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论道湖南频道 > 正文

徐晏平:转变政府职能促进科学发展

2014/4/21 14:10:13 [稿源:红网] [作者:徐晏平] [编辑:王小杨]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进行了总体部署,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描绘了15个领域的改革愿景,明确了60项改革任务和300多项改革举措,改革的力度、广度、深度空前。然而,深化各项改革,都绕不开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特别是转变政府职能这道“坎”。可以说,此次改革最大的难点与亮点就是政府自身的改革——转变政府职能。
  
  一、转变政府职能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中之重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衡量一种制度的优劣最主要是看其是否具有较强的自我纠错能力。改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鲜明的特色,其本身就是纠错,就是解决问题。这次改革是对当下中国的把脉与诊治,是一次全面、系统、深入的纠错。改革的前提是要找准问题。习总书记在对《决定》的说明中指出了我国发展面临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挑战,产生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大部分问题的形成都直接或间接地与政府有关。因此,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必须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这是此次改革中必啃的“硬骨头”,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党中央针对当下问题开出的一个大“药方”。在此“药方”中,转变政府职能自然成为直接目标。只有政府职能转变到位了,各项改革才能落到实处。湖南在此次全面深化改革中,应紧紧抓住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这个“牛鼻子”,通过转变政府职能来牵引和带动其他领域的相关改革,必将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转变政府职能重在“四个转型”
  
  转变政府职能重点是要理顺政府、社会、市场三者之间的关系,把政府不该管也管不好的事交给市场和社会,把该管的事管住管好,切实解决政府越位、缺位和不到位的问题,使政府职能转到更好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更好地创造发展环境,更好地提供公共服务上来。具体来说,要实现“四个转型”:
  
  一是由全能型政府向有限型政府转变。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此次全会提出的一个重大理论观点。早在1995年制定“九五”计划时,中央就提出经济转型,但转了近20年都没转到位。根本原因就是全能政府大包大揽,没有厘清市场与政府的边界,手伸得太长,管得过多,干预太多,妨碍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同时监管也不到位,发展粗放,GDP蛋糕是做大了,到处可见富态,但到处也见病态,资源浪费了,环境污染了,腐败严重。发展方式转变的核心是政府转型。我省各级政府一定要从无限政府变为有限政府,职权法定,不能象以前一样大包大揽,要依法御担子,大胆放权,很多事情交给市场和社会去做,实现由经济建设主体转向创新环境主体,强化市场服务与监管,保障公平竞争,维护市场秩序,弥补市场失灵。市场监管也要从事前监管为主转向事后监管为主,从实质性审批转到合规性监管。
  
  二是由管理型政府向治理型、服务型政府转变。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十八大报告提的管理,三中全会改为治理,从管理到治理体现了执政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传统的管理是一种从上至下的单向式管理,手段单一,强调是行政性、强制性。而治理则强调政府与民众“共治”。我省各级政府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要树立治理理念,除了政府之外还要注重社会力量参与,除了行政手段外,还可采用法制、文化、思想道德建设等多种手段,“寓管理于服务之中”,既发挥政府服务的作用,也发挥社会组织和公民参与的双向互动作用,政府与公众共同管理社会公共事务,提供公共服务,包括协调社会关系、化解社会矛盾等,实现社会安定有序。
  
  三是由政策型政府向法制型政府转变。市场经济是通过调动老百姓对利益追求的动力和欲望来激发社会活力的,利益和欲望调动起来后,需要法治来规范人们的行为。过去我们法治意识比较淡薄,人们常说“黑头不如红头,红头不如无头,无头不如笔头,笔头不如口头”,讲的就是政府不依法办事,更多的依赖各种政策性文件,而文件制定者的本位主义、部门保护主义泛滥,权力寻租,法律上说一套,本本上讲一套,实际上另做一套,法外世界很热闹,到处都是“中国式过马路”,发展环境十分恶劣。法治政府强调依法办事,职权法定、行为法定、程序法定、责任法定。要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人管事,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要构建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体系,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廉洁政府,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
  
  四是由集权型政府向分权型政府转变。集权型政府的优点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前提是决策要对。决策错,又集中,那失误也大,且纠错也比较困难。多年来,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一个重要原因是受权力结构制约,权力过分集中,过分强调部门利益,许多政府部门公职人员只想把本部门“做大做强”,舍不得放权,对行政审批事项紧抓不放,有的放了又变相搞所谓的“审核、备案”。《决定》要求,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要求我们调整和优化权力结构,要放权、分权、限权三管齐下。要向市场放权,向社会放权,向基层放权;要实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权分开”;同时,要强化政务公开,建设透明政府,加强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三、转变政府职能必须改进管理方式
  
  转变政府职能是一项系统的政府“再造”工程,要转变到位,必须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提升执行力和公信力。现代公共管理经验表明,增强执行力和公信力最效的方式是推行绩效管理。历史经验表明,一些公权力的把持者为了谋求自身利益,习惯于“选择性改革”,对自己有利的就改,不利的就不改,从改革中渔利,不但政府职能转变不能到位,反而会还滋生新的腐败。因此,要按照《决定》提了的“严格绩效管理,突出责任落实,确保权责一致”的要求,全面推进绩效管理。一方面要通过绩效管理这支“鞭子”,加强考核,防止出现“选择性改革”与权力寻租,确保将转变政府职能、全面深化改革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另一方面要通过绩效管理这根“指挥棒”,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引导各级政府将职能转变到优化环境、改善民生、保护生态上来。(省绩效办徐晏平)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