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赵康太:打造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智库联盟

2015-10-12 11:25:04 来源:红网 作者:赵康太 编辑:程赛

  【编者按】9月25日,2015年全国社科联联席会议在湖北武汉召开,此次会议的主题是“建设新型智库,服务科学发展”。借此机会,“智库在行动”独家专访海南省社科联(院)党组书记、主席、院长赵康太教授,听听海南省社科联关于智库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海南省社科联党组书记、主席,海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 赵康太)


  论道湖南:请问海南建省以来智库建设取得了哪些长足发展?
  
  赵康太:198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虽然基础弱、底子薄,但“小政府、大社会”的体制设计和建设全国最大经济特区的战略定位,为智库的生存发展提供了足够的需求空间和体制机制空间。我们主要做了三件事。
  
  一是队伍壮大,初步构建起类型齐全、定位明晰的智库体系。除党政部门的研究室外,2013年12月,海南省社会科学院挂牌成立,结束了海南是全国唯一没有社科院的省份的历史;此外,海南虽然是社科小省,但不乏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南海研究院这样国内知名的智库,其中,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民间智库系统影响力排名中位列第二;随着海南高等院校的发展,高校智库开始涌现并有所作为,因其学术底蕴深厚、运营机制灵活的特点,承接了大量的政府委托课题和咨询项目;社会组织研究机构正在成长为海南智库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如海南亚太观察研究院、海南科学发展研究院、海南产业经济研究院等,他们把研究的触角伸向亚太周边地区、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等领域,提出了很有分量和质量的研究报告、战略规划和政策建议。
  
  二是服务海南,为地方党委政府科学决策提供智力支持。在海南特区建设和改革发展中,海南智库一直专注于战略性、方向性、前瞻性研究,前后提出了不少留有闪光历史痕迹、在当时产生重要影响的研究成果和政策建议。比如在建省初期,智库研究提出了“放胆发展生产力”的政策指向,提出了“加速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目标;到90年代中期,海南省提出“一省两地”发展战略,提出“生态立省”发展方向,智库也提出了很多贯彻实施参考;到新世纪,智库研究提出“建设国际旅游岛”战略构想。2010年1月4日,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至此,“建设国际旅游岛”正式从智库研究提出的战略构想上升为国家战略,期间历时8年。
  
  三是影响全国,为国家有关领域的公共决策提供务实参考。海南智库还不断把特区“先行先试”的精神价值带到全国,毫无保留地以自己独创性研究成果服务于全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实践。比如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经济转轨、政府转型方面,在行政体制改革、公共服务均等化等多个领域的研究成果及政策建议,成为中央高层决策的重要参考;再比如中国南海研究院,在北部湾海上问题磋商、南海争端解决和南海资源开发利用等方面的研究成果,更直接服务于我国的总体外交布局。
  
  论道湖南:请问海南智库建设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有哪些?
  
  赵康太:海南建省晚、起点低,社科人才总量不足,力量分散,研究水平参差不齐,智库领军人才匮乏,与建设新型智库的要求相比,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主要体现在:
  
  一是海南智库的总体发展水平与海南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不相适应。当前海南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初步建成国际旅游岛的关键时期,尚有诸多现实发展问题需要从理论上破题、政策上应对,比如:国家赋予海南的优惠政策如何落地,旅游业怎样实现转型升级,如何建设全国生态文明试验示范区,海南在南海资源开发上应做哪些布局等等。但总体来看,海南智库数量不多、研究队伍不足、研究能力不高,影响了智库服务政府公共决策的能力,难以充分满足国际旅游岛建设的迫切需要。
  
  二是智库的结构和研究水平与决策咨询的现实需要不相适应。从总量上看,海南省内的智库数量不多,高水平、专业化的现代智库更少;从结构上看,官方智库仍然处在主导地位,高校智库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民间智库的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从智库质量和水平上看,智库领军人才缺乏,专业研究人员不足,抑制了智库服务政府公共决策的作用,难以满足国际旅游岛建设的迫切需要。总之,这些问题不同程度地导致政府决策咨询需求和智库资政研究供给之间缺乏必然的联系、对接和耦合。
  
  三是智库的研究方向、方法、理念与智库建设要求不相适应。在研究模式上,作为智库重要力量的高校,由于在学术评价和激励体系等方面的结构性差异,传统“象牙塔”式的研究模式未有根本改观,研究者个人的专业背景、知识结构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研究选题,存在着重理论而轻实践、重模型而轻实效现象,未能充分发挥理论基础扎实和多学科综合渗透的优势;在研究取向上,政策解读式研究比重过多,前瞻性、预测性研究比较少,重在决策后的跟进,轻在决策前的导引;在研究方法上,交叉学科、比较研究等方法运用得较少,难以满足研究专业化、综合化、实用化的需要。在研究机制上,研究人员编制、身份的限制仍然存在,不同系统、不同单位、不同智库之间的研究力量还缺乏有效协调和统一行动的长效机制。这些问题存在,既是海南智库建设水平不高的反映,也是海南进一步加快智库建设所必须研究解决的问题。
  
  论道湖南:海南社科联在推进智库建设方面有何实践?
  
