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积极应对“三驾马车”步调变化 促进湖南工业稳步发展

2015-08-18 09:45:14 来源:红网 作者:湖南省统计局 编辑:程赛

  在国民经济支出法核算体系中,地区生产总值(GDP)由最终消费支出、固定资本形成总额、货物和服务净流出构成。最终消费支出反映消费需求,资本形成总额反映投资需求,货物和服务净流出反映外部需求。常规统计中的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出口与地区生产总值的三个核算分项联系紧密,因而在一般的经济研究分析中,习惯地把投资、消费、出口称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三驾马车”有天然联系。对此,本文以湖南2001年以来的有关数据为分析对象,从定量角度考察工业经济增长与投资、消费、出口增长之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基于“三驾马车”的现实表现,对促进全省工业经济稳步增长提出相应建议。
  
  一、工业增长与“三驾马车”的相关分析
  
  (一)与投资增速的相关分析
  
  投资是社会总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增加投资时,会立即增加对投资品的需求,从而带动投资品生产企业生产的增长,促进了就业,增加了居民的收入,有利于促进消费需求的增加;同时,增加投资能够扩大社会生产能力,增加社会总供给,从而对经济后期增长产生推动作用。投资与经济增长是一种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关系。
  
  从湖南工业增速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2001~2014年期间的走势(见图1)看,投资增速在工业增速上方运行,且波动幅度相对较大,但两者的波动方向在大部分年份保持一致;以该时段数据测算两者的相关系数为0.72,并通过显著性检验,显示两者呈中度正相关关系,说明工业与投资在整体上存在着良好的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关系,投资对工业增长起着突出的拉动作用。进一步结合增速走势图分析,在2004年以前,两者的波动方向不仅保持基本一致,而且绝对水平也基本接近,但从2004年起,两者虽然在波动方向上继续保持基本一致,但绝对水平总体呈扩大态势。2001~2003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均值(算术平均,下同)为13.4%,工业增速的均值为11.2%,两者的均值差为2.2个百分点;2004~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均值为28.2%,工业增速的均值为15.9%,两者的均值差为12.3个百分点。数据进一步说明,虽然投资与工业在整体上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投资是拉动工业经济增长不可缺少的力量,但同时随着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完善,以及产能大幅扩张后结构性过剩矛盾凸显,快速增长的投资拉动工业经济发展不如预期,投资效率在某些时段出现下降,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二)与消费增速的相关分析
  
  消费是经济增长的根本目的,是推动经济稳定增长的根本动力。与经济发达国家比,我国的消费率相对较低,但仍对经济增长起着关键的基础性作用。消费需求是最终需求,是总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消费增加直接拉动经济增长;同时,教育、医疗保健等智力、健康消费支出又可以创造人力资本,政府的部分消费性支出也可以提供生产性公共产品,这些消费支出又能为长期的经济增长提供生产要素,从而推动经济增长;另外,消费需求可以创造出生产的动力,并刺激投资需求,促进经济发展。
  
  从湖南工业增速与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2001~2014年期间的走势(见图2)看,两者不仅波动方向基本一致,而且相对波动幅度在大部分年份较小,表现出良好的协调、互动关系。以该时段数据测算两者的相关系数为0.76,并通过显著性检验,显示两者呈中度正相关关系,说明消费有效拉动了工业经济增长。同时,从与工业增速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相关系数值的比较看,工业增速和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的相关系数略高出0.04,说明工业增长与社会消费联系密切程度及稳定性,好于工业增速与投资增速的关系,表明社会消费对工业经济增长起着关键的基础性作用。另外,以2011年以来的数据计算工业增速与社会消费品增速的相关系数为0.99,间接说明在投资减速、以及持续提高投资效率压力大的发展环境下,社会消费越来越成为工业经济持续增长的稳定器,消费在经济增长中起基础性作用不容忽视。

