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传承弘扬“湖南人精神”的文化使命

2016-02-05 13:38:02 来源:红网 作者:龚鹏飞 编辑:司马清

  朱汉民教授从湖湘文化的历史文化现象中,归纳总结了“湖南人精神”,认为把“圣贤”代表的坚定信仰、身心实践,与“豪杰”体现的坚勇气质、开拓能力、经世事业合而为一,就是士大夫精神,也就是“湖南人精神”,这确实是别开生面,展现了一种实事求是的论史态度。无疑,对于我们认识“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的湖湘土地,认识我们先贤的事功和灵魂,打开了一扇窗口。
  
  从政治伦理来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但马克思主义也不否认杰出人物和英雄在推动历史发展中的作用;从文化伦理来说,文化往往通过杰出代表,聚焦文化思潮,展现文化锋芒,这也是颠不可破的事实。从世界范围来说,从亚里士多德,到但丁,到歌德,到托尔斯泰,到高尔基,都很好地揭示了这一点;从中国范围来说,从孔子老子孟子,到李白杜甫,到关汉卿曹雪芹,到鲁迅茅盾,也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在古人的心目中,这些文化的巨匠,对人类的意义,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一样重要。因此,朱汉民教授把“湖南人精神”定义为士大夫精神,是从文化传承的角度着眼的,也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去年,湖南进行了湖湘十大历史文化名人的评选,可以说“满载而归”。我们又怀着深情,重新对这些历史文化人物进行“回炉”,发现他们并没有成为“灰烬”,他们依旧带着一种温度,炙烤着我们。在“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千年历史中,他们既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坐标,又找到了文化的坐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传递着一种朴素的温暖的生活态度,带给我们一种在土地上生长的信念。他们就是圣贤与豪杰的结合。圣贤是什么?按照于丹教授的理解,就是在他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最有行动能力,最有人格魅力的人。在他们的眼前,既有一片理想主义的天空,可以自由翱翔,不妥协于现实世界很多的规则与障碍,又有脚踏实地的能力,能够坚毅地在这片土地上进行行为的拓展。豪杰是什么?苏轼在《留侯论》中说:“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这充分说明,圣贤也好,豪杰也好,他们的内心都传导出一种饱和的力量。一个人的视力本来有两种功能,一个是向外,无限宽广地拓展世界,另一个是向内,无限深刻地去发现内心。圣贤和豪杰都是把这两种视力发挥到了极致。按照朱汉民教授的观点,“湖南人精神”也应该是这两种视力的结合。惟其如此,才能在“形而下”的日用伦常和经邦济世的活动中,去察识实现“形而上”的心性义理,从而实现把心性哲理与经世致用完美结合。
  
  且不说屈原创造了楚歌回荡于神州、楚舞活跃于山川的文化神话,且不说周敦颐将儒学伦理建立在宇宙论基础上,也不说王船山隐迹山林,专心著述,“故国余魂长缥缈,残灯绝笔尚峥嵘”,单说中国近代史出现的湖南几大人才群体,不论是陶澍、贺长龄、魏源等政治改革派群体,还是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湘军集团群体,抑或谭嗣同、唐才常、熊希龄等维新派团体,还是黄兴蔡锷等革命派群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都是站在国家民族的制高点上,审时度势,踏着人生实际的节拍,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把圣贤之心和豪杰之力演绎得淋漓尽致,正应了两句俗语“草遮不住鹰眼,水遮不住鱼眼”“只有上不去的天,没有过不去的山”。因此,当年陈独秀教授才有《欢迎湖南人底精神》的雄文,一时洛阳纸贵。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湖南人,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演出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威武雄壮的历史活剧。因此,对“湖南人的精神”是应该好好挖掘,好好寻找。
  
  而今,传承弘扬“湖南人精神”的文化使命,历史地落在我们肩头。我们这一代人何其幸运,身处中国综合国力蒸蒸日上的好时代,我们也在奋力谱写中国梦的湖南篇章。现在一个紧迫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一大批新的文化领军人物。就互联网行业来说,全国大腕级的领军人物有三分之一是湖南人。这些领军人物,是当代中国互联网技术的代表人物,也是一种新型文化的代表人物,他们身上闪耀的国家民族情怀和敢为天下先、敢于作为的胆魄,以及显露出的务实担当的理性,是“湖南人精神”的赓续和光大,也是当今湖南所热切呼唤和需要的。高度重视和发掘这种人才,着力培养这种人才,是对湖南的历史高度负责、对国家民族高度负责的具体体现。我想,通过对“湖南人精神”的思考和审视,一大批“坚定德性,时习时务”、能够担当文化使命的人才脱颖而出,则是湖南之幸,中国之幸。
  
  文/龚鹏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