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杜钢建:上古的民主法治中心在湖南

2015-02-27 13:59:30 来源:红网 作者:杜钢建 编辑:程赛

  【编者按】“以郭沫若为代表的学者认为,中华法治文化起源于北方,这一度成为社会主流观点;然而,随着1973年湖南一系列重大考古的发现,表明中华法治文明的源头应该在南方地区,最早的宪法源于伏羲太昊国。”著名法学家、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湖湘新儒家首倡者杜钢建在湖湘新儒家首场讲座上认为,“大陆新儒家的形成标志不在于对传统儒学做系统的哲学文化诠释,而在于对传统儒学做创造性的政治法律转换”。
  
  民主社会、法治社会和远古湖南的关系
  
  伏羲太昊国活动的主要中心在湖南,神农炎帝的活动中心也是湖南。而轩辕黄帝和湖南什么关系?轩辕黄帝在岳阳的汨罗神鼎山得道升天,史书记载轩辕黄帝打败蚩尤以后,把天下的铜器聚集,要做一个巨大的神鼎,就在汨罗神鼎山铸鼎。鼎成以后,轩辕黄帝得道升天。轩辕黄帝真正的得道是在湖南。陕西有一个黄陵县,陕西人说黄帝是在那儿得道并葬在那儿,其实不是,轩辕黄帝是在湖南得道,但是湖南政府没有重视黄帝文化,而是重视炎帝文化。
  
  轩辕黄帝在湖南活动很多。当年轩辕黄帝在南岳衡山建了西华冠来迎接西王母,西王母就是王母娘娘最早的化身。进入道家文化以后,她就变成一个具有神话性质的人物了。王母娘娘也是得道的人,成仙的人。得道成仙是说她一是寿命长,二是功力超常,给人间留下的信息异常强大。我问过美国的量子物理学家廖凯原先生,他是研究量子物理学的。他去年到湖南来,我陪他到南岳衡山,一路上我总是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我问他:人的信息,死了以后究竟能留多长时间?他说永远都能留下来,就好像说我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这个信息就永远留在这里。而现在的问题是要用一种科学技术把它提取出来,我相信一千年以后一定有科学技术能把它提取出来并且放大,这样就可以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讨论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的重大意义了。
  
  按照廖凯原教授的说法,只要是技术,从理论上都是科学的。因为所有的物质最后都可以化为Q比特,比特就是信息当中的微量、信息量化的说法,Q是指原比特,就是最微小的比特信息。这种Q比特构成了万物,这样我们就明白了,轩辕黄帝得道留下的信息依然会很长久,西王母得道也是这样。直到今天民间还有西王母文化崇拜,南方特别是湖南楚国文化留下来的就是西王母的巫教文化。这里面的科学性我们且不说是真是假,科学不科学。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它也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如果用量子物理学来看这些文化的话,有些领域还是值得大家认真思考、研究的。
  
  上古民主法治传统
  
  通过阅读轩辕黄帝的《黄帝四经》,我们会发现,那时候重大的决策都是民主决策。从神农炎帝到轩辕黄帝,他们的“五岳”(元老)都参与决策。西方最早讲元老院的元老参与决策,是民主决策。而皇策里面讲的是什么?太昊国时期的宪法性文献讲的决策要有三大咨询:一咨于将、二咨于相、三咨于民。这三种民主决策,到轩辕黄帝时期也是这样。
  
  轩辕黄帝时期最重要的一个宪法案件,就是怎么处理蚩尤。蚩尤作恶多端,不分青红皂白,男女老少见了就杀,杀人如麻,罪恶极大。轩辕黄帝召开民主讨论会,大家讨论怎么来处死他。没有一个人赞成对他宽容,而且讨论的办法,一个比一个更恶毒,用石头砸死、用火烧死等等。最恶毒的建议是要把他的人皮完整剥下来,制作成一面鼓,敲鼓警戒后人不要像他这样作恶,再把他的胃挖出来,吹上气当皮球踢等等,各种意见等于是要把他完全肢解了。但是轩辕黄帝最后发言说,我们国家是讲法治的,我们有法律规定,法有常法,刑有常刑,而且有常宪。一个国家的宪法要维持传统,要遵守常宪。这也是在《黄帝四经》里出现的,说的就是要依法办事、依法治国。
  
  我们四中全会讲了依法治国,不过“依法”这两个字最早是出现在伏羲太昊国的《皇策》里,叫“依法而顺”。依法办事,国家治理就正确了。在伏羲太昊国的《皇策》有依法治国的理念,在神农炎帝的政典和轩辕黄帝的政典里这种法治的理念就更多了,法治的术语和原则也有很多。
  
  上古的民主法治中心在湖南
  
  上古的这种民主法治传统传到了尧帝时代,又跟湖南扯上关系了。尧帝本来想让“四岳”来接班,但“四岳”都推辞说没这个品德接班。于是尧帝又问所有的大臣,没有人愿意来接班,大家推荐也推荐不到合适的人选。于是尧帝亲自跑到湖南来找接班人,因为上古高人都出在湖南。到了常德德山找到一个修道高人善卷,想让他来接班,但善卷一听逃跑了,逃到了张家界这一带,最后在张家界得道。然后尧帝又在湖南找到了何氏最早的祖先——何侯,他是一个修道高人。但是何侯说要修炼,拒绝接班。尧帝没办法,最后又跑去找许尤,许尤一听要他来当国王,马上就跑到河边去洗他的耳朵,说自己的耳朵被玷污了,这就是高人。高人追求的已经不是我们讲的政治俗事了,而是得道长寿。而尧帝之后的舜帝到湖南来也是找接班人,他也找了何侯,不过何侯又拒绝了,后来何侯在在禹王时期修道成仙。
  
  这样任人唯贤、任人唯能的民主社会,上古、中古都是这样。宪法也是这样的,体现这样一种原则和要求:上古是一个民主社会、法治社会。舜帝怎么找接班人?群臣推荐一个叫“鲧”的人,但是鲧在治水时不尊重自然规律,不尊重生态环境,导致治水失败,结果就被判处死刑。后来舜帝让大家再推荐,最后推荐了鲧的儿子“大禹”。让禹王来接班,也要考验禹王治水的能力,考验以后发现禹王是接班的合适人选,这就是民主协商机制。这样民主协商的社会,今天我们能做到吗?如果刚杀了一个违法的人,大家说可以推荐他的儿子来接班,一般的民众接受不了,但是古人任人唯贤可以到这种程度。
  
  舜帝当初找人接班的时候,尧帝让全国人来推荐,大家推荐“舜”。他的品德高到什么程度?他的父亲、弟弟想害死他,把他推到草屋里放火烧,没烧死,把他压到井下,他从井里面逃出去。他每一次死里逃生,回到家里就像感觉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然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品德高到这种程度,常人一般都做不到。尧帝把自己的两个闺女同时嫁给舜帝做妻子,考验了舜帝20多年。舜帝的这两个妻子最后也死在湖南,跟湖湘文化有紧密的关系。
  
  上古高人出湖南,上古文化中心在湖南,也就是上古的民主法治中心在湖南。上古最早的法律文献从伏羲太昊到神农炎帝到轩辕黄帝,都在湖南。
  
  延伸阅读:
  
  
杜钢建:中华文明起源与上古宪法传统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