  赵康太:近些年来,海南省社科联紧紧围绕新型智库的要求,针对存在的困难和不足,对推进海南智库建设进行了广泛探索:
  
  一是挂牌成立海南省社会科学院,“联院一体”,“联”、“研”突进。在严格控制编制的大背景下,2013年,海南省社会科学院挂牌成立,社科院与社科联实行“一套人员,两个牌子”的体制,合署办公,“联院一体”。社科联是联系全省社科理论研究工作者的群团组织,社科院则是代表一地社科研究最高水平的研究实体,社科联的优势在于“联”,社科院的优势在于“研”;“联”则有利于社科资源的整合,“研”则有助于推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联院一体”有利于发挥“联”“研”结合的优势和特色,既有做大“虚”的平台,又有做“实”的强力支撑,有利于资源共享、信息互通、职责互联,“联”“研”突进,在较短时间内集结起比较强的研究力量,闯出一条适合海南实际的智库建设新路。
  
  二是发挥规划杠杆功能,为海南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提供高质量的智库产品。方法、思想、理论、策略、咨询设计等是智库乃赖以生存、产生影响的产品。多年来,省社科联高度重视规划课题的引导功能,通过制定全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纲要和发布年度课题指南,强化应用研究和对策研究,引导全省智库和社科研究人员及时把研究重点调整到全省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热点、难点、焦点上来。近年来,年立项达到100多项,组织实施了“海南社会科学成果文库”,不断完善规划课题组织管理机制,全面提升课题质量,提高省级课题研究的创新性。
  
  三是建平台、设抓手,助推智库建设水平上新台阶。近年来,海南省社科联先后创办了当代海南论坛、学术年会等平台,成为提升我省智库建设水平的重要平台和抓手。当代海南论坛开办5年来,共征集论文(对策建议)1000余篇,编辑84期《社科专家建言》和15期《呈阅件》呈给省领导和有关部门领导参阅,得到省领导及相关部门领导的批办和肯定;论坛每年举办四季峰会,参加研讨的专家学者近2000人次,成为引导社会各界为海南发展尤其是国际旅游岛建设建言献策的常设平台。海南省学术年会创办于2013年,每两年举办举办一次,每次年会围绕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举办研讨会10余次,征集论文200余篇,成为打破学科壁垒和单位围墙,实现社科力量全省联动的重要学术盛会。此外,省社科联还与有关单位共建19家省级社科研究基地(中心),主管158家社科类社会组织,成为我省智库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论道湖南:新形势下社科联促进智库建设有何思路与对策?
  
  赵康太: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将智库建设放在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来认识,智库必将迎来新一轮重大发展机遇。海南省社科联历来定位为党委政府的“思想库”“智囊团”,应当抓住机遇,发挥所长,把社科联打造成为名副其实的“智库联盟”。
  
  一是立足联院合署办公体制优势,“一体两用”、虚实结合。与兄弟省区市相比,海南省具有联(院)合署办公的体制优势,一定程度上避免“两张皮”的现象。这样一种体制既可以克服社科联不是研究实体机构,没有专职研究人员的不足,又可以发挥联系全省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优势,扩大研究网络,做到“一体两用”、虚实结合。海南社科院成立不久,现有的科研人员只起“鱼钩”的作用,以此吸引全省的智力资源,面向全社会聘请知名专家担任特聘研究员,根据项目需要,聘请项目研究员,打造没有围墙的社科院。按照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标准和理念,把海南省社科联(院)打造成为社会科学管理机构和综合性研究机构,成为海南省智库建设的标杆。
  
  二是充分利用各类平台和抓手的功能作用,实现全省社科资源一盘棋运作。海南在总量上是经济小省,人才总量不足,而且力量分散,十分不利于我省智库的发展建设,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必须要统筹协调、集中力量。首先,要充分发挥规划课题的“纽带”作用,打破体制内与体制外,以及不同单位、不同智库、不同学科之间的界限,盘活全省社科人才存量,真正围绕解决问题展开联合攻关和深入系统的研究,形成自己的优势研究领域,形成话语权。其次,要用好用足当代海南论坛、学术年会等各类学术品牌活动,开展全省联动的学术交流和研讨活动,用“小机构、强品牌,大网络”的思路和理念构建社科资源共享体系。
  
  三是外引内培,打造一支高水平的智库领军人才队伍。人才是第一资源,一个智库的成败取决于有没有高水平的智库领军人才。首先,社科联要站在全省智库管理者的高度,在资金、政策上,对社科院、社科研究基地等智库引进的领军人才给予帮扶和政策倾斜。其次,有必要针对智库建设发展成立专门的平台,比如成立智库联盟,发布智库发展报告,召开专门的智库研讨会,为各类智库的协作、交流提供助力。再次,要发挥省级社科优秀成果评奖办公室设在社科联的优势,改进奖项设置,在深入针对成果进行奖励的基础上,探索建立对智库领军人物和对智库集体的奖项,如组织开展“智库杰出领军人物”、“智库优秀人才”、“海南省优秀智库”等奖项,让社科优秀成果评奖成为促进智库建设的重要杠杆,形成对成果、对人、对智库集体奖励的全面激励体系。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