  
  (三)与出口增速的相关分析
  
  从湖南工业增速与全省出口总额增速在2001~2014年期间的走势(见图3)看,两者在总体上基本同向变动,但出口总额增速比工业增速波动剧烈。以该时段数据测算,两者的相关系数为0.16,但若剔除2009年受世界金融危机影响,出口额大幅下降34.7%的异常值影响,则期间的相关系数值调整为0.63,显示两者存在中度弱相关关系。进一步分析,湖南工业产品出口总量规模偏小,占整个工业经济的比重较低,直接出口对全省工业经济增长影响有限,以本省数据计算的相关系数自然偏低,但全省工业作为全国整个工业产业体系的构成部分,大量企业与沿海发达省份企业存在产品配套和协作关系,受全国外贸出口的间接影响更加突出,因而在总体上,湖南工业经济受外贸出口形势的影响不可低估。同时,随着我国调结构、扩内需效果的逐步显现,工业经济增长对外贸出口的依赖向减弱方向发展,而更多地依赖内需拉动。

  
  二、对近三年湖南“三驾马车”运行状况和工业增长的实证分析
  
  (一)投资需求增速下滑,影响工业经济增长明显
  
  从近三年数据看,在整体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呈下行态势,由2013年一季度的27.0%回落至2015年上半年的17.7%,回落幅度为34.4%;规模工业增速由10.6%回落至7.7%,回落幅度为27.4%。分年度看,2013年固定资产投资分季累计增速在26.1%~27.0%的区间小幅波动,运行总体平稳;规模工业增速在10.3%~11.6%的区间运行,总体平稳运行且略有加快。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分季累计增速持续下滑,1—4季度分季累计增速分别为22.4%、21.2%、19.9%和19.4%;规模工业分季累计增速亦呈持续下滑走势,1—4季度分季累计增速分别为11.8%、11.0%、9.7%和9.6%。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季度为18.3%,比上年全年回落1.1个百分点,上半年增速为17.7%,继续回落;规模工业增速一季度为8.0%,比上年全年回落1.6个百分点,上半年增速为7.7%,较一季度继续回落0.3个百分点。

  
  投资对工业经济的影响,首先会迅速传导到以投资品生产为主的行业上来,并进一步对工业经济整体产生影响。从与投资密切相关的规模工业行业看,2013年以来,以生产建筑机械为主的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速一直在规模工业下方运行,而且大部分季度累计为负增长,整体运行持续低迷,其中2014年全年增长0.7%,比一季度增速回落3.7个百分点,2015年一季度、上半年分别下降5.2%和1.5%;以生产建筑材料为主的行业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速2013年一季度至2014年一季度呈上行态势,但增速明显低于全部规模工业,2014年上半年以后呈下行态势,继续在规模工业下方运行,其中2014年全年增长4.4%,比一季度增速回落3.2个百分点,2015年一季度增长0.8%,比上年全年回落3.6个百分点,上半年增速继续回落,具体为0.7%;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速由在规模工业上方运行转至下方运行,增速逐期回落的态势明显,其中2014年全年增长11.1%,比上年回落5.2个百分点,2015年上半年增长7.3%,比上年全年再回落3.8个百分点,并比规模工业增速低了0.4个百分点,在近三年尚属首次。

  
  (二)消费需求增长基本平稳,支撑工业经济增长不如预期
  
  多年来,我国面对经济增长过重依赖投资需求拉动的结构性矛盾,以及外贸形势的新变化,立足扩内需尤其是消费性需求,致力把消费打造成稳定经济增长第一动力,以求“以消补投”、“以内补外”。在一系列刺激消费增长政策的推动下,消费“短板”得到一定程度补足,但由于消费加快增长的基础仍然不牢,在投资增速明显回落的现状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弥补还不够充分。从近三年的分季度累计增速看,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速度由2013年一季度的13.0%回落至2015年上半年的12.1%,规模工业增速由10.6%回落至7.7%,两者增速变动总体趋势保持一致,但在回落幅度上规模工业增速明显大于消费品增速,说明消费需求对工业增长的拉动不如预期。分年份看,2013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逐期提升,全年增长13.8%,比一季度快0.8个百分点;规模工业增速基本保持同趋势运行,全年增长11.6%,比一季度快1.0个百分点。2014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运行稳定且呈略有加快态势,但由于投资增速下行明显,规模工业增速运行趋势未能与之保持基本同步,分季累计增速逐季下行。2015年一季度及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均同比增长12.1%,加快增长比较乏力,且均低于上年全年增速。从上半年相关消费品工业行业看,满足教育、医疗保健等智力、健康消费性行业增长较快,如医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8.9%,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增长48.7%,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增长21.3%;满足基本生存需求的行业平稳增长,如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纺织服装、服饰业分别增长7.4%、11.6%、5.8%和6.7%。

