点城市2小时之内通达的交通新格局。重点解决全省高铁的全覆盖,随着黔张常快速铁路获批开建,长沙-益阳-常德线的高铁建设显得尤为迫切,张家界—吉首—怀化线也应及早规划建设高铁或快速铁路,以实现全省中心城市的高铁全覆盖。同时推进高铁站配套交通枢纽工程,如沪昆高铁湖南段11个站点中的大多数如醴陵北、韶山南、娄底南、邵阳北、新化南、溆浦南、怀化南、芷江、新晃西等高铁站点与市区之间的交通衔接问题均未有很好的解决方案。要有重点地建设一批高铁站的配套性综合交通枢纽,形成公路、水路、铁路等多种运输方式融合,地铁、大巴和公交系统协同的发展格局。
  
  推动高铁核心区承接产业转移。利用高铁契机承接产业转移促进区域经济大发展的时机已经具备,湖南高铁沿线城市的产业转移要有新的思路,要以产业规划和产业链招商为导向、明确各地产业招商中的分工与协作,要在城市与区域之间形成分工协同招商,避免以优惠政策为筹码的同质化恶性竞争。
  
  加快形成湖湘大环线旅游带。应充分利用沪昆高铁开通的契机,将湘西旅游带、大湘东旅游带与湘中旅游圈融为一体,集红色人文旅游、绿色生态旅游、民族风情旅游于一身,让游客享受湖南高铁经济带的旅游服务,形成湖南大环线旅游带。
  
  努力打造省际联动的高铁合作经济新增长带。一是把湘黔高铁经济带建设作为内陆省份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通道、共同实施长江经济带战略的重要载体、深化两省交流合作的重要舞台、加快武陵山片区扶贫攻坚的重要平台。二是打造湘赣沪昆高铁经济合作带,将江西萍乡、宜春与湖南醴陵、株洲合作实验区打造成高铁经济合作示范带。三是加强与湖北的经济合作,在东线打造武汉、长沙之间的湘鄂高铁经济合作带,让京广深高铁的通道效应变为促进湘鄂经济共同发展的催化作用;在西线加快龙山、来凤两地融城,建设武陵山区跨省级的经济合作示范区,为全国跨行政区域的经济合作提供典范。
  
  (作者系湖南商学院荣誉一级教授、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本文来源于《新湘评论》2016年第11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