  
  (三)外贸形势新变化,工业经济受影响不容小觑
  
  世界金融危机以后,国际贸易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我国对外贸易迅猛增长的景况不复存在。从近三年来的出口总值分季累计增长情况看,除个别季度外,湖南大部分季度的累计增速在15%以上的平台运行,出口保持较快增长,其中2013年和2014年分别增长17.6%和33.9%,2015年上半年增长23.8%;但同时,从2013年上半年起,全国出口总值增速明显回落,之后持续保持一位数的增长水平,个别季度累计出现负增长,其中2013年和2014年分别增长7.9%和6.1%,2015年上半年仅增长1.0%。如上分析,由于湖南出口总量规模偏小,虽然自身出口仍然保持较快增长,但由于全国出口增速回落明显,在产业发展传导影响下,在总体上湖南受到的不利影响不可低估。

  
  三、积极应对“三驾马车”步调变化,促进工业经济稳步增长的建议
  
  (一)保持适度的投资强度,确保投资需求稳定增长
  
  保持一定的投资强度与力度,对于稳定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下阶段,一是抓好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重大战略发展机遇,围绕交通、民生等基础设施建设,积极谋划和开辟新项目、大项目,使全省更多的投资项目纳入全国工程包和“十三五”规划,不断丰富和壮大投资稳定增长项目支撑点。二是积极稳妥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坚持以人为本,加快推进城乡规划、产业布局、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就业社保和社会管理等方面的“一体化”步伐,带动投资和消费稳定增长。三是突出抓好本地、本园区产业发展规划及布局,提升承接产业转移的能力和水平,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把有利于促进本地产业集群发展壮大、产业链拉长延伸的项目引进来,推动本地工业经济加快发展和工业投资增长。
  
  (二)注重投资引导,优化工业投资结构
  
  面对市场需求结构的深刻变化,以及转方式、调结构的根本要求,在保证一定投资强度和力度的同时,更要注重优化工业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效率。一方面,要以《中国制造2025》为指导,结合湖南实际,注重引导投资向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等领域倾斜转移,切实加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和发展力度,推动工业产业结构向中高端延伸发展。另一方面,要围绕本地资源、环境优势,以及本地的核心骨干企业,进一步完善产业发展规划,着力引进和发展有利于促进本地产业集群发展壮大和产业链拉长延伸的项目,突出发展特色,推动工业经济与投资良性互动加快发展。
  
  (三)完善体制机制,促进消费稳定增长
  
  继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努力改善居民消费预期和信心。全面落实各项政策,扶持小微企业发展,鼓励吸纳就业,推动高校毕业生、科技人员、返乡农民工创新创业,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加快推进居民收入倍增计划,提高居民消费能力。优化消费环境,引导消费升级,促进居民增加消费。
  
  (四)支持企业走出去,促进跨国经营
  
  “一带一路”建设已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有利于促进区域经济优势互补和协调发展,有利于推进产业有序合理转移、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盘活和优化生产要素配置。发挥湖南比较优势,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坚持“市场决定、政府引导,突出重点、有序发展”,引导和支持省内各类企业“走出去”,按照国际通行规则对外投资和跨国经营,在全球范围优化资源配置,参与国际分工合作,推进产品出口向产业出国发展转移。一方面,重点支持企业加大境外矿产资源、装备制造业、农业等领域投资合作力度,参与重大资源能源开发项目合作,建设境外资源能源合作基地,拓宽我省重要资源能源供应渠道。另一方面,推进优势产业转移。重点支持农业、新型建筑材料、装备制造等优势产业和优势企业,以及钢铁、有色、平板玻璃产能富裕行业和企业,建立境外生产加工基地,促进我省优势产业和易受贸易摩擦影响的产品生产有序向境外转移。
  
  (本分析由湖南省统计局工业处发布,来源湖南省统计局官网湖南统计信息网。执笔:张吉世,核稿:倪凡伟)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